四十九、

 

送走了靳之後,皖絕拉住軒轅冥的手,挑眉問道:「魔尊為什麼指名要你出面?」

 

軒轅冥瞥了一眼,心虛地迴避皖絕的視線。

 

「不知道……」

 

「冥兒,你從魔界回來就怪怪的,之前只要靳找你,你二話不說一定會出面,你跟魔尊是不是有什麼事?」

 

軒轅冥抬頭,跟著開口道:「能有什麼,不過是談判不合而已。」

 

皖絕心底不相信,軒轅冥跟那魔尊肯定不是談判不合這麼簡單,皖絕拉住軒轅冥的手,「你別去!魔尊聽說心性陰晴不定,武功變化莫測,你去了也不一定是他的對手!」

 

軒轅冥聽了皺眉,閻煜怎麼會跟之前的性情差這麼多?難道是走火入魔?閻煜本身就是魔,要控制自己體內的魔氣更是艱難,難道真走火入魔了?

 

軒轅冥開口道:「皖絕,你要相信我,我絕對沒有負過你。」

皖絕聽了,將軒轅冥擁入懷中,輕輕吻著他的頭。

 

他不相信軒轅冥會做出對不起他的事情,但是他覺得軒轅冥對魔尊的情感有些不同,像似不甘心中又帶點無可奈何。

 

幾日後,魔尊打進了仙界,要求軒轅冥出面,人界生靈塗炭,突如其來的天火,將作物全部燒光,人界戰火也跟著被撩起,戰火、天災,仙界也面臨著魔界的戰爭。

 

那日,軒轅冥穿著一襲白袍,站立在玄聖殿門前,踏出一步即是仙界,皖絕見狀走上前。

 

「主子,你真要去?」

 

「你說我能不去嗎?蒼天百姓被戰亂所苦,仙界跟魔界打成了什麼樣子?百姓們苦不堪言,就因為我們神魔兩界互相爭奪天下?」

 

皖絕一把拉住軒轅冥的手,將他擁入懷裡。

 

「但是……你明知道閻煜他實在太莫測,連曹神將也不是他的對手……」

 

軒轅冥推開了皖絕,開口道:「那我更應該要去,沒了這片土地,我們在無安家居所,皖絕,我一定會回來的。」

 

揮別了皖絕,軒轅冥御劍飛向南天門,南天門一片天火,許多神降便葬送在這場戰役中,軒轅冥緊握著玄紫劍,走上前便見那道熟悉的身影,靜靜佇立在遠處盯著他。

 

「你來了。」閻煜目光炙熱,軒轅冥身穿一件白袍,看似仙風道骨,見閻煜雙眼染上了一片血紅,便知閻煜走火入魔,輕聲道:「我不想跟你打,走吧。」

 

閻煜輕聲笑了起來,像似軒轅冥在說著荒唐的笑話,跟著說:「那你跟我回魔界。」

 

「閻煜,我們相識太晚,放了我吧。」軒轅冥嘆氣,他對閻煜有情,但僅止於對閻煜的不甘心,以及對閻煜的迷戀,但心中擺放第一位的,仍然是皖絕,但他超出預期的是,他並不知道閻煜會走火入魔。

 

「軒轅冥!我喜歡你了!」閻煜的聲音有些哽咽,他一手握拳,跟著手掌便燃起熊熊烈火,撒在了四周,軒轅冥蹙眉,跟著道:「太遲了。」

 

「軒轅冥,你就不怕我真血洗仙界?」

 

軒轅冥聽了皺眉,跟著輕聲道:「那是我犯下的罪,當初不該開了這麼一個愚蠢的玩笑,這些罪孽本該由我來贖,撒手吧!」

 

閻煜輕聲笑了起來,跟著越笑越大聲,他帶著俾倪的眼神看著軒轅冥:「太遲了,焚火已經降下,百姓將受到天火旱災所苦!軒轅冥……凡人有什麼好的?值得你去相救?」

 

軒轅冥聽了,緩緩跪了下來,腦海中一幕幕是他與白虎皖絕從相識相戀到相愛的過程,一幕幕回放,軒轅冥的臉頰滑下一道淚痕,抬起頭看著閻煜。

 

「閻煜,那是……我和他一同相遇相戀的地方。」

 

閻煜愣了愣,心口像是被撕裂一般,原來他一直覺得軒轅冥總會離去,真正的原因是有人等著他回去,而他卻到今日才知道,他們有緣卻無份,早就已經錯過。

 

「那你……就用血祭召喚寒麒吧,流盡精血血祭,我要親眼看著你……在我面前消亡。」

 

軒轅冥閉上眼,隔了許久後,緩緩點頭。

 

閻煜走向前,拉住他的手要拉他走,軒轅冥突然開口:「閻煜,最後一件事……我求你……」

 

閻煜挑眉看他,軒轅冥堅定地開口:「封印白虎皖絕,並答應我不傷害他!」

 

閻煜沉默,跟著開口道:「軒轅冥,你要死了,你將會為了這些與你毫無關係的人死去,你卻開口要我封印一隻白虎?」

 

軒轅冥抬頭,嘴角微微上揚,跟著道:「你若不封印他,就算我召喚寒麒將你身上的魔性跟焚火滅了,白虎皖絕依然會去血洗仙界,甚至他下一步就是去血洗魔界。」

 

閻煜見他說的話是如此堅定,想必那白虎便是他心中的那人,頓時對那隻白虎有些妒意。

 

閻煜帶走了軒轅冥,將軒轅冥關進了青寒山,劃破軒轅冥的四肢作血引,直到滴盡鮮血而亡。

 

此時,皖絕聽軒轅冥被閻煜帶走,不知去向,便化作虎身,大鬧天庭,血洗仙界,直至閻煜出現。

創作者介紹

請踹我抖M糟糕日記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