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獄兔-所謂聖誕節

 

1958年冬季,鐵窗外飄落著細雪,白靄靄的地面宛如白紗般,普京看著窗外,瞪著一雙大眼,不停發出讚嘆的聲音,相較蘇聯監獄,還是一如既往地冷冰冰,毫無任何暖意的昏暗牢籠。

 

基連列克翻著鞋子型錄,已經不只一次的聽見普京的嘆氣聲了,他心煩的翻了下一頁。

 

吃飯時間到了,普京到了柯夫面前端著兩盤魚,搖著尾巴將一盤放在基連列克的床旁,一盤端到自己的床上,邊輕聲哼著:「jingle bells, jingle bells, Jingle all the way, Oh, what fun it is to ride, In a one horse open sleigh……

 

基連列克聽見了,抬起頭看著普京,普京垂下了耳朵,也提不起勁抓起魚來吃,索性閉上眼睛睡覺,連魚也不想吃了,基連列克見了,端起盤子,走到門前,輕輕敲響了門。

 

柯夫打開門,見到是基連列克,隨即把門關上。

 

基連列克不耐煩地在敲起了門。

 

柯夫受不了,只好開起門,立刻被基連列克一拳往肚子揍去,柯夫大聲哀號,基連列克便將整條魚塞進了他的嘴裡。

 

「咳、咳……」柯夫被魚刺鯁在喉嚨,痛苦地想將魚吐出來,附近的柯夫見狀趕緊上前拉著他去醫護室,另外一位柯夫顫抖著身體,害怕地問道:「編號541,你、你……有什麼需要嗎?」

 

基連列克翻著最新一期的雜誌,指著紅綠相間的花圈,跟正在特賣的聖誕節烤雞特餐。

 

柯夫見了答了一句:「馬上幫你準備。」然後連滾帶爬的跑開。

 

 

普京心情沮喪的睡了一個午覺,等他在睡醒發現──

 

自己還是待在監獄裡,但是房間內有一顆小型的聖誕樹,跟許多襪子,襪子裡都是一顆一顆的方糖,沿著鐵牢掛滿,基連列克翻身在睡覺,普京看見不知從哪弄來了一張桌子,桌子上擺著一隻烤雞,跟兩杯紅酒和一根蠟燭。

 

普京見狀,開心的笑了起來,跟著走上前輕聲換著基連列克。

 

「基連列克?基連列克!快起來,聖誕老人送了禮物給我們了。」

 

基連列克睡眼惺忪地看著他,見到普京那燦爛的笑容,被吵醒的他意外的沒有任何憤怒的情緒,反倒覺得有些開心,基連列克坐到了餐桌前,普京切了一塊肉遞給他。

 

「基連列克,你知道嗎?今天是個紀念日喔!」

 

基連列克應了一聲,疑惑的看著普京,普京喝了一口酒,有些微醺,本來對酒精就過敏的他,臉頰立刻泛紅,紅通通的,傻笑地看著基連列克。

 

「今天……今天是我跟你一同度過的聖誕節喔!」

 

基連列克聽了覺得胸口像似有什麼東西流淌過去,他對這愛傻笑的兔子真的是沒轍,而這兔子的一些行為他總覺得有趣,就多關注了他一點。

 

普京說完,盯著基連列克紅色的眼睛看著,跟著眼神有些柔軟,有些哀戚。

 

「也是……第一次有人跟我一起過聖誕節。」普京漾開笑容,說完便開心地跳起哥薩克舞。

 

基連列克聽了,愣怔了一會,心口沒來由的發悶讓他覺得有點堵,他抬頭看向普京,普京像是察覺到他盯著他看,便開口喚了一聲:「基連列克,聖誕快樂。」

 

基連列克伸出手,厚實的手掌放到了普京頭上,普京的頭髮很柔軟,髮絲穿過指間的感覺,讓基連列克愛不釋手,他隨興的揉著普京的頭,回頭落下了一句:「聖誕快樂。」

 

普京揚起笑容,因為這個人實在是太過溫暖,讓他想自私的永遠待在這個人身邊……永遠陪伴著這人。

 

 

創作者介紹

請踹我抖M糟糕日記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