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風和日麗,校園內傳來朗朗上口的讀書聲,蟲鳴鳥叫,校園本應是學生讀書學習道德倫理的地方,卻在學校的老舊廢棄倉庫裡,一群學生揮灑著青春的汗水及血,相互打鬥著。

 

「沐可涼,你他媽的敢打我!」憤怒的青年擦掉了嘴角的血,打算撲上前打那位穿著白襯衫彬彬有禮的少年,少年隨手拿起了廢棄的椅子,朝著青年頭上一砸。

 

硄啷──

 

青年頭上立刻滲出了血,身旁的小流氓見狀,害怕的後退了幾步,白襯衫的少年整了整被撕開有些狼狽的白襯衫,勾起嘴角,語氣帶著威脅的說:「誰還要上啊?來啊?」

 

其中一位小流氓開口:「操,這瘋子,真要命!大家一起上。」

 

流氓們一同攻擊著白襯衫的少年,少年身手敏捷地躲避著攻擊,跟著倉庫外傳來了響亮的口哨聲,流氓吃驚地喊:「教官來了!」

 

流氓們小跑卻被倉庫門口的教官抓了起來,少年渾身無力,連跑都懶得跑,之後他們全部被送到了教官室,教官不耐煩地將記錄扔在桌上,開口道:「沐可涼,又是你。」

 

沐可涼瞪著大眼看著教官,開口求饒:「教官,是他們把我壓到倉庫的。」

 

教官搖頭,開口道:「翹課、無故曠課、早退……看來還是要請你父母來一趟學校了。」

 

沐可涼愣了愣,跟著嘆口氣,教官調出了他的資料,打電話給他的爹爹。

 

過了不久,除了一位打扮的妖豔的男人看到沐可涼慌張地走上前外,身後還跟著一位彬彬有禮與自己有幾分相像的男性。

 

「涼涼,你在學校跟人打架了?」男人上前揉著他的頭,沐可涼愣了愣,心想爹爹這麼久沒聯絡了,每次看到他不都是拳打腳踢一番,這次是怎樣?轉性了?

 

沐可涼看向身後的男子,男子此時也沉默地盯著他。

 

「沐蘇,你跟我解釋一下這孩子怎麼回事?」男子冷淡地開口,沐可涼的爹扭頭,過來看向他:「你還敢問我?你幹得渾事難道你不認帳嗎?這些年來我辛苦把涼涼養大,從小便沒了父親,難怪常被其他同學欺負。」

 

沐可涼在心底嗤笑,辛苦養大?他從國小畢業後就開始幫忙打些雜工,換取自己的住宿費,現在如果不是被教官通知,爹爹會來找他嗎?

 

沐可涼的爹跟那位先生在門口談了許久,教官伸手揉著他的頭,安慰道:「沐可涼,你這渾小子,別太擔心了。」

 

過了不久,那位先生走進教官室,彎下身對著他說:「涼涼,以後跟叔叔住吧?」

 

沐可涼抬頭,第一次認真地看著跟自己有幾分相像的人,他帶點希冀的開口:「叔叔,我爹呢?」

 

奈何現實往往總是習慣打破人的美夢,男子嘆了一口氣開口:「你爹……他走了,走之前他把你拜託給我。」

 

沐可涼閉上眼,沒多少的難過,收回了湧上喉頭的苦澀,開口說:「我還能選擇嗎?」

 

沐可涼拿起書包,跟著男子辦了休學手續,回到了男子家。

 

他知道這名男子是他的父親,另外這名男子是位院長,建了青祥國最有名的醫院,除此之外,他父親還是為花花公子,他父親給了他爹一筆錢,讓沐可涼跟著他父親,家中還有兩位同父異母的哥哥,那年沐可涼才剛滿17歲,沐可涼實在不想待在那個家裡,他跟父親談了條件,要求搬出去住。

 

沐可涼的父親雖然希望他能待在家裡,但也擔心他被兩位哥哥欺負,最後同意讓他搬出去住,前提是沐可涼將高中學業完成。

 

父親幫他找了離醫院近的房子,讓他有空就去看看他,其他兩位哥哥從小便爭奪繼承人的位置鬧得不可開交,各自的爹也是老在家裡起爭執,父親為此很是頭痛,找到沐可涼後,沐可涼本身便聰明,而且很會看人臉色,父親不擔心他,甚至是見了第一面便很投緣,因此希望沐可涼可以常常來看他。

 

沐可涼從小便爹不管父不詳,突然迸出一個人自稱他父親,他也不介意扮演好孝子的角色,只要不要跟家裡的那群傻比互相爭鬥就好了。

 

沐可涼聽了父親的話轉學到了他哥在就讀的貴族學校,開學第一天,他穿著一件白色襯衫,默默地穿上了深藍色的西裝外套,打上了灰色的領帶,跟著拿起書包,看著鏡子裡的自己,那張面容俊秀的樣子,雋秀的眼眉,輕抿的薄唇,沐可涼拿起了一副眼鏡,遮蓋住他的面容,。

 

他到了學校,便見一輛又一輛的轎車駛進了校園,而他卻是學校唯一一位牽著腳踏車騎進校園的,所有的人都停下車搖下車窗看他。

 

其中一輛轎車停了下來,搖下車窗,束著小馬尾開車的人開口道:「少爺,那個人騎腳踏車進校園。」

 

車後座的人理著一頭黑色平頭,仰著頭靠在坐墊上,輕嘆一聲道:「喔?是嗎?看來他日子應該很難過了。」小馬尾搖起車窗,跟著將車子駛入校園。

 

沐可涼停好車,走到了校長室,他輕輕敲響著校長室的門,校長應聲:「進來。」

 

沐可涼一進校長室,便彎腰鞠躬:「校長你好,我是轉學生沐可涼。」

 

校長大約三十快四十了,長得俊俏,但一雙狡詰的鳳眼瞄著沐可涼,跟著滿意的開口:「秦院長的兒子,沐可涼同學,你在二年……我看看……」校長翻了翻資料,接著開口:「三班。」

 

校長說完撥了通電話:「小李,轉學生來了,麻煩來校長室帶他進教室。」掛斷電話後,校長打量了一下沐可涼,跟著道:「沐同學,在這學校呢,有錢就是王者,你體會一下吧。」

 

沐可涼不理解校長這話的意思,過不久導師來了,引領著他來到了教室,原本吵鬧的教室瞬間安靜下來,所有的人都趕緊回到座位上。

 

「各位同學,這位是這學期轉學過來的學生。」老師對著沐可涼道:「沐同學,麻煩你自我介紹吧。」

 

沐可涼在黑板上寫上了自己的名字,開口道:「我叫沐可涼。」說完便盯著他的老師。

 

老師見他沒有接話,尷尬的說:「好那全班拍手歡迎他!」老師自顧自地拍完手後,指著最後排靠窗的位置。

 

「沐同學,你的位置就在那。」

 

沐可涼拿著書包,走到位置上坐下,輕嘆了一口氣看向窗外。

 

他覺得自己就像被囚禁住的飛鳥一樣,雖然他父親答應讓他自己住在外面,但他還是跟他的哥哥同校,還是要定期回去看他爸。

 

沐可涼趴了下來,老師上課的聲音跟學生的朗讀聲響亮響起,什麼好好的過完高中,考上好大學,是每個學生在這時期最重要的事情,但對沐可涼來說,這對他來說一切都不重要,他只想趕快擺脫這個家庭。

 

創作者介紹

請踹我抖M糟糕日記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