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八、

 

隔天一早,洛冥煮了一桌菜叫他們來吃早飯,皖絕起來後便沒見到江屏,飯桌上也沒看到,聽洛冥說江屏出去走走散心了,皖絕跟著也出門找江屏。

 

江屏吃完飯後便到了赤煉山的森林裡散心,心煩意亂,便到森林裡練劍。

 

劍一揮出,五道劍氣掃向前方的樹木,轟隆一聲劍氣扎實地打上了樹木,跟著便是一排屹立不搖的樹木被打得倒塌。

 

江屏瞪大眼看著眼前,雖然過了大乘後,全身變得有精力,且氣血在體內流竄,感覺滿滿的精力無從發洩,但沒想到大乘後的威力居然會這麼強。

 

想起當初,自己是連皖絕都怕得要死,成天只想著能活過一天算一天,若不是為了回到現實世界中,他怎麼會在這世界待這麼久。

 

但現在他也搞不清楚了,自己到底是該繼續待在這個世界,還是回到原本的世界?到底哪個世界才是他的歸屬?

 

「好劍法。」陌沂的聲音傳來,江屏回頭見陌沂往自己的方向走近。

 

「陌沂。」江屏輕聲喚了一聲,昨晚的事情江屏一片茫然,該拿怎樣的態度對待陌沂?至今他還沒有個底。

 

「江屏……我後悔了。」陌沂開口,江屏轉過身背對他。

 

「後悔什麼?」

 

「後悔當初不應該推開你,讓你跟那白虎自己去找靳仙。」陌沂輕聲道,江屏聽了,揮開了衣袖,將自己的衣袖割開了,落在了地上。

 

「你我便是這衣袖,斷了緣分,再怎樣縫補,仍會有一道縫痕在,陌沂……我不知道你信不信……但是我可能比我想像中還愛他……」

 

陌沂聽了,垂首不說話,江屏跟著開口道:「我們一起去收服伏魔鮫,待一切塵埃落定後,我會回到原本的世界……你就當作……大夢一場吧。」

 

陌沂抬頭,上前從背後摟住江屏,貼在他身後輕聲說:「我知道你是不同世界來的,所以我猶豫了很久才告訴你……你如果走了,那便是刻在我心頭,這輩子大概也只有你,此生不換。」

 

皖絕剛好走過來,看到這一幕,一股怒火攻上心頭,衝上前拉開了陌沂,朝陌沂吼了一聲,一道氣勁打上了陌沂的胸口,陌沂被打退了幾步,噴出一口血。

 

「陌沂──」江屏驚呼,皖絕抓住了江屏的手腕,化作半獸形道:「江屏,我待你萬般好,你卻護著外人背著我相好?」

 

江屏聽了一怒,揚起手一巴掌打在皖絕臉上。

 

啪──

 

江屏打下去便心疼的後悔了,想伸出手查看皖絕的狀況,卻被皖絕拍開。

 

「……千年……千年變換得這樣的下場……軒轅冥……不……江屏……我的真心實意,卻被你當成糞土玩弄。」皖絕抬頭瞪視著江屏。

 

江屏心底一涼,性格跟皖絕一樣硬的他,別過身便對著陌沂說:「陌沂,咱們今日便準備準備,明日去收服伏魔鮫,好讓我早日離開這鬼世界。」

 

「江屏……」陌沂開口,見他跟皖絕之間的事情不是他能隨便介入,見江屏甩手便離開,皖絕瞪視著自己,想多做點解釋卻覺得不是時機。

 

回去後,洛冥也嗅出了一股濃重的火藥味,但畢竟感情的事情不是自己可以介入的,隔日一早,陌沂、皖絕跟江屏便整肅好行囊,道別了洛冥往千明海出發。

創作者介紹

請踹我抖M糟糕日記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