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四、

 

閻煜愣了愣,跟著任憑自己的胸口流血,還是氣定神閒的拍了拍江屏的臀部。

 

「你是不是覺得殺我太簡單了?」

 

江屏坐到了閻煜的胯間,坐上了那張寶座,跟著說:「沒有,我知道你一定有元神在別的地方。」

 

閻煜愣了愣,跟著說:「你猜到了?」

 

江屏開口道:「承認吧,閻煜,你沒那麼愛我。」

 

閻煜挑眉,問道:「你說說?」

 

江屏伸手撩高閻煜額前的髮絲,露出額上的魔印。

 

「我要殺的是這個。」

 

閻煜對這人思緒跳耀的太快完全無法招架,他勾起嘴角道:「我沒那麼愛你跟我的魔印有什麼關聯?」

 

江屏湊上前,親吻著閻煜的魔印道:「預言石照出來,這魔印我也有一個。」

 

「預言石,是你的元神對吧?」江屏問道。

 

閻煜聽了,詫異地盯著他,江屏跟著道:「辜爵的鎖情絲,是你同意刺上去的,如果你當初真愛軒轅冥,怎麼會同意讓辜爵在軒轅冥死後刺上鎖情絲?甚至把你的元神交給辜爵保管?」

 

「女媧,你遇到了女媧,你後悔了,原本想救我的最後一魂對嗎?」江屏微笑的看著他,閻獄愣了愣,輕笑出聲:「江屏,朕不是個好人。」

 

「閻煜,我記憶回來了,很多事情我千年前想不明白,現在換了個腦袋都懂了。」

 

「焚火獸需要一個人體做寄身,而那寄身湊巧是辜爵,我正在那個時候去找你,辜爵因內心的忌妒,被焚火獸利用,導致焚火獸從辜爵體內奔出,但你瞞住了辜爵對吧?」

 

「你利用我,去當寒麒的血祭對象,能消滅焚火之力,並用鎖情絲困住辜爵,因為焚火獸如果死了,辜爵也會死對不對?」

 

閻煜面色鐵青,跟著問:「你怎麼猜到的?」

 

「辜爵也真傻,他喜歡你喜歡了千年,你這木頭也喜歡他,他卻認為你愛的一直都是我。」

 

閻煜別開臉道:「我才不喜歡他。」

 

「別傻了閻煜,十天你才不可能愛上我。」江屏調笑,跟著從衣服摸出一顆石頭,這顆石頭讓閻煜面色鐵青。

 

「預言石!」

 

「閻煜,我是個賊!能順一次,就能偷第二次!」江屏湊到閻煜的耳旁道:「你說我要不要讓你魂飛魄散呢?」

 

閻煜渾身顫抖,跟著吼道:「辜爵!」

 

江屏將預言石放在掌心中拋來拋去,閻煜看得心驚膽顫的。

 

辜爵這個時候聽到閻煜的叫聲,趕緊從監獄快速瞬移回來,一回來便看見江屏坐在閻玉腿上,拿著預言石拋來拋去,辜爵的表情變得十分難看,跟著道:「江屏,我在客棧時就不該幫你!」

 

「嘖,到底是閻煜木頭,還是你木頭,我這是在幫你。」江屏摸了摸閻煜的下巴,閻煜心情惡劣的看著江屏。

 

「閻煜,你都快死了,快點跟他說最後的話啊!」江屏拿著玄紫劍敲了敲預言石,閻煜的面色鐵青,問道:「你是要我說什麼?」

 

「說你愛辜爵啊!笨!」江屏拿著劍敲了閻煜的頭。

 

閻煜看向辜爵,見辜爵一雙眼直勾勾地盯著他,他開口喚道:「辜爵,其實我……其實我……我從你小時候,老是跟在我身邊時就特別喜歡你……跟你做了之後,我就沒在跟妃子有過夫妻之實,一直都是你……」

 

辜爵聽了瞪大眼,張開口盯著他。

 

江屏聽了勾起嘴角,「好了,遺言說完了,閻煜你去死吧!」說完江屏將預言石大力摔在地上,閻煜大喊,辜爵哭了出來,跪在地上。

 

預言石一破,江屏渾身泛著金光,一道雷劈劈在江屏身上。

 

「啊啊啊啊──」江屏哀號,閻煜身上像被四分五裂一樣的疼痛,但他居然沒魂飛魄散,這是怎麼回事?

 

江屏屏氣凝神,將所有的內力凝聚起來,一道又一道的雷劈下來,閻煜這才有點搞懂。

 

「女媧把江屏的一魂放在預言石上。」

 

如果說江屏可以找到自己的三魂,第一魂是血祭死後,女媧將一魂放進另一個空間的江屏胎兒裡,第二魂是玄紫鍊上,第三魂便是在自己的預言石上,因為自己的預言石有魔印,所以他才會在預言中看到有魔印的自己,而江屏的一魂護住了自己的元神,所以閻煜才沒魂飛魄散。

 

這三魂江屏都找回來了,接下來會從分神直接修仙到大乘。

 

閻煜心想這些事情該不會江屏都已經知道了才這樣挑釁?目的就是對辜爵說出心裡話?完蛋了,他堂堂一個魔尊,卻被江屏騙了。

 

江屏渾身都向被撕裂一般疼痛,他的內力已經衝破了合體,到了度劫,他全身都像被火燒一樣,肌膚熱辣辣的疼。

 

「皖絕……皖絕……」江屏被玄紫鍊吸進另一個空間,在這裡承受的天劫。

 

閻煜抱著江屏的肉身到客房內,辜爵跟著閻煜,辜爵維諾的問道:「魔尊,你剛說的都是真的嗎?」

 

閻煜閉上眼,跟著轉過身看著辜爵:「你覺得我這種事情會跟你開玩笑嗎?」

 

辜爵聽了,瞪大雙眼看著他,跟著抽抽答答的哭了起來。

 

「嗚……嗚……閻煜……你這個王八蛋……」

 

閻煜不知所措,最後拉著辜爵攬進懷裡,讓辜爵拼命的捶打他。

 

「我喜歡你千年了!你這個王八蛋!」

 

「是,是我王八,不過我不知道該怎麼跟你說。」閻煜哄著辜爵,開始跟辜爵說他的父皇跟母后,指定辜爵作為他修練焚火之力的焚火獸宿體,而辜爵當年因軒轅冥跟閻煜的關係曖昧,辜爵的忌妒之心導致被焚火獸利用,焚火獸破體而出,辜爵陷入昏迷,而這些是仙界及軒轅冥都不知道的事情,原本閻煜以為自己喜歡上軒轅冥了,真要去追他回來,湊巧辜爵昏倒,自己的焚火之力也跟著無法壓制,焚火獸降下了焚火,閻煜只好去仙界找軒轅冥,後來召喚了寒麒,封印了焚火獸之後,辜爵仍是昏迷,閻煜去問了母后關於封印的事情,母后表示鎖情絲可以幫辜爵壓下他的其他情感,而且可以將焚火獸困在他體內,但鎖情絲須由另外一個人去控制辜爵的情感,等同於是兩個人的情感必須互相連結,於是辜爵醒後已經忘記關於焚火獸的事情,閻煜假裝失戀,走火入魔,辜爵詢問母后能否幫幫助閻煜,並告訴辜爵鎖情絲的事情,讓閻煜跟辜爵共同分擔情感。

 

辜爵聽完後心情久久難以平復,然後閻煜還補充一句:「每一次你想要的時候你知道我有多痛苦嗎?」

 

辜爵一聽滿臉通紅,別開臉不敢去看他,閻煜抱住他,跟著說:「還有你每次傷心時,我的心都像被撕裂一般,跟你一起難過,雖然罪魁禍首是我,但你一直這麼自卑認為你是臣子不能越界,但母后跟父皇早已經接受你了。」

 

辜爵看著閻煜,閻煜問道:「你到底願不願意接受朕?」

 

辜爵愣怔,緩緩的點了點頭:「我都喜歡了千年了,怎麼可能說不願意?」

 

閻煜聽了漾開笑容,緊緊抱住辜爵。

 

「閻煜,那那隻白虎?」

 

閻煜聽了扳起臉道:「帶他過來,還有,等他醒後我這輩子再也不想看到江屏還是軒轅冥跟那隻白虎。」

 

創作者介紹

請踹我抖M糟糕日記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楓
  • 呼 原來沒死 我被騙了。。
  • 哈哈你好可愛

    葱葱 於 2017/07/08 21:1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