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坊主為雙性設定

*青坊主為欲渡人向佛,終至執念太深走火入魔,死前因雙性體質遭人玷汙,最後將人殺害,以協助他們成佛為由,合理化自己的罪刑,終至成妖,故成妖後排斥被人觸碰。

 

2.

庭院的樹上新掛上兩張紅紙條,同時寫著:『希望明年還能一起放煙火。』

 

而寫這兩張的人,此時此刻窩在房裡,夜叉脫下了衣服,青坊主替他縫著。

 

「這衣服破了,會被晴明罵死的。」夜叉碎念著,打著赤膊看著青坊主替他縫衣服,青坊主輕輕抿著唇,忍著笑意,將衣服上的破洞補好。

 

過了不久,青坊主縫好了衣服,拿著衣服對著夜叉筆劃。

 

「好了。」青坊主抬頭看著赤膊的夜叉,那長年累月歷練下來的精壯的肌肉曲線,一路順勢而下到胯下的襠布上,青坊主不由得回想起那像似春夢一場的初夜,這人好像湊在他的耳旁用著低沉沙啞的聲音,一次又一次的安撫著他,輕聲跟他說著,不過是喝多了,與自己的本性無關。

 

青坊主前世的記憶好像隨著跟夜叉相處的久了,漸漸變得模糊,也沒那麼的在意了,夜叉把自己捧在心尖上,他知道夜叉上了五星後,就主動跟晴明說要加入御魂塔跟八岐大蛇的討伐隊中,不准晴明再將他加入隊裡。

 

青坊主放下了衣服,夜叉一臉疑惑地盯著他看,青坊主嘆了一口氣開口道:「惡鬼……上次我……」

 

夜叉見青坊主說話說到一半停頓,便應了一聲,青坊主抬頭看著他,見夜叉那雙血紅的眼裡映上了自己的臉,深邃炙熱的盯著他瞧。

 

「我……喝醉了……我們……再、再試一次……」青坊主支支吾吾的說,夜叉愣了愣,一時沒反應過來,便開口問道:「試什麼?」

 

青坊主臉上瞬間紅了,滿臉通紅像顆蘋果似的,別過頭彆扭的說:「做、做那種事。」

 

夜叉愣怔,反應過那種事是什麼後,滿臉通紅,別開臉羞躁的沉默著。

 

氣氛頓時變得曖昧,青坊主見夜叉不做表示,輕咳了幾聲道:「你不想嗎?不想就當我沒說。」

 

青坊主打算起身,夜叉拉住了他的衣角:「等等!禿驢你是認真的嗎?」

 

青坊主沉默的點了點頭,夜叉勾起嘴角,牽起了他的手。

 

「不後悔?」

 

青坊主搖搖頭,抬頭對著夜叉堅定地說:「不後悔。」

 

夜叉被青坊主那一臉認真的表情給逗笑了,勾住青坊主的下巴,湊上前吻住了他。

 

「唔嗯……」久違的清淡的氣息,夜叉有些焦躁地緊咬著青坊主的下唇,跟著舌頭靈巧的撬開了他的牙關,跟著他的舌打繞,相互交換著唾液,青坊主被吻得頭昏腦脹,伸出手勾住了夜叉的頸部。

 

夜叉輕輕推著青坊主躺下,待青坊主被吻得七葷八素的時候,才眷戀不捨得離開。

 

看青坊主眼角帶著水氣,唇上還牽起了一絲銀絲,青坊主嘴唇微開,一雙眼無辜的盯著夜叉。

 

夜叉看了將頭埋在青坊主面前嘆氣:「你老是這樣子……我都捨不得碰你……」

 

青坊主聽了,瞪大雙眼,跟著捧住夜叉的臉,讓他看著自己。

 

「惡鬼,貧僧……允許你碰。」

 

夜叉湊到他耳旁,輕聲地說:「那你就別後悔。」

 

夜叉說完,再也沒有原先的溫柔,動作變得有些急躁粗魯,拉開了青坊主的衣襟,冬夜的空氣碰觸到青坊主的肌膚,讓青坊主打了個冷顫,胸前凸起的紅櫻像罌粟般致命的吸引著夜叉的攫取,而夜叉也彎下身啃咬著乳粒,青坊著鼻息哼出了甜膩的呻吟,輕而易舉的勾起夜叉的慾火。

 

「嘖……妖僧。」

 

夜叉輕輕吸吮,很快青坊主的乳粒便分泌出甜膩的乳香,沾染上他的舌頭,香甜的氣息在口腔裡擴開。

 

「哈啊……惡鬼……惡鬼……」青坊主隱忍著自己的慾望,眉頭緊緊的蹙起,雙腿弓起,緊緊抱擁著夜叉在自己胸前貪婪的吸吮,像似哺乳的母親那般,只是多了更多淫糜的氛圍。

 

另一邊的乳頭麻癢難耐,青坊主打算自己揉捏著另一邊的乳頭,卻被夜叉抓住了手,夜叉抬頭,惡質的笑著說:「急什麼?那是我的。」

 

夜叉伸手捏住了乳頭,像似懲罰似的加重了力道。

 

「啊──」青坊主驚呼,乳頭又疼又酥爽的快感像似電流般刺激著自己,他的下腹也躁熱起來,雙腿蹭著夜叉的腰,像似在催促對方。

 

夜叉輕笑,放開了讓他眷戀不捨的乳頭,拉過冬被讓青坊主靠著坐起,拉開青坊主的衣帶,拉下了青坊主的褲襠。

 

「冷……」青坊主摟著夜叉,害怕的輕顫著,夜叉輕輕安撫著,看著青坊主已經興奮站起的挺立,伸出手握著肉柱套弄著,另一隻手伸進了花徑裡摳挖,屬於女性的器官此刻溢出了水,靜謐的黑夜裡發出了嘖嘖的水生,青坊主感受著夜叉緩慢溫柔的將手放進自己體內,那裡緊緊包覆著夜叉的手指,感受著夜叉的動作便能帶來無比的快感。

 

「哼嗯……惡鬼……」像似情人的枕邊撒嬌,夜叉的動作放柔了許多,深怕太粗魯便又會讓青坊主在這件事情上留下不好的印象。

 

既然青坊主都願意了,自己當然是要幫助青坊主將前世不好的經驗都給忘記,只記得他們倆每一次的歡愛即可。

 

「出水了。」夜叉伸出了手指,指頭上還沾著青坊著花徑上的愛液,夜叉伸手抹上了青坊主的唇,讓他唇上沾著淫水,跟著吻上了他的唇。

 

「唔嗯……」青坊主捧著夜叉的臉,乖巧的回應著夜叉的吻。

 

夜叉不捨的結束了這道吻後,看著青坊主,跟著道:「禿驢,本大爺喜歡你。」

 

青坊主癡愣地盯著他,夜叉跟著說:「從第一次見面就喜歡你,就算你拒絕也已經太遲了。」

 

夜叉說完,抓住了青坊主的腰,彎下身用舌頭舔弄著花口。

 

「啊──不要……這地方……」青坊主後悔了,後悔答應夜叉,然後溺死在這滿溢的愛裡,但他也早已經踏入,再無抽身的機會。

 

青坊主激靈的弓起身,想逃脫夜叉的禁錮,卻徒勞無功,夜叉伸著舌頭描摹著肉莖在體內抽插的動作,在花徑裡啜弄。

 

青坊主被刺激的驚呼,酥麻感似電流般一次次襲來,驚呼一聲,便射出了一汩精液。

 

「啊啊啊啊──不要──」

 

白濁染上了腹部,濃濃的麝香味撲上夜叉的鼻息,夜叉停下了動作,看著青坊主因為情慾輕喘著氣,臉上泛紅地望著他的樣子,夜叉帶點嘲諷的盯著他,青坊主羞恥的別開臉,夜叉伸手探進花徑內摳挖,青坊主卻握住了他的手。

 

「怎麼了,嗯?」夜叉輕柔的問道,青坊主支支吾吾,後庭的麻癢讓他扭著臀,只想被夜叉那東西侵犯,但這人明知道還故意不給他,青坊主握住夜叉的手施重了力道,才羞恥的說:「惡鬼……想要……」

 

「想要什麼?」夜叉忍笑,青坊主聽了更加憤恨,伸出手解開了夜叉的襠布,指著他壯碩的那根說:「這個……進來……」

 

夜叉聽了,輕輕吻著他的額頭,跟著手指換到了他的臀穴內抽插。

 

「我知道你急,但是我怕弄痛你。」

 

青坊主臉上更加的燒燙,心疼的說:「你明明就忍很久……」

 

夜叉聽了親吻著青坊主的眼角,心下更是疼愛青坊主疼愛到無可救藥,若不是怕弄痛他,現下早就進入他粗暴的侵犯了。

創作者介紹

請踹我抖M糟糕日記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