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一、

皖絕收買好鬼差後,便要回來接江屏,看著江屏一個人靜靜坐在橋頭,便上前叫他。

 

「江屏。」皖絕輕聲叫喚,江屏像似沒聽見,皖絕再叫了一聲,江屏才轉過頭,一語不發地盯著他。

 

「你……你眼睛怎麼腫腫的,你該不會喝湯了吧?」

 

江屏聽了才露出笑容道:「我才沒那麼傻。」

 

皖絕見了愣了下,總覺得江屏似乎有哪裡不同,卻又說不上,江屏站起身,伸手揉著他的頭,緩緩地開口叫道:「大白虎……」

 

皖絕愣了,跟著開口:「冥兒?」

 

江屏聽見這稱呼,先是一愣,跟著放下手,輕聲道:「說什麼呢,我不跟你說了嗎,我是江屏,趕緊走了。」

 

江屏抹了把眼睛,跟著往前上了船,皖絕呆站了一會,聽見江屏喚道,趕緊跟上前,兩人無話,靜靜地搭著船,前往魔界。

 

「魔界快到了。」皖絕率先開口打破了沉默,江屏思考著見到魔尊時該說些甚麼,愣是沒回過神。

 

「江屏。」皖絕喚了一聲,江屏回神抬頭看著皖絕輕應了一聲。

 

皖絕看著江屏盯著他,跟著伸手勾起了江屏的下巴湊上前。

 

「唔……」柔嫩的觸感碰觸著自己的唇,皖絕沒再加深這道吻,輕碰後便放開。

 

江屏瞪大眼看著皖絕,感覺不討厭甚是有些懷念,果然千年前的情人,如今出現在自己面前,那些曖昧舉動他居然都變得可以接受。

 

自己果然注定要彎了嗎?

 

江屏心想,不自覺得扁起嘴,帶點委屈地看著他。

 

「我只是想跟你說,不管你是不是軒轅冥,也不管你對我是否動情,我仍是執意於你,江屏。」

 

江屏聽了一愣,跟著趕緊別開頭,掩蓋自己內心的心虛。

 

「到了。」船夫打破了沉默,皖絕拉起江屏的手,江屏乖巧的任由皖絕拉著下了船。

 

皖絕心底愉悅,下了船便緊緊抱住江屏。

 

「我不急著你答我,便是你想清楚了再應我。」

 

江屏聞著皖絕身上的淡香,閉上眼,跟著嘆了一口氣抬頭看著皖絕。

 

「大白虎,你真這麼執著於我,千年了,你也不好好修練成仙,如果我真魂飛魄散了,你真要待在赤煉山一輩子受刑嗎?」

 

皖絕聽了,細細咀嚼著這話的意思,等悟了,便道是千絲萬縷,終歸一道淚痕。

 

皖絕緊摟住了江屏,摟進懷中,怕是一放手懷中人便又會消失不見。

 

「你個渾蛋……」皖絕的聲音顫抖,帶著哽咽,聽在江屏心口,像萬刀割剮般,撕撕裂裂,江屏終歸說不出甚麼好話,便道一句:「想你了。」綿綿衷情,只歸一句想念,便道盡。

創作者介紹

請踹我抖M糟糕日記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