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三、

江屏生氣的把大結局打飛!

 

「等等就這樣給我大結局?海裡很冷我還不想死啊!」

 

盤古女神冷笑兩聲,出現在江屏面前。

 

「你!你你你你你!你不是那個腐女嗎?」江屏吃驚的說,盤古女神梳了梳額頭的咩咩頭,開口道:「是又怎樣?我是盤古女神。」

 

「我就知道打死BOSS可以看到你這女人!我不打女人的!但是你為甚麼抓我進這個世界?」

 

「我說過了,你是救世主,未來會有一場浩劫,我需要你來拯救這個世界,不……該說我那個混蛋哥哥。」

 

江屏疑惑,而且發現自己現在處在一個漆黑的虛空世界,身體還是半透明的,江屏問道:「哥哥?」

 

盤古女神有些心虛,跟著道:「對……就是因為血祭在你身上的寒麒……所以我幫你留了一魄,把你送到另個世界健康長大。」

 

江屏聽了簡直炸毛,居然為了自己身上寄生的神獸,大老遠把他丟進這鬼地方!只為了讓他在瀕死的時候招喚寒麒?

 

江屏大喊:「我要殺了妳!」他衝上去卻被盤古女神一揮手,限制住了行動。

 

「我知道你很生氣,所以我這不就來將功贖罪了嗎?」盤古女神燦爛的笑容,讓江屏感到一陣惡寒,盤古女神一揮手,江屏便感覺到一股力量將他往後拉直到他摔進了一扇門裡,最後只聽到江屏最後吶喊:「你他媽的到底叫啥名字?」

 

直到江屏消失,盤古女神漾開了笑容,燦爛笑著說:「我的筆名叫蔥蔥。」

 

 

江屏感受到從黑暗中突然又變成白光,還有那讓人感到絕望的墜落感,最後他感受到全身的疼痛及僵硬,碰的一聲,醒來便發現眼前是一片白。

 

濃烈的藥水味撲鼻,儀器的聲音滴滴滴的響起,病房內響起了緊急呼叫鈴,江屏還沒來得及反應,一堆穿著白衣的醫生跟護士衝進病房將他壓在床上。

 

「昏迷病人醒了!快檢查生命跡象!」

 

江屏被打了一劑鎮定劑,漸漸昏昏欲睡。

 

再次醒來時依然是在白色的病房裡,身旁坐著他許久不見的母親跟陌沂。

 

「水……」

 

陌沂聽到了他的聲音,趕緊推醒了江屏的母親。

 

「阿姨他醒了。」

 

陌沂替他倒了一杯水,江屏的母親驚醒,握住了江屏的手:「小屏,有沒有哪裡不舒服?」

 

江屏喝了一口陌沂倒給他的水潤喉,嘶啞著聲音開口問道:「媽……我昏睡多久?」

 

陌沂見江屏的母親哭得唏哩嘩啦,根本無法好好說話,便開口道:「你知道你消失了一個月左右嗎?江媽四處在找你,也報警了,還以為你已經凶多吉少了,卻突然完好的出現在宿舍裡,全身像似被凍僵一樣,僵硬而且嘴唇發白,好不容易從鬼門關把你救回來,你又陷入昏迷,大概昏迷了一個禮拜左右吧!」

 

江屏心想自己在修仙界裡這麼久,大約也差不多要兩年的時間,在現實卻僅僅過了一個月,江屏握住他媽的手,開口安慰:「媽,我這不是回來了嗎?」

 

跟著江屏落入了他媽溫暖的懷抱中,江屏心底一酸,跟著落淚,陌沂嘆氣,貼心的將空間留給他們母子二人。

 

江屏剛甦醒,隔壁病房也推進了一個患者,總是圍著簾子,好像也沒親人,因房間是兩人病房,江屏跟另外一個陌生人共處在另一個空間,覺得這種感覺也不錯,陌沂問他這消失的一個月去哪了,江屏答不上來,警察來問,江屏只說自己失憶了,醒來便在醫院裡。

 

人總是有種喜新厭舊的習慣,在修仙界時,他盼著念著的,都是趕快回到現實來打LOL,但回到了現實,他卻懷念起洛冥做的菜,懷念隨時必須拯救世界,隨時在冒險的刺激快感,最讓他懷念的,終歸是皖絕一個厚實的擁抱,輕聲告訴他我在你身邊。

 

聽說隔壁病床的患者還在昏迷,江屏也沒心情知道,他以前總是嘲笑那些談戀愛的人,失戀後該怎樣的蠢跟傻,現在他看著電視播著綜藝節目,自己卻一張又一張的面紙擦著眼淚,有時候看到現實世界的陌沂,他也覺得對不起他。

 

有次陌沂跟他聊天,談到了他消失這段時間,在他出現在宿舍的前幾天,沿岸地區發生了很突然的海嘯,很多人傷亡,江屏第一次接收到這現實世界與修仙世界是相連的訊息,他突如其來的落下了眼淚。

 

陌沂看他突然哭了起來不知所措,江屏大聲地哭著,像似一個小孩一般放聲大哭,邊哭邊說著:「我好想他……」陌沂不知所措,但卻也明白了,在江屏消失的這段時間裡,江屏愛上了那麼一個人,甚至是愛得很深。

 

江屏不吃飯了,醫院強制給他打點滴,但是江屏的生命力卻像在迅速枯萎,他放棄了存活的信念,他的母親每日都在病房裡無聲地哭,江屏只說對不起。

 

陌沂跟他告白了,但江屏拒絕了,他告訴陌沂,不管他信或不信,千百年前他就已經愛上了一個人。

 

陌沂抱緊了江屏,告訴江屏不管他愛的是誰,他只希望江屏能幸福的活下去。

 

某一天,隔壁病床響起大聲的碰撞聲,將江屏吵了起來,醫院的緊急呼叫鈴響起,醫生護士紛紛衝進病房,熟悉的程序江屏看在眼裡,跟著他看見了拉簾被打開,他第一次看到隔壁病床的人。

 

皖絕。

 

那刻劃在心頭每次想起都宛如窒息般疼痛的名字,江屏瞪大了眼,害怕著這人的消失,江屏拉過了輪椅,第一次下了床,走到急診室門口,等著皖絕出來。

 

手術平靜的結束,江屏被陌沂發現在急診室門口睡著了,便被推了回來,江屏見到隔壁病床的人被推了回來,開口跟陌沂說:「陌沂,我餓了。」

 

江屏再度恢復的進食,也恢復了自己的生命力,他常走到隔壁病床旁,盯著晚絕的面容看著,心底想著,這是不是現實世界的皖絕,根本不認識自己?還是跟著他一起來的皖絕?

 

江屏很快就可以出院了,他收拾行囊,走到皖絕的病床旁,開口道:「皖絕……你快醒來啊……我在等你醒來啊……」

 

江屏說著說著又哭了起來,他伏在皖絕的胸前,感受到一隻厚實的大掌摸著他的頭,江屏抬起頭,看見皖絕睜開眼看著他。

 

「皖絕?」江屏疑惑的問著,只見那人疑惑的說:「皖絕?那誰?」

 

江屏的希望落了空,趕緊坐挺,故作輕鬆的說:「哈哈哈,隔壁的朋友你好,我叫江屏,我今日要出院了,跟你道別,你剛好今天醒來了。」

 

江屏說完,打算起身,卻被對方抓住了手。

 

「江屏……我做了一個夢……夢裡我是一隻白虎,我遇到了一個迷糊的仙人,他叫江屏,然後我們相戀……」

 

「江屏……對不起……」

 

江屏聽到後,淚珠瞬間落下,他緊緊抱住了皖絕,開口大罵:「大混蛋,誰要你犧牲自己啊?你有沒有想過我?」

 

皖絕輕聲笑了起來,跟著親吻著江屏的眼尾。

 

「江屏,江屏,你仔細聽我說。」

 

「嗯,我在聽。」

 

「江屏,我愛你。」

 

「嗯,我也是。」

 

-腐女的怨念 全文完-

 

創作者介紹

請踹我抖M糟糕日記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難月
  • 送上有點晚的祝賀,恭喜腐怨完結!(拉砲 注意,請做好被爆多字數砸昏的心理準備,阿難依約來獻上滿滿的告白噢,不來的話,我怕會被蔥蔥女神寫進下一篇肉文......(謎之音:人家也不想寫你#

    有看見蔥蔥開的食評問卷,其實也猶豫要留言在這邊還是那邊,但是有點擔心字數多了會把你表單後臺格式弄得不好看,所以那邊就放些悄悄話吧,希望蔥蔥見諒。(合十 那麼,開始吧━(゚∀゚)━

    蔥蔥是我在痞客邦追蹤的第一批作者耶,而最初拜讀的連載作品正是腐女的怨念,印象中是去年底左右的事情,每天都被工作壓得好累,唯一的紓解便是抓午休時間看江小屏在異世界各種犯二。XD 最初真的以為腐怨會來個攻12345,畢竟在連載期間也趁空把楚楠副本刷完了,雖然讀得心驚肉跳(掩面),但是很美味謝謝招待,也做足了心理準備要回來衝腐怨,真是既期待又害怕受傷害。(害怕棒棒太多又怕沒有棒棒(?),總之我是矛盾的人請不要理會

    不過這樣一路讀下來,被又漂亮又料想不到的劇情大轉彎給各種花式驚艷,作為較後期的讀者,也是在後記才知道原來蔥蔥的寫作過程也經過了千迴百轉。我喜歡的另一位作者七樂曾說,小說是現實人生裡無數的碎片與光影,進而重新拾取連綴而成的文本,有太多的開放性,即使是寫下它的作者,也無法徹底封閉。都是這樣的,角色漸趨成熟,便會自己走路,作者更像是默默地記錄著這個故事。

    我感覺陌沂與江屏的愛是純粹; 而皖絕與江屏的愛裡則存在一位軒轅冥,太多述說不清的悲苦喜樂沉積千年終於潰堤。江屏最初告訴皖絕,他不是那個人,但我想他就是,他是終於不再委屈拿自己去犧牲的軒轅冥,他是會笑會作惡,並且懂得伸手替自己爭取也懂得抓緊與皖絕的牽絆不再獨留白虎千年等待的軒轅冥。其實無論他是或不是,皖絕認定的主人與戀人都是他,此生不換,來生也不換。

    那千年來的等待,像似絲絲縷縷,連綿漫長到已經數不盡的日子裡,在無底洞裡往下墜落,覺得絕望時,突然看見一絲光亮,那漫長的等待終於有了回報,那冰冷透骨的寒意終將被那暖意驅散。

    一字一字讀著皖絕的這些心境,看兩人相擁,聽江屏說他愛他,那是對皖絕的救贖。江屏也是愛著陌沂的對嗎,但同時也沒有那麼愛他,我感覺陌沂同樣沒有辦法全心愛著江屏,至少不是江屏希望的那種愛。當江屏從空間裡出來,剛取回軒轅冥的記憶而出手時,願意站在他身側的是皖絕,不是陌沂。陌沂不算做錯,他的確想保住江屏,但更想保住天下蒼生,陌沂心繫這個世界,如果江屏要殺,他無法跟隨,如果江屏要回去原世界,他也無法跟隨。最終依然得是一尾大白虎與那人相伴左右,陌沂沒有跟上,便將時間停駐在深陷流沙裡的那一吻,這對他們都是最好的結局了。

    再次謝謝蔥蔥創作這個故事,並且也期待著下一部原創耽美。同是寫作路道上的旅人,彼此一起加油吧。( :

    p.s.有一個地方不太懂。軒轅冥的魂魄在盤古女神的幫助下來到原世界成為江屏,但原世界的陌沂又是怎麼回事呢,湊巧同名同長相,或者像是平行時空的概念嗎?

    p.s.2 那個,大白虎什麼時候幫小宅男破個處。wwww
  • 我真的超驚訝你居然寫這麼多而且還完完全全的道出我想說的他們三人之間的糾葛,天啊,太感動了,我其實也覺得增加了一個軒轅冥之後,在解釋上有點複雜,其實我自己也是寫亂了,我舉例來講,江屏有三魂,而時空有兩個時空,A時空是現世,B時空是修仙,然後當初A時空的江屏只是一個死胎,湊巧盤古女神為了避免閻煜找到江屏的魂魄,所以將江屏的那一魂魄放進了江屏母親的肚子裡,變成原本注定要變成死胎的小孩又有了江屏的魂魄,第二個魂在靳給江屏的玄紫鍊裡面,第三魂在預言石,然後軒轅冥的記憶全部鎖在孟婆那邊,而陌沂就是平行時空的概念WWW如果江屏在現世不是死胎的話,他長大後就會跟陌沂在一起,皖絕後來會出現,是因為江屏改變了B世界,而原本本來就有皖絕這個人,只是皖絕沒有B世界的記憶,而是皖絕死後,跟著江屏一起到了現世,就附在現世的皖絕身上,我其實覺得我寫得很亂XD沒想到居然有人看得懂哈哈,好愛你
    PS番外應該會開車 我超級訝異我腐怨會這麼清水

    葱葱 於 2017/10/22 16:17 回覆

  • 難月
  • 其實讀起來不會太混亂噢,因為故事線是循序漸進地走,並且一步步揭開江屏的身世,讀者就像在拼拼圖,感覺也很有趣。
    原來真的是平行世界,不管哪一邊,陌沂都得不到佳人呢。(笑哭 不過也不管在哪一邊,皖絕和江屏都能手拉手過日子,真是太好了。等番外肉肉!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