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

仙界的戰火平息了,但卻有一人沒有歸來,皖絕化作虎身,隻身前往天庭,血洗仙界。

 

一道劍光閃過,白色的長袍直挺落地,擋住了皖絕的去路。

 

「素玄!滾開!」皖絕凶狠的吼道,但素玄舉起了劍,指向了皖絕。

 

「皖絕!軒轅冥犧牲自己拯救整個仙人兩界,他不會願意看到你現在這般!」

 

皖絕低吼一聲,跟著道:「軒轅冥的心是繫著仙人兩界,而我白虎皖絕,卻只心繫軒轅冥!仙人兩界亡否?與我何干?」

 

語罷,皖絕衝向了素玄,素玄揮劍一擋,愣是沒擋住皖絕的氣勁,跟著跌下天庭。

 

「素玄!」靳剛追了上來便見素玄墜落,看了皖絕一眼便扭頭下人界救人。

 

皖絕搖著白尾,一股陰晦的氣勁向他襲來,壓得他不得不伏首。

 

「白虎皖絕。」閻煜走至皖絕的面前,蔑視著他。

 

皖絕使盡力氣抬頭,便見那人雙眼一片血紅,全身泛著魔印,語氣中帶著疲憊。

 

「閻煜!」皖絕咬牙,惡狠狠地盯著他。

 

閻煜盯著皖絕,沉默許久,接著伸手撫上了皖絕的頭:「他死了。」

 

皖絕一聽,瞪大了雙眼,跟著衝著閻煜大吼,咬上了閻煜的手。

 

閻煜看著皖絕,心底那股莫名的憤怒湧起,一使力便將皖絕揮開,皖絕被氣勁推開三米遠,跟著便甩著頭起身,拖著一隻瘸腳走過來,無力地咬著閻煜的腳。

 

閻煜抬手,手上冒出了焚火,直直往皖絕的頭伸過去,皖絕閉眼,閻煜卻停下了動作。

 

「軒轅冥拜託我,封印白虎皖絕,並不傷害你。」閻煜放下手,閉上雙眼大笑,跟著像個孩子一般地哭了起來。

 

「他連死前,思思念念的也是你,白虎皖絕,我當真就比不上你?」

 

皖絕已經精疲力盡,仍是拖著最後一口氣道:「殺了我……我輪迴轉生,還會再找到他……他在黃泉路上仍有個伴……」

 

閻煜一聽,扯開了笑容道:「你放心……我不讓你們如願的……我將用焚火燃盡他的三魂七魄,讓他永世不得落入輪迴道。」

 

一掌下去,皖絕昏了過去,閻煜將皖絕封印進赤煉山,為血洗仙界贖罪,而閻煜回到了青寒山,看著那人蒼白的面容,開口道:「你要我做的事我做完了。」

 

軒轅冥抬頭,扯開嘴角笑著:「閻煜……我快死了……」

 

閻煜沉默,靜靜聽著軒轅冥道:「還記得我當年撿到那隻小白虎……渾身是血……我一碰他,他就咬著我不鬆口……但我仍是讓他咬著……」

 

閻煜聽著,心中滿溢的憤怒,他上前掐住了軒轅冥的頸部。

 

「咳、咳……」

 

「軒轅冥……我哪點比不上那白虎?」閻煜手中的力道逐漸加重,在軒轅冥以為自己快要窒息時又鬆開手。

 

「我不會讓你死後那麼好過的,我會燒盡你的三魂七魄,讓你無法落入輪迴道。」

 

軒轅冥聽著閻煜的聲音越來越飄渺,直到眼前變成一片黑暗,他再度睜眼時,便見孟婆在他面前。

 

孟婆開口道:「你若想忘記你的前生,便再度將這碗湯,喝下去吧……」

 

江屏感覺到臉頰的濕潤,抬頭見皖絕朝著他走過來,江屏將湯碗遞給了孟婆。

 

「這一世,我不喝湯。」

創作者介紹

請踹我抖M糟糕日記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