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獄兔-飛彈速度注意

 

普京開著車在山路間行駛,邊哼著巴赫的《心、口、行止與生活》,邊打著節奏,突然,汽車不明原因碰了一聲,轉了一個打圈後停下了行駛,普京只好下車檢查車子的狀況。

 

「啊……爆胎了。」看著瘪了氣的輪胎,普京打開後車廂發現備用的輪胎已經沒了,只好敲著車窗叫基連列克。

 

「基連列克……車子爆胎了,我們要等有人來幫忙嗎?」普京睜著一雙大眼,眼神充滿期待地看著基連列克,基連列克闔上了雜誌,心情些微的煩躁。

 

最近普京好像越來越愛跟他搭話了,而自己可以不要理他不是嗎?那現在自己為什麼跟著下車了。

 

基連列克看著被操破的輪胎,心底不悅,看普京在一旁替其他輪胎補氣。

 

基連列克覺得自己最近好像越來越在意這小不點了,看著他在自己面前晃悠,以前光是來打擾自己都不敢,他是不是太放任普京了?

 

基連列克想到一半,一輛綠黃黃的戰車向著他們駛來,包里斯拿著麥克風大喊:「基連列克,你快乖乖束手就擒,我今天就轟死你!」

 

基連列克看到,嘴角咧開愉悅的笑容,心底暗道:『來得太是時候了。』

 

基連列克拍了拍肩膀的雪漬,從引擎蓋上下來,挑眉看著布里斯。

 

布里斯看見基連列克的笑容,瞬間從腳底板涼到腦門,心道這老大還是不笑得好,皺眉多簡潔明瞭啊,帶笑容看上去超可怕。

 

布里斯按下戰車的瞄準,射出了一顆飛彈,飛彈射向了基連列克的方向,基連列克不疾不徐地等著飛彈靠近,側身閃過了飛彈,跟著雙手緊抱住飛彈,應是替飛彈轉了個方向,直直朝布里斯他們戰車的方向飛來。

 

哥布契夫結巴的喊著:「布、布里斯……飛、飛彈……」

 

布里斯抬頭,眼睜睜看著飛彈朝他們越靠越近:「哥布契夫後退!」

 

來不及後退的戰車,瞬間被炸成一堆碎片。

 

布里斯從碎片中爬起來,見到哥布契夫的身影,趕緊上前扶起他。

 

基連列克拍了拍手,將手上的灰塵拍掉,跟著慢悠悠地拖著普京的後頸走上前。

 

「撿輪胎。」基連列克輕聲命令,將普京扔進碎片堆後自己再回到車子後座翹著二郎腿看雜誌。

 

普京看到輪胎,打算抱起,但因輪胎太重了只好用推的,基連列克見普京許久還沒上車,下車便看到普京吃力地在推輪胎,他看了一下四周,看到那想要趁機偷跑的警察,瞇起眼朝他們走過去。

 

布里斯扶著哥布契夫,緩緩地往旁邊走,現在哥布契夫受傷了,自己也受傷了,實在不適合在繼續跟基連列克戰鬥。

 

「別走,打個商量。」低沉的聲音帶著威壓的命令,布里斯宛如聽到死神的招喚般,緩緩地扭過頭,便見到那一頭張狂的紅色頭髮在陽光下閃耀,且那不帶任何好意的壞笑讓他們所有的希望都破滅,布里斯蹲了下來,支支吾吾地指著基連列克的位置:「基、基基基連列克……」

 

基連列克指了指普京,冷冷地說:「去搬輪胎。」

 

布里斯立刻挺直腰板,手插在額際道:「是!」

 

所謂的打個商量,對基連列克來說是根本沒得商量,普京見兩個警察乖巧地過來幫他推輪胎,自己就在汽車旁拴著螺絲,輪胎裝好後,又遇到一個問題,那就是引擎壞了,普京再度敲響了車窗,基連列克闔上了雜誌看著他。

 

「那個……引擎壞了。」

 

基連列克下車,拿著從戰車上拆下來的飛彈,看著天空中湊巧有一架飛機飛過,舉著那顆飛彈往飛機射過去。

 

普京看了一愣,嚇得臉色發白,而包里斯在一旁更加驚嚇,這麼可怕的人普京居然能叫他幫忙做事?

 

基連列克見飛機呈直線落下,湊巧掉落在他們面前,基連列克指了指,示意普京將引擎拆下來。

 

基連列克瞪了包里斯一眼,伸出手揮了揮,示意他們快滾,包里斯趕緊帶著哥布契夫消失在他們面前。

 

普京檢查了飛機,幸好是一架運貨機,無人駕駛,普京拆下了引擎,裝在汽車上,喊著基連列克上車。

 

基連列克嘆口氣,心想總算可以出發了,普京踩下了油門,跟著咻一聲,幾乎是用光速飛了出去,而基連列克因為受不了這麼快的速度陷入了短暫的休克。

 

普京發現時,嚇了一跳,趕緊改造車子用電表給基連列克做心臟按摩,跟著基連列克醒來後,皺眉瞪著他。

 

「好咩……再改就好了啦……」普京拿著圍巾遮住了自己的臉,將臉埋進了圍巾裡,只露出兩顆大眼睛無辜地望著基連列克。

 

基連列克看著,嘆了一聲,默默的翹上二郎腿看著他的雜誌。

 

唉,這傢伙怎麼會可愛成這樣啊?

 

基連列克心想,但他永遠都不會跟普京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葱葱 的頭像
葱葱

請踹我抖M糟糕日記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