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獄兔-所謂情誼

 

1959年一月,俄羅斯下起了大雪,蘇聯監獄帶著獄友至社區做勞動服務,當然不意外地帶上了普京跟基連列克兩人。

 

基連列克翹著二郎腿坐在囚車裡看著他的雜誌,普京興奮地向外探頭。

 

「哇!基連列克你看那個!哇!基連列克你看這個!哇……」

 

基連列克皺起了眉頭,收起了雜誌,走到柯夫旁邊。

 

柯夫一回頭便見到基連列克在他身旁,嚇得直打抖擻,基連列克原本皺起的眉頭撫平了一點,抓著柯夫頸後的衣服,把他扔到普京旁邊。

 

柯夫尚未搞清楚狀況,基連列克拍了拍普京的頭,便跑去做柯夫的位置。

 

這下清淨多了,基連列克翻開了雜誌,卻發現普京突然安靜多了,基連列克有些好奇,便透過後照鏡觀察後面的狀況。

 

他看見那柯夫惡狠狠地瞪著普京,普京的耳朵垂了下來瑟瑟發抖,連反抗也不敢反抗,基連列克覺得普京就是個平凡的老百姓,老是這麼懦弱,他最不喜歡的東西有三種,一種是魚,一種是煩人的東西,還有一種是懦弱的東西,而普京三種裡就佔了兩種。

 

但是基連列克心底也嘖嘖稱奇,怎麼自己可以允許普京跟他同房?那傢伙一整天都在跳那奇怪的舞,而且老是被柯夫欺負,看了就礙眼。

 

等等,那他把柯夫抓到普京身旁了,普京會不會被欺負?

 

基連列克朝著後照鏡觀察,見柯夫拿著棍子戳著普京,普京發出了曖昧的聲音,基連列克眉頭微微蹙起,拿著雜誌靜靜地觀察。

 

「哈啊──癢……」普京長得白白淨淨的,面容也算俊俏乾淨的小夥子,只是有點傻,整體上給人一種真誠憨厚老實的感覺,也讓柯夫跟其他監獄的犯人更加地喜歡欺負他,柯夫也把欺負普京當成日常的娛樂,柯夫將被基連列克毆打的怨氣通通發洩在普京身上,他吹著口哨要求普京做體操,普京乖巧的跟著動作,直到氣喘吁吁柯夫才放過他。

 

基連列克皺眉,好奇這人真的這麼好欺負嗎?他不得不說,其實看普京被欺負真的挺有快感的,基連列克走下位置,緩緩地走道普京身旁,靜靜的看著那柯夫。

 

柯夫回過頭,被嚇了一跳,但看基連列克沒有要打他的意思,他鬆了一口氣,建基連列克沒對他戲弄普京有任何意見,頓時放大了膽,繼續吹著口哨邊怒罵:「編號541你在幹嘛?叫你運動啊!」

 

柯夫吹著口哨,戳著普京,普京趴在座椅上氣喘吁吁的,柯夫見普京已經無力了,更想欺負普京,揮高棍子,卻撞到了身後的人。

 

柯夫回過頭愣住,見基連列克面色平靜的低下頭,自己低頭後發現一腳踩在基連列克的鞋子上,頭都還來不及抬起,就被基連列克揍了一拳,跟著撞上了鐵製的車廂內,撞凹了車殼,跟著基連列克抓住他的衣領又是一陣狂揍。

 

普京已經累到半昏厥狀態了,根本沒看到基連列克在車上揍人,等他醒來之後,車上只剩下他跟基連列克。

 

而囚車上釘滿了木板,玻璃碎滿地,車殼還出現一道兔型凹痕。

 

普京吃驚的張開嘴,見基連列克闔上雜誌,普京跟著走上前。

 

「去哪裡基連列克?」普京睜著一雙無辜的大眼瞅著基連列克,基連列克頭也不回的下了車,跟著普京發現大家再幫忙搬磚頭,幫忙弱勢長輩蓋房子,普京看見了開心地拉著基連列克上前。

 

「走走走,我們去幫忙。」

 

基連列克心底疑惑,普京都不會好奇車上發生什麼事情嗎?還是他根本就在裝傻?

 

犯人們已經蓋了一個上午的房子,到了午餐時間終於可以用餐了,因為大家都很怕基連列克,所以把基連列克跟普京扔在車上他們就已經有些不滿,這下看到普京上前,不悅的打了很少的飯菜給他。

 

「可以再給我一個嗎?」普京開口道,柯夫鄙視的看著普京,又打了一個飯菜很稀少的盒飯給他。

 

普京乾脆將兩盒便當倒在一起,將空了的便當丟掉,拿著便當跑去找基連列克。

 

「基連列克!吃飯啦!」

 

基連列克坐在不遠處的屋簷下,翹著二郎腿看雜誌,普京跑了過來將盒飯遞給他。

 

基連列克闔上了雜誌,打開盒飯便見飯菜十分的稀少,心底不悅,開口問普京:「你不吃嗎?」

 

普京搖頭道:「我剛剛吃過了。」說完露出燦爛的微笑,便說口渴想去喝水,基連列克不疑有他,開始吃著便當,湊巧柯夫們也找到這處最陰涼的地方吃飯,因為被牆角擋住了,所以沒看到基連列克。

 

「我跟你們說,剛才編號541來打菜,我只給他一點點的菜色,他還是苦哈哈的半點意見都不敢吭聲,哈哈,欺負他真的超有快感的。」

 

「我還看到他又多要了一個便當,大概是給那老大的,根本牆頭腳想找個靠山。」

 

基連列克靜靜聽著,不知為甚麼突然有種不爽的感覺,心頭悶悶的,想到普京就覺得一股怒火,但卻不是想找普京發洩。

 

基連列克站起身,夾著魚骨走到柯夫面前,柯夫見身後被陰影擋住,轉身便看見瘟神般跌坐在地上。

 

「基、基連列克……」

 

基連列克直接一拳往柯夫的肚子揍了下去,柯夫被揍的張開口,基連列克就將整條魚往柯夫嘴裡塞進去。

 

「我不喜歡吃魚。」基連列克說完,伸手接過柯夫的便當,將自己的便當放在柯夫手上便離開了。

 

等普京走了一大圈終於找到水喝水充飢回來,便見基連列克已經吃飽了,身旁放了一盒便當,普京走過去。

 

「基連列克有吃飽嗎?」

 

基連列克應了一聲,跟著道:「我不喜歡吃魚,你幫我吃了吧。」

 

普京接過盒飯打開來,便見菜色豐富,有魚有蘿蔔,普京愣了愣,跟著抬頭看基連列克,心底暖成一片,開心的吃著。

 

基連列克偷瞄著普京,見普京吃得津津有味的,自己的嘴角不可抑制的揚起,他拿著雜誌擋住,心情十分愉悅,他還是實在摸不懂普京這個人為甚麼脾氣可以這麼的好,連對待他也沒有絲毫的恐懼或害怕,像缺少一條神經似的。

 

基連列克突然有些能懂柯夫為甚麼喜歡欺負普京了,因為……普京真的蠻可愛的……

 

普京覺得有人在看他,抬頭卻看見基連列克依然在看雜誌,他有些失望的又低下頭,基連列克覺得用可愛形容一個男生真的挺怪異的,但是他想不出來還有其他詞更適合普京了。

 

普京吃完飯後,基連列克回到了車上休息,普京將自己應該完成的那份也幫他做完了,而且連聲怨言都不說,基連列克發現普京這個人真的是越看越順眼,勉強讓他待在他身邊久一點吧,感覺不是個麻煩。

創作者介紹

請踹我抖M糟糕日記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給太太爆燈!!
  • 謝謝XD

    葱葱 於 2017/09/21 16:0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