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陽光微煦,溫熱的暖意透著窗口撒在自己的臉上,沐可涼朦朧中睜開眼,眼前便是放大版的人臉,沐可涼迷糊的蹭了蹭枕頭,跟著又闔上了眼。

 

等等……

 

好像有哪裡不對?

 

沐可涼再度睜開眼,看到邱冥的眼簾緊閉,俊俏的面容連同在睡眠狀態下,眉頭仍然微微的緊蹙著,睡著的邱冥像個剛出生的嬰孩似的,卻在眉間的那絲憂鬱中,帶給了沐可涼一股異樣的難受。

 

沐可涼手癢,伸出手便想撫平那面容上唯一的憂愁,手指頭剛貼上邱冥的額際,便被一雙厚實的手握在掌心中,邱冥睜開眼,看見了沐可涼剛睡醒有些朦朧的眼神,揚起了嘴角,聲音慵懶的低語:「早。」

 

四目相交,沐可涼直直撞進了邱冥眼底,隨即是一陣迫窘得尷尬,沐可涼轉過身,卻又見到紅晏躺在自己身後,像著缺乏安全感的孩子似的緊緊的掇著被子,儘管眼眸緊閉,但那眉間的憂鬱仍是透著他的害怕及不安穩,沐可涼原想開口罵人,卻落入了厚實的懷抱裡,邱冥輕聲說:「你讓他睡會。」

 

沐可涼想睜開他的懷抱,聽到了邱冥的話便放棄了掙扎,伸出手擁著紅晏入懷中。

 

紅晏在睡夢中做了一個噩夢,夢見與自己面容相仿的人,拿著刀插在了自己的身上,因為疼他想叫出聲音,但張口卻發現半句聲響都喊不出來。

 

接著所有的疼痛都消失了,他沉浸在一股溫暖的懷抱裡,讓所有的噩夢都煙消雲散,紅晏伸出手回抱住沐可涼,緊緊抱著他像似在汪洋大海中撈到一塊浮木,緊握住後便不想在放開手。

 

看著紅晏眉間的憂愁散去許多,沐可涼便也只好讓紅晏擁著自己,而邱冥便是趁機偷偷地摸著沐可涼的身體,撫摸著沐可涼的腰際,緊接著便感到腹部一陣疼痛,沐可涼的手肘扎扎實實的撞上了他的腹部,邱冥鬆開手,乖巧地起身打算去洗簌。

 

沐可涼昨晚也確實太晚睡了,躺在床上覺得舒服,雖然是剛起床,躺著躺著便又一陣睡意襲上,便躺在紅晏懷中睡著了。

 

等他醒來,床上只剩下他自己一人,看了看時間,他居然起晚了,一向早起的沐可涼破天荒睡到快中午才起床。

 

洗簌完穿著簡單的針織衫出了房門,看到紅晏坐在客廳沙發看電視,沐可涼湊上前坐到了紅晏身旁。

 

「邱冥呢?」

 

「買飯了。」紅晏開口,沐可涼點了點頭,心道邱冥這人還不錯,知道同住還順便跑個腿,看來只要邱冥不對自己耍流氓也是挺好的。

 

沐可涼認為紅晏是個母性,再加上自己撿到紅晏時看他落魄的樣子,心底的母性氾濫,對於紅晏變多了莫名其妙的親近感。

 

沐可涼窩在紅晏的肩窩,打了個呵欠,跟著閉上眼。

 

「還是好想睡……」

 

紅晏摸了摸沐可涼的頭,讓他靠著自己,沐可涼這次倒是睡不著了,靜靜地聽著紅晏的心跳聲。

 

一下、二下、三下……

 

不知數了多久,均勻的呼吸聲及逐漸加快的心跳聲,沐可涼此時居然希望時間停留在這一刻。

 

周圍是如此靜謐,靜謐到只聽得到兩個人的聲音。

 

跟著房門被打開了,沐可涼抬起頭,看著歸來的邱冥,扯開了嘴角道:「食物。」

 

紅晏看了看,頓時有些無奈,嘆了一口氣,起身上前接過邱冥買回來的食物。

 

「沐可涼,我買食物回來了沒有獎勵?」邱冥揚起了嘴角,跋扈的靠在門上,故意不讓紅晏接過那大包小包的美食。

 

沐可涼起身上前,打算搶過那幾包美食,正當快要抓到,邱冥便又將袋子抽走,沐可涼一個重心不穩摔進了邱冥的懷中。

 

「呵……還真是迫不及待啊!」邱冥調侃的道,沐可涼趕緊從他身上起身,搶過了食物說:「謝謝你,我餓了快點來吃飯。」

 

沐可涼拿了碗盤將晚餐盛裝起來,拿起筷子開始吃著,自己感覺睡了太久,肚子特別的飢餓,邱冥拉開椅子坐下,跟著開口道:「紅晏,我幫你弄了一個假身分,先來我們學校就讀吧。」

 

紅晏心知邱冥這是查到了什麼,怕有人對自己不利,綁在自己身邊也好保護,便輕應了一聲。

 

沐可涼聽了一頓,跟著繼續吃著,心底疑惑這兩人關係什麼時候便這麼好了?

 

飯後邱冥帶著沐可涼出門替紅晏買點生活用品,在車上時沐可涼左顧右盼的,邱冥疑惑地問道:「在看什麼?」

 

「沒看到你的跟班。」

 

「楚卿?他去忙別的事情了。」邱冥回道,他派楚卿去查赤焰國的政權,紅晏的弟弟現在已經辦理全國紅晏的喪事,並且準備坐上皇位,但紅晏現在失憶,倒是一點記憶都想不起來。

 

若不是秦少天拜託邱冥幫忙,邱冥也不想搭進去這場宮廷鬥爭之中。

 

沐可涼完全不知情,邱冥原本以為沐可涼可能會跟他攤牌,拒絕讓紅晏跟他同居,但事實是沐可涼對於紅晏的感情他自己也有些摸不透。

 

感情沐可涼是母性氾濫把紅晏當成自己的小輩的感覺在照顧,或者也有一種同性心心相惜的感覺。

 

「你對紅晏什麼看法?」

 

沐可涼聽了一臉疑惑,不經思索便道:「就朋友。」

 

邱冥回道:「朋友能好到躺在同一張床上讓他抱你?」

 

這句話有很多含意,從邱冥的嘴裡說出來,又帶著些微的惱怒及嘲諷。

 

沐可涼一愣,跟著想到了自己都覺得荒謬的事,脫口而出:「你在吃醋?」

 

邱冥聽了沉默,要男人,他身邊從來不缺,想張開雙腿抬高臀部等他寵幸的人多得是,陳木秦可那些母性會跟在他身邊也是想攀個權貴,而像沐可涼這樣的,他倒是覺得新鮮。

 

無欲無求到不知道如何是好。

 

邱冥原本是想讓沐可涼在自己身邊做事情的,但不知道為什麼,反而變成了想戲弄這個人,想更加了解這個人,想待在這個人身邊。

 

結果闇冥的邀請變得說不出口,因為他害怕……怕這個人加入了闇冥後受傷。

 

結果這個人是,靠在別人身上,對著另一個人好,卻擺不出好臉色給自己。

 

應該說是最一開始兩個人的見面就不是個好開頭。

 

邱冥輕笑,否認了自己真實的心意:「怎麼可能?你想太多了。」

 

沐可涼的理解是紅晏跟自己是母性,因為他跟紅晏好,所以邱冥吃醋了,這樣也可以解釋為什麼紅晏跟邱冥感情突然變好的原因,現在邱冥這樣回他,他更加確信邱冥吃醋了,這誤會反而被自己越描越黑:「我跟紅晏沒什麼的,只不過想睡覺靠在他身上而已,你別吃醋了。」

 

「閉嘴。」邱冥得眼色一深,踩下了剎車,沐可涼跟著後座力向前晃了一下。

 

邱冥扭過頭,伸手扳過沐可涼的頭。

 

「我……」

 

「閉嘴。」邱冥湊上前,看著沐可涼那薄唇,看上去特別可口的樣子,特別是現在還張口想說更多他不想聽的話。

 

邱冥乾脆用嘴將他的嘴堵了起來。

 

「唔嗯……」沐可涼瞪大了眼,企圖推開邱冥,邱冥也沒更深的掠奪,僅僅輕碰一下便放開。

 

「從現在開始,給我閉嘴。」邱冥瞪著沐可涼,沐可涼一愣,瞬間乖巧地像隻兔子。

 

邱冥滿意地看著他,跟著下車道:「商場到了,下車。」

 

此時沐可涼才回過神,趕緊跟下車,之後買了一些日常生活用品,準備給紅晏使用。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葱葱 的頭像
葱葱

請踹我抖M糟糕日記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