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獄兔-改造注意

 

普京停下車,基連列克去找一個隱密處上廁所,普京將車子做了大改造,將車子的性能作微調,變成了可變速的超級汽車,可噴射可護盾,還有其他的功能需要測試,普京加了居家功能,按出了清潔的功能,汽車冒出了一把牙刷,普京被機械手架在駕駛座上,被汽車粗暴地刷著牙。

 

「唔嗯……」普京慌張地要將功能暫停,結果機械手一不小心滑掉了牙刷,向後座飛去。

 

普京關掉了功能後,駕駛座又向原本的一樣,普京鬆了一口氣,朝後座看去,看見基連列克的雜誌頓時愣了一下,跟著拿起了雜誌,攤開來看見被牙刷戳破的洞。

 

普京這下慌了,想起那些警察破壞了雜誌被基連列克慘打的樣子,他從後照鏡看到基連列克回來了,趕緊將雜誌放回原處,並發動了油門。

 

基連列克上了車,坐在車上,最近糟心的事情真的是一件也不少,想打開雜誌好好地看一下最新的型錄,但雜誌已經被那智障警察戳破一個洞了,想到就不爽。

 

這下打開雜誌後,基連列克先是一愣,詫異地發現原本的洞變成了兩個,而剛剛在這車子上的只有普京一個人。

 

於是基連列克皺眉看著普京,看見那小身板不停地顫抖,不由得覺得好笑,這麼明顯就抓到犯人了。

 

基連列克緩緩地湊到普京耳旁,瞪著他,普京情急之下,按下了安全氣囊將自己彈射出去。

 

基連列克看著普京噴射了出去,先是下車換到駕駛座上,跟著思考一下自己該怎麼懲罰這隻不知死活的兔子。

 

他捨不得對普京像警察那樣的懲罰,那他還有另外一個懲罰方式,誰叫普京老是挑釁他,這也算普京自作自受。

 

基連列克踩下油門,嘴角漾起了愉悅的笑容。

 

普京被彈飛了一段距離,心想之後該怎麼辦,還是等基連列克氣消了再回去?想著想著,在天空中也飄了許久,眼看緩緩下降,也沒看到基連列克的身影,普京鬆了一口氣。

 

在快到地面上時,聽到一聲響亮的剎車聲,跟著眼下就出現了大瘟神的身影,那張狂的紅髮在烈日下格外耀眼,難得的笑容特別好看的朝著自己笑,但是卻讓普京感到全身發涼。

 

普京攀著座椅不願意下降,但跟著地心引力,仍是緩緩地掉進了汽車裡。

 

基連列克抓著普京的手,低沉的說:「你說該怎麼罰你?」

 

普京顫抖著,唯唯諾諾的看著基連列克結巴的說:「別、別打我……」

 

基連列克挑眉,爽朗的應聲:「可以,到後座去。」

 

普京乖乖地走到後座,基連列克跟著上車鎖上了車門。

 

普京一雙大眼水汪汪的盯著他,基連列克掐住了他的下巴,突然湊上前吻了上去。

 

「唔嗯……」普京瞪大眼,見基連列克的臉在面前放大,跟著基連列克撬開了普京的牙關,打繞著他的舌頭,普京乖巧的回應,倒是沒有反抗的意思,基連列克吻得有些急躁,跟著瘋狂的攫取著普京的津液,普京被吻得近乎窒息,才開始想起了反抗。

 

「唔……」普京推推基連列克,基連列克才戀戀不捨得離開,跟著舔舔唇,拿著圍巾將普京的手拉過來將雙手捆住。

 

「基連列克?」普京好奇基連列克要做什麼,見基連列克冰冷的手從他的衣服裡伸進去,一陣機靈讓普京打了個寒顫。

 

「好冰!」

 

基連列克難得的發出輕笑,跟著湊在普京耳旁道:「好乖,等等就熱了。」

 

基連列克必須承認,其實從最開始普京生病時,他就意識到這件事情了,他渴望普京,同時也不可否認他知道普京對自己的心意,但普京似乎沒發現,所以在基連列克吻下去的同時,普京也沒強烈的抗拒,基連列克覺得看到普京,他的自制力瞬間成了渣,他撫上了普京的胸膛,搓揉著胸前的突起,普京洩出了一聲呻吟,瞬間將基連列克的慾火勾了上來,盯著普京的目光更加的炙熱。

 

「嗯……」

 

基連列克另外一隻手撫上了普京的褲襠,果然那裏已經硬挺,普京別開頭,臉上泛著赧紅,心想這真的是懲罰嗎?輕聲問著基連列克:「這是懲罰嗎?」

 

基連列克解開了普京的褲襠,看著已經叫囂著想釋放的慾望,基連列克聲音變得更加沙啞,湊著普京的耳旁輕聲說:「你說是不是?」

 

跟著基連列克拿出了鞋帶,替普京的莖頭綁了一個漂亮的蝴蝶結。

 

慾望瞬間被遏止的普京,胯下那股想抒發的慾望無處可洩,而基連列克還惡質的將肉莖放在掌心中套弄。

 

「哈啊……基連列克……啊……住手……我想要……」

 

基連列克用指甲摳弄著馬眼,快感刺激的普京弓起身,洩出一聲驚呼:「啊啊啊──住手……」

 

這簡直是生不如死,普京整個人溺在慾望的深海中載浮載沉,而自己就像被基連列克玩弄在掌心的玩物。

 

基連列克也是難受得緊,但自己還不能就這樣子讓普京如此好過,基連列克彎下身,普京還沒意識到基連列克要做什麼時,就感受到肉莖被一片濕熱所包覆。

 

「哈啊……髒……基連列克……啊啊啊……想、想要……」普京的肉莖叫囂著想釋放,卻被緊緊的束縛住,基連列克用舌頭頂弄著普京的馬眼,刺激著他的尿孔,普京眼角被擠出淚水,呻吟聲也越來越渙散……

 

「基連……基連……想射……」

 

基連列克吸吮著普京的肉莖,自己會做到這個地步其實自己也很驚訝,但看見這人被自己欺負到哭出來的樣子,就覺得這樣子是值得的。

 

基連列克用手取代了嘴,對著普京說:「你說……誰把書弄壞的?」

 

「是我……基連列克……是我……我錯了……」普京躺著,扭著腰肢,臉頰一片濕潤,雙眼渙散的盯著車頂看。

 

基連列克覺得這欺負的也夠了,最後又問了:「我是誰?」

 

普京夾雜著哭腔慌亂的說:「基連列克……」

 

跟著基連列克解開了鞋帶,一股白濁射了出來……

 

「啊啊啊啊──」普京瞬間到達了高潮,整個人弓起身,全身輕飄飄彷彿被電流電擊到四肢百匯般,來不及閃開的基連列克衣襬沾染上了些許的白濁,基連列克用手沾了普京的精液伸進普京口內,一陣苦澀在口內化開,普京推開了基連列克的手,跟著一陣輕咳。

 

基連列克見普京髮絲凌亂,衣衫凌亂,胯下尚未頹靡的陽物還袒露著,臉頰上泛著赧紅,雙手依然被綑綁著,基連列克身邊從來不缺伴侶,不管是男人還是女人,從來都只是為了利益,比普京條件好得多了是,但基連列克從來沒把這些人放進眼底,過了便是過了,難得看普京這副狼狽的樣子,居然輕而易舉的勾起自己的慾望。

 

基連列克見普京抬頭,委屈地看他一眼,他將普京的褲子整個拉到大腿上。

 

普京疑惑的看著他,基連列克低沉且沙啞的道:「幫我……」

 

幾乎是不容置疑的命令,對普京而言,儘管基連列克用再怎麼軟性的語氣對自己說,都還是像聖旨一般的命令。

 

普京儘管害怕,但仍是張開了腿,依附視死如歸的表情看著基連列克,輕聲地說:「那……你輕點……」

 

基連列克聽了一愣,跟著彎下身輕柔的吻著普京的唇,沒有更深的掠奪,輕笑一聲道:「你別後悔。」

 

普京搖頭,輕輕應了一聲,時間就好像霎那間凍住了,普京永遠記得這一刻,當自己應聲時,大概是這輩子最堅定的選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葱葱 的頭像
葱葱

請踹我抖M糟糕日記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