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下課的鐘聲響起,沐可涼打算繼續裝死,但卻有人這麼不識相,在他的桌邊輕輕敲著。

 

「喂!喂!沐同學!」

 

沐可涼抬頭,見這名男學生漾起愉悅的笑容,一看就是有點蠢不太聰明,而且不太容易被人記住的學生,這男學生坐在自己座位前,扭頭遞了一瓶飲料放在他桌上。

 

「我叫熙朝陽,很高興認識你!」

 

沐可涼看了他一眼,伸手接過了飲料,熙朝陽朝著他笑了笑,接著沐可涼的桌子被人踢了一下。

 

「沐同學,聽你哥哥說你是私生子啊?」帶頭的人長得獐頭鼠目的,身旁跟著一位與沐可涼面容幾分神似的男子,此刻勾起嘴角嘲笑。

 

「雜種!」

 

沐可涼的青筋微跳,低下頭低語:「如果我是你就不會做這麼蠢的事。」

 

沐可涼話說完,惹來那群混混的哄堂大笑,笑聲突然嗄然而止,獐頭鼠目的男學生被一拳揍倒在地,連拳頭何時襲來都沒發現。

 

此時門被打開,平頭的男學生身後跟著束馬尾的跟班,一開門全班瞬間靜止。

 

熙朝陽站起身,躲到了沐可涼的身後。

 

沐可涼小聲地問道:「那誰?」

 

熙朝陽朝著他的耳旁小聲地說:「邱氏集團的少爺,邱冥。」

 

邱冥此刻見眼前這副慘景,眼睛微微瞇起,沐可涼的哥哥趕緊走到邱冥身旁:「邱少,這是轉學生沐可涼。」

 

邱冥打量著沐可涼,明顯得是今天沐可涼動手打了他的人了,他看著沐可涼長得挺俊俏的,一副彬彬有禮機智靈巧的樣子,他舔了舔唇,體內那股暴虐的頑性肆起,邱冥跨步上前,看著沐可涼,眼神內飽含著戲謔的神情,開口問道:「沐可涼?不是你秦可的弟弟嗎?怎麼?你沒教他規矩?」

 

沐可涼的哥哥一聽,趕緊跪了下來,顫抖著聲音道:「邱少,他也是我爸最近在外面撿回來的雜種……」

 

邱冥可沒那麼有耐心聽他解釋,一拳朝著秦可的臉上揮去,揍得秦可趴倒在地。

 

沐可涼見狀,眉頭微蹙,不解為甚麼明明是自己闖得禍,是往秦可臉上揍?

 

「喂!你……」沐可涼口快,一時喊了邱冥,邱冥抬頭,蔑視著他。

 

沐可涼見這人的眼神,真心打從心底的不喜歡,跟著說:「你的人踢了我的桌子。」

 

邱冥挑眉,心底覺得這人有趣,一般人見到他應該怕得要死,這轉學生倒是還敢跟他講道理。

 

「秦可,陳木,過來跟沐祖宗道個歉。」身旁的跟班駕著那位獐頭鼠目的人到了沐可涼面前,連帶著秦可也一起被架過來。

 

「對、對不起……」陳木跟秦可不甘願地說了一句,沐可涼皺眉,心想這人怎麼這麼好說話。

 

邱冥看著沐可涼,跟著開口:「這是見面禮,下次再動我的人,我就沒那麼好說話了。」

 

沐可涼的眉頭更深了,實在搞不懂這人在想什麼,之後鐘聲響起,邱冥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彷彿那段下課時間只是鬧劇一場。

 

一日終於過完了,一下課沐可涼便打算衝去牽腳踏車去醫院跟他爸打卡報到一下,邱冥見了朝著他的跟班示意,沐可涼到了腳踏車停車棚,發現他的腳踏車被偷了,還留了一張紙條要他去廢棄倉庫。

 

沐可涼撕了紙條,心底不爽,能不能每次幹架就要找廢棄倉庫啊?他才轉學第一天根本不知道廢棄倉庫在哪。

 

只好到校門口問人,湊巧看見熙朝陽正好要去開車。

 

「不好意思,熙同學……」

 

熙朝陽見到是沐可涼叫住他,漾開了笑容問道:「涼涼叫我?」

 

「涼……不是……熙同學你知道廢棄倉庫在哪嗎?」

 

熙朝陽一聽,瞇起眼問道:「怎麼了?」

 

「我腳踏車被偷了。」沐可涼嘆氣,將來龍去脈跟他說,熙朝陽牽起沐可涼的手,拉著他說:「那我陪你去找吧。」

 

沐可涼被熙朝陽拖著走到了廢棄倉庫,見到那個束馬尾的人,熙朝陽立刻躲到沐可涼身後。

 

「涼涼,我怕那個人……」

 

沐可涼不懂,自己到底惹誰了,明明都是對方來惹他,沐可涼打量了四周,見倉庫裡就是邱冥跟他的跟班,而束馬尾的人做了一個請的動作。

 

沐可涼回握住熙朝陽的手,跟著束馬尾的學生走進倉庫,見邱冥抬頭看他。

 

「邱少,你坐的位置剛好是我的腳踏車,可以把車子還我嗎?」

 

邱冥勾起嘴角,對著沐可涼道:「還你可以,今天我的人踢了你的桌子,我讓他們跟你道歉,但你是不是還欠我一句?」

 

沐可涼皺眉,不悅的道:「什麼意思?」

 

邱冥從腳踏車上下來,手揮了揮,示意其中一個人上前。

 

「我看你挺帶種的,就打贏了我的人還你腳踏車,這事一筆勾銷,如果你輸了,就做我的玩具一個禮拜。」

 

沐可涼扯下了領帶,將領帶綁在拳頭上,勾起嘴角道:「如果我贏了呢?我想一下……我贏了你做我的傭人一個禮拜?」

 

邱冥抹了抹唇,笑容更加的邪魅,他點頭,跟著指著跟班。

 

其中先派出了一個小流氓上前,小流氓莽撞的衝上前,朝著沐可涼一揮,沐可涼一個彎身,朝著小流氓的腹部一拳,小流氓被打得蹲倒在地,跟著又衝上前了好幾個流氓,沐可涼身手敏捷的閃過他們的攻擊,也跟著回擊打中他們的致命要害,過了一下,流氓們全都趴倒在地。

 

邱冥的目光更加炙熱,眼看身邊的跑腿的流氓都沒了,邱冥開口道:「楚卿,跟他玩玩吧,記住,我不想輸他。」

 

熙朝陽見所有的流氓都被沐可涼打得趴倒在地,上前抱住了沐可涼,聽見邱冥的話臉色變得難看。

 

「涼涼,楚卿是邱氏集團培養保護邱冥的保鑣,受過專業訓練的,你小心點。」

 

沐可涼點頭,跟著做好備戰姿勢,楚卿對著沐可涼走上前,有禮貌的說:「抱歉得罪了,沐同學。」

 

話一說完,楚卿便撲上前,沐可涼一個彎身,楚卿後退一步閃過他腹部的攻擊,跟著抓住沐可涼的腿,往後一拉,沐可涼瞬間劈了腿,趕緊一個翻身,閃過楚卿的拳頭。

 

沐可涼用腳夾住了楚卿的腿,楚卿被沐可涼絆了一跤,卻順勢用身體壓住沐可涼,將他的手向後扳。

 

「唔……能輕點嗎?」沐可涼手之前受過傷,手被拉扯到格外的疼痛,邱冥的神色難看的看著他們的打鬥,沐可涼舉起另隻手做投降狀。

 

「你認輸了?」楚卿問道,沐可涼趁機抓住了楚卿的手,大口的咬下去,讓楚卿一個吃痛,鬆開了原本束縛住他受傷的手的牽制,沐可涼立刻跨坐上楚卿身上,將楚卿壓到在地,揮拳打算朝他臉上揍下去。

 

「住手。」邱冥的聲音冷淡地傳來,沐可涼抬頭瞪他,跟著鬆開了楚卿,拍拍襯衫道:「大少爺,今天的事情是你的人先惹我,動手打人是我的不對,我最煩你們這種自以為是的人,還請你以後別再來找我麻煩了。」

 

楚卿起身走到邱冥身旁,恭敬道:「抱歉,邱少我輸了。」

 

「混帳東西。」邱冥愠怒,跟著開口:「打賭是我輸了。」

 

沐可涼心下一喜,幸好這大少爺只會指使別人打架,自己不敢上,不然他剛被楚卿拉到的舊傷此刻正隱隱作痛,在跟這大少爺打下去只怕對自己不利。

 

沐可涼開口道:「大少爺,沒忘記我們的賭吧?我贏了你要做我的傭人一個禮拜。」

 

邱冥勾起嘴角道:「沒忘。」

 

沐可涼上前打算牽他的腳踏車,邱冥看著他,跟著突然出拳抓住了他的衣領。

 

沐可涼來不及反應,領子被他緊緊地抓在掌心中,讓他無法掙脫,邱冥將他微微提起,沐可涼心道:『好快。』邱冥勾起嘴角,跟著朝他的唇吻了下去,沐可涼推著邱冥,但邱冥沒打算鬆開他的意思,沐可涼見邱冥想撬開他牙關跟他來個法式深吻,只好惡狠狠地朝他的唇上咬了下去,但邱冥仍然沒鬆手的意思。

 

「唔嗯……」鐵鏽般的腥味在口內擴散開來,見沐可涼仍不鬆口,邱冥一拳下去惡狠狠地朝他腹部揍下去。

 

這下沐可涼鬆開,舌頭跟著邱冥的舌頭打繞,邱冥凶狠的吻著他,眼看自己已經有些窒息的現象了,邱冥才鬆開沐可涼。

 

「咳噁……咳、咳……」沐可涼劇烈的咳嗽,終於重獲自由的他大口大口地吸取著新鮮空氣,邱冥舔舔舌,將嘴唇上的血漬舔乾,跟著揮了揮手,帶著楚卿跟那群小流氓離開。

 

熙朝陽趕緊上前看沐可涼的傷勢,他扶起了沐可涼,唉聲嘆氣:「你完蛋了……你被邱少盯上了。」

 

沐可涼揮開了熙朝陽的手,瞪了他一眼道:「少說些風涼話,馬的,我就腦門被夾了才答應我爸好好來上學,我回去要刷牙刷十次了,操。」

 

熙朝陽拍了拍他的肩膀嘆氣,沐可涼看他那副樣子好氣又好笑,沐可涼陪著熙朝陽回去停車棚牽車,沐可涼的腳踏車豪不意外的被戳破了輪胎,眼看也是必須要熙朝陽載他回去。

 

「真不好意思,還麻煩你載我。」

 

熙朝陽笑著說:「客氣什麼,我們是朋友啊!喂你打架去哪學得啊?我也想學!」

 

沐可涼聽到朋友兩個字,心底閃過一絲惆悵,他爹根本沒時間照顧他,所以自己的校園生活總是無父無母,自己長得標緻又是母性,所以老是有小混混喜歡找他麻煩,那個時候遇到了一個很酷的人,在他被欺負時出手幫了他,後來那個人教他打架,之後那人不知道什麼原因,突然就不見了,對於沐可涼來說,那人大概是他第一個朋友。

 

「涼涼?」

 

思緒被熙朝陽喚了回來,沐可涼笑著敷衍道:「沒什麼,小時候常被人欺負,被打久了自然就打回去了。」

 

熙朝陽載著沐可涼回家,與此同時,跟在沐可涼後面的一輛車上,邱冥問道:「你真不是故意放水?」

 

「沒有,我後來有認真打。」

 

邱冥嘆氣道:「你居然沒打贏沐可涼。」

 

楚卿替自己辯解:「他咬我……」想想覺得不對,跟著說:「他是個狡猾的人。」

 

邱冥想到沐可涼,嘴角微微上揚道:「沐可涼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葱葱 的頭像
葱葱

請踹我抖M糟糕日記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