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該知道泡沫 一觸就破

就像已傷的心 不勝折磨

《泡沫 鄧紫棋》

 

 

所有的夢想都像是泡沫,一旦脫離了水,終歸有破裂的一天。

就像他對魏如蕭的感情一樣......

 

琅琅上口的朗讀聲,充斥在校園內,蔥蔥鬱鬱的樹擋住陽光,青揚瞇起眼享受著微微煦風撫上臉頰的涼爽,等著老師走進教室。

 

「各位同學,我是你們這學期的老師,我叫林夏,請大家多多指教。」

 

台下響起了此起彼落的掌聲,掌聲停後便是一陣喧嘩,與教室內的喧嘩對比,青揚立起書本,趴下來沐浴在陽光下,繼續享受他的白日夢。

 

正當睡的正香時,肩膀感受到了有類似筆尖的東西再刺著他,原先不想理會,可越來越過分的刺痛感,讓青揚抬起頭,扭頭看著身後的人。

 

那人在頭上用髮蠟抓出些微立起的頭髮,鬢角還故意剃了一半,青揚帶著怒意的看著那人,對方則是露出笑容,身上帶著一股痞氣,襯衫內還穿著一件黑色無袖背心,胸前掛著一條項鍊,項鍊上是一枚戒子。

 

「喂!我叫魏如蕭,你呢?」

 

青揚翻了一個白眼,轉過身繼續趴著,而魏如蕭不死心,仍是拼命的拿筆尖戳著他。

 

青揚忿忿地扭過頭,大聲的說:「你他媽有病吧?」

 

原本喧鬧的教室頓時一片死寂,林夏抬起頭,對著青揚說:「同學,請問誰有病?」

 

青揚捎捎頭,跟著低下頭說:「老師,我有病,睡飽就好。」

 

全班頓時大笑,林夏起身朝著青揚走過去,站在青揚身旁道:「同學,你叫什麼名字?」

 

「青揚。」

 

「很好,全校二年級成績第一名,這個班級的班長就交給你當了。」

 

青揚扭頭瞪著身後的那個人,跟著漾起不懷好意的笑容,開口對林夏說:「老師,我可以請魏如蕭同學當副班長嗎?我剛跟他聊發現他充滿著為班上服務的熱情,很想替班上同學盡一份心力。」

 

林夏看了看魏如蕭,跟著點頭道:「好吧,全校第一名,跟全校倒數最後一名,挺有趣的。」

 

魏如蕭靦腆的笑著,跟著開口道:「老師,別揭我底啊!我還靠我的臉吃飯呢!」

 

全班跟著哄堂大笑,青揚看了一眼魏如蕭,跟著坐下來,老師走了以後,魏如蕭拍了拍青揚的肩,說道:「喂!你對其他人都這樣冷淡嗎?」

 

「我只對狗冷淡。」青揚說完,便再度趴下來睡。

 

「說啥呢?」魏如蕭勾起嘴角,覺得這人特別有趣,特別想欺負他,看看他有沒有跟自己服軟的時候,沒想到這股勁卻欺負了一輩子。

 

 

青揚覺得自己大概是今年流年不順,才惹上了這個大流氓,原本青揚的打算是就算推薦這人做副班長,他也不認為這人會認真的執行自己的職務,沒想到這人居然還有模有樣的扮起副班長的角色。

 

下課後青揚抱著全班的作業本,打算拿去辦公室給老師,而魏如蕭接過了作業本,跟著他說:「班長大人,這種粗活我來就好。」

 

「我以為像你這種人,下課以後會去陽台抽根菸,不會煩我這種書呆子。」青揚見自己的雙手空了,難得開口跟對方搭話。

 

魏如蕭見他推了推眼鏡,一副不太想搭理他的樣子,聳聳肩,將本子抱進了辦公室。

 

出來後魏如蕭繼續跟著青揚,見青揚走到了福利社,買了兩支冰棒。

 

「你......」魏如蕭有些喜出望外,看著青揚結完帳,打算將他的冰棒拿走。

 

沒想到青揚一次拆了兩個包裝袋,兩根冰棒都舔了一遍後才開口:「我買給我自己吃的,舔過的,你敢吃嗎?」

 

青揚將冰棒伸到魏如蕭面前,魏如蕭吞了吞口水,正當青揚打算將手收回來時,他伸出手抓住冰棒棍,大口地咬了一口冰。

 

「嘶--」從牙齒傳遞至大腦神經的冰涼,讓自己的大腦頓時麻痺了,牙齦都泛著疼痛。

 

青揚楞怔的看著他蹙起眉頭,面色扭曲的樣子,跟著大笑出聲。

 

「呵、呵哈哈哈......算我服了你了,沒想到你真敢把別人吃過的冰吃下去。」

 

魏如蕭看著那人開懷大笑的樣子,頓時疼痛感淡去了不少,不由得揚起笑容。

 

「我就想跟你做個朋友,怎這麼不領情?」

 

「我不跟傻子做朋友。」青揚收斂起笑容,將冰棒遞給了魏如蕭,起身離開。

 

魏如蕭回過神,跟著追了上去。

 

雖然青揚嘴上那麼說,但對於魏如蕭的態度,明顯和善許多

 

魏如蕭老是跟在青揚身後跑,青揚也由著他,久了連上下學也一起走了。

 

某次放學時間,青揚等魏如蕭去倒垃圾,半個小時過了還沒看見人,便到垃圾場找人,喊了許久,見魏如蕭渾身是傷地坐在垃圾堆裡,嘴角還摻著血,青揚趕緊跑上去,焦急的問著:「誰他媽的打你了?」

 

青揚掀起魏如蕭的衣袖,查看著他的傷勢,魏如蕭看了一把將青揚的頭摟進懷裡。

 

「小青揚,你這是在關心我嗎?」魏如蕭看到他那緊張的模樣,心底莫名的覺得愉悅,下意識便想將這人緊擁在懷中。

 

青揚被摟在懷裡,原本想伸手推開,但心底莫名的踏實感讓他把手握緊了又鬆開,跟著反抓住魏如蕭的襯衫。

 

「看樣子還沒死。」青揚悶聲道,魏如蕭聲音有些沙啞的道:「我疼死了,快帶我去醫院。」

 

青揚趕緊扶起魏如蕭起身,扶著魏如蕭一拐一拐地走到醫院。

 

「不問我?」魏如蕭開口,青揚用力拍著他的手腕,魏如蕭發出悶哼。

 

「反正那是你的事情,我問了也不能怎樣。」

 

魏如蕭聽了微微笑著,跟著說:「你之前是不是得罪了隔壁班的那地痞?」

 

青揚皺眉,跟著道:「之前他女友跟我告白,後來我拒絕了,所以你今天是被他們打?」

 

「對,你以後放學小心點。」

 

青揚看著魏如蕭身上包著紗布的樣子,一副狼狽樣,跟著支支吾吾地道:「謝、謝謝......

 

「客氣什麼?我說了,我把你當朋友。」

 

青揚聽了,心底淌過一絲暖意,跟著說:「好吧,看你也不傻,那我勉為其難跟你做朋友好了。」

 

魏如蕭聽了失笑,跟著伸出手揉著青揚的頭。

 

「你啊……誠實一點啊……」

 

自那件事之後,魏如蕭叫上了他朋友,叫隔壁班的地痞別動青揚,並把人打了住院一個月。

 

也因此,魏如蕭便差點被退學,而青揚知道後,以魏如蕭暑假後模擬考成績進步十名為條件,將他留在學校。

 

因此,青揚要求魏如蕭暑假搬進他家進行特訓,每天一大早五點多,魏如蕭便被青揚吵醒,要求跟他一起慢跑,跑完後便開始一整天的集訓,從國中的基礎需要補到高中的程度。

 

魏如蕭煩躁地翻著課本,見青揚穿著一條四角褲再看書,因在家中便沒有戴眼鏡,整個人看上去清秀許多,原本眼睛就大,睫毛又長,那眼神抬頭看自己時,真要形容只有四個字形容。

 

乾淨純粹。

 

魏如蕭看得出神,青揚抬起頭便見魏如蕭盯著他看。

 

「怎麼了?我臉上有東西?」

 

魏如蕭尷尬地閃過青揚的眼神,跟著輕咳幾聲,「沒事,就有點累了。」

 

「休息吧。」

 

青揚闔上了書,魏如蕭湊到青揚身邊,盯著他的內褲道:「阿揚,你都多久解決一次?」

 

「解決什麼?」青揚不解的看著他,魏如蕭湊在他耳邊輕聲說:「打、手、槍。」

 

青揚聽了有些羞赧地推開他,「滾。」

 

「我才沒你這麼齷齪。」

 

「這是生理反應!」

 

「你該考慮的是你會不會被休學。」青揚說完,又拿出了一疊課本扔到了魏如蕭桌上,聽著魏如蕭的哀號,他漾起嘴角,眼神充滿著笑意,手輕撫著胸口,假裝整理衣領。

 

心跳得再慢一點。

 

青揚心想,最近對魏如蕭越來越不明的感情他還搞不懂到底是怎麼回事,但此時此刻他只想好好幫魏如蕭熬過這次的模擬考,剩下的事情,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之後,魏如蕭的名次,僅僅進步了五名,但校長仍是通融讓魏如蕭繼續讀。

 

畢業後,魏如蕭上了一間普通的私立大學,青揚也因為那間大學有他喜歡的科系,所以跟著魏如蕭上了同所大學。

 

雖然魏如蕭跟青揚周遭的朋友都說可惜,明明青揚成績這麼好可以上首府,青揚也只笑著說沒事,他對那科系比較有興趣。

 

魏如蕭跟青揚在學校附近找了一間套房,雙方一起住,上大學沒多久,魏如蕭便四處去聯誼,很快地就追到一位班花。

 

青揚在魏如蕭跟班花交往時,天天往圖書館跑,魏如蕭老是看不到青揚的人影,心裡頭老是莫名的煩躁。

 

某天青揚回到家,發現了家中有散落的衣物,還有房間傳來讓人臉紅心跳的聲音,青揚默默地撿起了衣物摺好放在沙發上,跟著回房靜靜地躺在床上,聽著他們歡愛的聲音。

 

之後,魏如蕭的女友因出軌被魏如蕭抓到,當天魏如蕭喝個爛醉,被青揚帶回來。

 

青揚攙扶著魏如蕭到床上時,他呢喃著小玲的名字,跟著將青揚壓在了床上狂吻著。

 

青揚撫上了他的臉,沒有推開他,跟著回吻了回去。

 

隔天早上,魏如蕭頭痛欲裂的起來,看見自己跟青揚不著遍褸,自己還在青揚體內抱著他,魏如蕭頭皮一陣陣發麻,趕緊把青揚叫起來。

 

「阿揚,昨天怎麼回事?」

 

青揚渾身痠痛,眼眶有些發紅的看著魏如蕭,而魏如蕭帶著怒意,看著他。

 

「你說不說?我跟你怎麼了?」

 

青揚牙一咬,開口道:「魏如蕭,我喜歡上你了。」

 

魏如蕭聽了愣住,心中說不出是欣喜還是厭惡,跟著皺起眉頭,久久才開口道:「青揚,你真他媽的噁心。」

 

青揚聽了,愣了愣,跟著露出了慘澹的笑容,有些苦澀的說:「是啊,我真他媽的噁心。」

 

房間還充滿的淫糜的氣味,像是在提醒魏如蕭上了一個同性戀這個事實,魏如蕭起身離開房間,看見床巾上的血漬別過頭。

 

青揚聽見開門聲後,無力的臥倒在床上,感受著心臟宛如千刀萬剮般被一寸寸割下的撕痛感,他輕笑,跟著越笑越是大聲,直到再也無法遏止的眼淚奪出眼眶,青揚才容許自己可以懦弱的痛哭一回。

 

所有的夢想都像是泡沫,一旦脫離了水,終歸有破裂的一天。

就像他對魏如蕭的感情一樣......

一旦說出口,兩人關係變像泡沫一般,化為烏有。

創作者介紹

請踹我抖M糟糕日記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