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邱冥知道沐可涼是秦院長的私生子,幾乎班上的人都清楚這件事情,已經大學的秦穆,現在在白騰國讀書,只有放長假才會回國,而秦可是他手下的人,也是個賊頭賊腦的小聰明,基本上也只是替他邱冥跑腿的人物,邱冥對於秦可這種人,一向覺得這種人好控制,有了好處便往誰那邊靠,一點也不像秦院長這般正直。

 

邱冥的父親跟秦院長算是私交,醫院有部分的股份也是邱氏集團的,所以邱冥從小就認識他們一家人,而秦院長算是個讓他尊重的人,撇去秦院長的風流史,對於對待病人上,秦院長真的是盡心盡力。

 

而秦穆遺傳了秦院長的醫學天分,畢業後便去了白騰學醫,而秦可卻像極了二姨,自私自利又牆頭草,至於沐可涼,倒是個性上特別像秦少天。

 

邱冥戴沐可涼到了青祥醫院,沐可涼一下車便急急忙忙地想上樓,卻被邱冥鎖住了車門。

 

「邱冥,開門。」

 

邱冥勾起嘴角,開了車門下車打開了副駕駛座的車門,看著沐可涼一雙大眼瞪著他,心底漾起一抹愉悅感。

 

「主人,抱你下車是傭人該做的事情。」

 

沐可涼一聽,瞪大了雙眼,不可置信地看著邱冥,邱冥卻彎下身再度用公主抱的姿勢抱起了沐可涼。

 

「邱冥,你瘋了嗎?這裡人很多!」

 

沐可涼槌打著邱冥的胸膛,邱冥卻沒打算放開他,見沐可涼如此不安分,邱冥低聲說:「你在動,信不信我直接在停車場上了你?」

 

沐可涼一愣,便安分地將頭埋進他的胸膛,讓邱冥抱著他。

 

邱冥抱著沐可涼上樓,周圍有很多人對他們指指點點,邱冥看了一眼,大家便乖乖地散去,果然邱氏集團的第一繼承人的威嚴還是讓人不敢得罪。

 

沐可涼到了紅晏的病房,開了門便要求邱冥放他下來,沐可涼開了門,見到紅晏對著天花板在發呆,看到他漾開了笑容對他輕輕地笑著,沐可涼走上前,邱冥卻頓時覺得有些不滿,拉住了沐可涼的手。

 

「幹嘛?」

 

「你不跟我說他是誰?」邱冥挑眉問道,沐可涼翻了個白眼,揮開了邱冥的手走到紅晏的床旁。

 

「你今天好多了嗎?」

 

紅晏點點頭,衝著沐可涼又笑了笑,邱冥上前,對著紅晏說:「喂!你好,我叫邱冥,是他男友。」

 

邱冥一說完,迎了沐可涼的腹部攻擊,一拳揍下去邱冥頓時抱住肚子哀號。

 

「紅晏,你別聽他亂說,你想起你家在哪了嗎?」

 

紅晏微微一笑,跟著搖著頭,沐可涼一聽有些失落,此時房門又被打開,秦少天走了進來道:「小冥,你怎麼在這?」

 

秦少天看到沐可涼的一雙大眼盯著他,見沐可涼那一副想問問題又欲言又止的模樣,秦少天輕聲笑了出來。

 

「他還沒想起來,腦部受到了撞擊,腹部中了一顆子彈,警察有來過,但問什麼都說不知道。」

 

沐可涼別開頭,沉默不說話,秦少天接著道:「小涼,紅晏要準備辦出院手術了,但他現在什麼都想不起來,出院後也沒有人可以聯絡,我想……你公寓那邊還有房間……」

 

「秦叔,不可以!」邱冥大聲地說,沐可涼愣怔的看他,秦少天跟紅晏都好奇地看他,邱冥尷尬的輕咳幾聲跟著說:「秦叔,你不也說這傢伙被槍擊嗎?說不定有人在追殺他,這樣阿涼不也會陷入危險嗎?」

 

沐可涼瞪了他一眼說:「就是因為他被人追殺才要暫時住我家啊,我會先照顧他。」

 

邱冥跟著說:「那秦叔,我也要住阿涼家!我派保鑣二十四小時暗中保護。」

 

秦少天皺眉問道:「邱冥,那你的集團的事情呢?你不回集團處理嗎?」

 

邱冥鎮定一點後道:「我在阿涼家做。」

 

沐可涼蹙眉,心道這人真愛湊熱鬧,開口道:「大少爺你怎麼不乖乖滾回家啊?」

 

邱冥聳聳肩,一副我就是要賴著你怎樣的態度,紅晏看了看,跟著輕聲笑起來,沐可涼看著紅晏道:「笑什麼?」

 

紅晏道:「沒事,覺得你們兩個感情很好。」

 

沐可涼生氣地回道:「我跟他感情才不好。」

 

秦少天跟著說:「好吧,涼涼這樣爸也比較放心紅晏在你家,就讓邱冥跟著住進去吧,反正那棟公寓這麼大,空房間還有四五間。

 

沐可涼心底鄙視自己的家產這麼多,之前在外面流浪,動不動就被爹趕出門,常睡在公園,現在倒是大到不愁吃睡了。

 

替紅晏辦完出院手續,邱冥載著紅晏跟沐可涼回到了沐可涼他們家。

 

沐可涼此時手機突然響起,接起電話就傳來熙朝陽的尖叫:「涼涼!你跑去哪了?一下課就被邱冥帶走不見人影!」

 

沐可涼把手機拿得遠一點後,再度接在耳邊說:「沒事,我去醫院探病。」

 

熙朝陽傳來嘆氣的聲音,沐可涼的嘴角微微上揚,邱冥瞥了一眼道:「你跟那個聒噪的人感情挺好的。」

 

沐可涼一臉鄙視的看著他說:「他叫熙朝陽,你該不會跟他同班這麼久還不知道他的名字吧?」

 

邱冥被說得心虛,沐可涼掛斷了與熙朝陽的電話,邱冥到了沐可涼家,讓沐可涼跟紅晏下車,跟著說:「阿涼,我回去把集團的事情處理好再過來,之後會在這附近架監視器,你也不用太擔心了。」

 

沐可涼點點頭,跟著一臉嫌棄地說:「你為什麼要叫我阿涼?」

 

邱冥勾勾嘴角,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聲音低沉又飽含磁性的叫了一聲:「涼涼。」

 

沐可涼立刻別開頭道:「算了你還是叫我阿涼吧。」

 

邱冥笑了笑,發動了車子走了,剩下沐可涼跟紅晏,沐可涼正想上樓,紅晏卻突然抓住了沐可涼的手。

 

「紅晏?」沐可涼疑惑的看他,見紅晏皺著眉頭,露出勉強的笑容道:「啊……我身體還是很不舒服,可以扶我嗎?」

 

沐可涼見狀,上前撐起紅晏的身體,對著他說:「你也可以跟他一樣叫我阿涼就好。」

 

「阿涼,謝謝。」紅晏虛弱的說,沐可涼扶著紅晏上樓,感受著紅晏身上的體溫隔著衣料傳遞過來,而紅晏身上有一股淡淡的氣味,清淡的如同墨水般的氣味,沐可涼猜想紅晏大概是個母性,而神奇的是紅晏身上的氣味,讓沐可涼頓時覺得有些腳軟,扶著紅晏上樓,開了門讓紅晏坐到沙發上後,沐可涼便焦急地回房間。

 

「我先去洗澡。」沐可涼說完便把自己關進房間,紅晏扭頭,直到房間傳來了水聲,紅晏才勾起嘴角。

 

紅晏打量著四周,這間房子算大,卻只給沐可涼一個人住,難怪在這之前院長便先過來問他願不願意跟他兒子一起住。

 

抽血報告一出來,他便知道自己是誰了,只是現在他的身分可能有危險,院長是唯一知道他是誰的人,而沐可涼會對他的氣味有反應,單純是因為自己的血統算是最嗜血的一種──赤焰獸。

 

紅晏知道自己是誰,但任何的相關的記憶都想不到了,他把醒來後的事情思考了一下,醒來之前的事情便是一片空白,紅晏微微的蹙起眉頭,因思考太多事情導致他頭痛,他嘖了一聲,起身打算去打開沐可涼的房門。

 

「阿涼……」紅晏打開門後一愣,沐可涼剛洗出來,身上帶著水氣,水珠沿著肌肉的紋理順流而下,流到了腰部往胯下的三角地帶流下,沐可涼有些懵,他剛洗完澡出來,拿著毛巾正想圍上,卻全裸的被看了個精光,紅晏關上門,開口說了一句:「對不起。」

 

那一聲拉回了沐可涼的思緒,被侵犯到的野貓頓時炸了毛,豎起了毛髮張牙舞爪,口氣不悅的回問:「對不起怎麼還不出去?」

 

紅晏一愣,被沐可涼的出浴景象給驚艷到了,而一緊張便自己也跟著進來了,然後把自己也關在房內。

 

沐可涼圍上了毛巾,戒備的盯著紅晏,紅晏看著沐可涼,微微瞇起眼,跟著撫著他的頭部開口道:「我剛在沙發上想事情想到頭痛,想問你頭痛藥在哪?」

 

沐可涼一聽,信了紅晏的話,裸著上半身朝他走了過來,紅晏聞到了沐可涼身上淡淡的體香,便是下腹一股熱流迅速往下衝撞,變成了下腹的硬挺,紅晏開口對沐可涼說:「阿涼,還是換我洗好了,說不定我洗個澡就好了。」

 

沐可涼皺眉,跟著說:「你的傷口……」

 

紅晏想到自己的傷口不能碰水,而且也不想讓沐可涼替他洗,他現在的狀況態不妙了,只好回道:「那你給我頭痛藥,跟我說我房間在哪我去睡一覺吧。」

 

沐可涼到了廚房找藥,拿了一杯水跟藥給紅晏,便帶紅晏來他的房間。

 

「你今天先在這邊睡,有事情就喊我,我在隔壁。」

 

紅晏點頭,沐可涼離開房間後,他便立刻上前鎖門,這屋子裡,唯一有浴室的房間只有沐可涼的房間,等於是之後洗澡都會到沐可涼房間。

 

紅晏清醒後,便想起了在自己瀕死前,抓起最後一根救命的稻草便是沐可涼,這個人雖然嘴上冷漠,但心地倒是不錯,紅晏對沐可涼還是帶有一絲戒心的,但相處下來,沐可涼這個人雖然冷冷淡淡的,但長得不錯,又善良,雖然待人處事冷漠了一點,看他對秦少天的態度,根本是渴望秦少天的父愛又不敢說,這點倒是有點可愛。

 

紅晏不否認,沐可涼是他的菜,但另外一位叫邱冥的,感覺對象也是沐可涼,而且邱冥給人的氣勢很強,紅晏在第一次接觸到他時,便對他有了敵意,自己也覺得莫名其妙,難道是自己身分的原因嗎?

 

紅晏對自己的身分完全摸不著頭緒,失憶了腦子一片空白,記憶停在拉住沐可涼的手的那個時候,沐可涼這個人,他特別地想得到。

 

紅晏瞇起眼,回憶起剛剛沐可涼全裸的模樣,俐落的短髮滴著水,肌肉紋理精瘦且白皙,那臉上冷淡無波瀾的表情,不知道在自己身下情動時會是什麼模樣?

 

紅晏想到這,一股熱流往胯下流動,嘖了一聲,草草的解決完生理需求便上床睡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葱葱 的頭像
葱葱

請踹我抖M糟糕日記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