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沐可涼幾乎是被邱冥抱著撞進更衣室的,被焦躁地壓在了更衣室的長椅上,沐可涼撞上了椅腳悶哼一聲,邱冥一聽,強行破壞了衣櫃拉出一條長巾舖在椅子上。

 

「阿涼……今天這事……你就當被瘋狗咬了一口吧……」邱冥說完,跨坐在沐可涼身上,焦躁地啃咬著沐可涼的頸部,烙下一道道的咬痕。

 

「嘖……」沐可涼嗤痛一聲,邱冥放輕了力道,變成用舌頭舔著頸部,跟著舔著沐可涼的獸耳。

 

沐可涼覺得搔癢,下意識地縮了縮,跟著輕哼出聲,全身一股熱浪在體內徘徊不開,他拉扯著邱冥的衣服,近乎渙散的神智根本經不起邱冥的挑逗,跟著也回吻著邱冥的額際。

 

「熱……幫我……」沐可涼輕聲地說他覺得他體內的火若沒有排解開來,可能自己就會難受到爆體而亡的地步,邱冥覆上了他的唇,輕柔的吻著,無視了門口那敲門聲,

 

邱冥描摹著沐可涼的齒廓,沐可涼生澀的回吻著,但對邱冥來說便是致命的邀約,隨著發情的燥熱,邱冥頸部也開始出現黑色的麟紋,邱冥伸著舌頭打繞著沐可涼的舌頭,沐可涼發出了滿足的囈聲。

 

邱冥焦躁地扯開了沐可涼的襯衫,鈕扣被強行扳開,離開了線頭,沐可涼皺眉,跟著握住了邱冥的衣領,手卻被邱冥制止。

 

「別調皮。」邱冥說完,目不轉睛的盯著沐可涼胸前的突起,沐可涼被盯得迫窘﹐推了推邱冥,邱冥像似懲罰似的,低下頭含住了沐可涼的乳頭,惡質的咬了下去。

 

「啊──」沐可涼吃痛,邱冥心疼地用舌頭舔弄著,沐可涼從吃痛的悶哼,變成了讚嘆的呻吟聲。

 

「哈啊……」

 

邱冥感受到沐可涼胯下某物直頂著自己的腹部,另一隻手隔著布料撫摸著沐可涼的陽物。

 

沐可涼的雙眸泛著水氣,氤氳的看著邱冥,邱冥湊到沐可涼耳旁輕聲的說:「阿涼……你知道嗎?」

 

沐可涼疑惑的動了一下獸耳,邱冥接著說:「我從倉庫拿時候見到你,就一直想上你。」

 

沐可涼伸手想打邱冥,卻被邱冥抓住,邱冥將手探進了他的褲襠內,抓住那勃起的陽物輕輕握在手中。

 

「唔嗯……」沐可涼焦躁的慾望在體內咆嘯,被緊握住了軟韌就像被掐住心臟般,沐可涼挺了挺腰,試圖讓自己的陽物在對方手內摩擦。

 

如此急不可耐的行為徹底惹怒了對方,邱冥扯著褲子便將沐可涼可憐的褲子撕成了兩半。

 

「如果不是我進來……你該對誰這副德性了?」邱冥責備的問,沐可涼被這話激得喚回了些許神智,見到邱冥便開始掙扎。

 

「放開我!」沐可涼一巴掌打在了邱冥臉上,邱冥烙下了一道五指印,跟著勾起了嘴角衝著沐可涼微笑。

 

那邱冥發怒前的笑容讓沐可涼心底一涼,被握住的軟韌突然感到一陣吃痛,邱冥加重了力道緊握住沐可涼的肉莖。

 

「啊──邱冥……放開……」沐可涼臉頰泛紅,眼角擠出了淚水,跟著豆大的淚珠滴滴滾下來,沐可涼突然抽抽答答的哭了起來,邱冥一見放輕了力道,跟著握著沐可涼的肉莖在手中套弄。

 

「唔嗯……嗯……邱冥……」沐可涼實在是受不了這男人的挑逗,哭聲變成了淫糜的呻吟聲,沐可涼又逐漸失去了理智,沉溺在發情中,伸出手抱住了邱冥。

 

邱冥簡直愛慘了這人,他心疼的在這人臉上烙下好幾道吻痕,想起這人被同學欺負到在倉庫被圍堵也沒吭一聲,見到重要的人受傷也不吭一聲,手近乎廢掉也不吭一聲,自己被刺傷了腹部也不吭一聲,現在居然因為被自己壓在身下覺得委屈,抽抽答答的便哭了起來,邱冥的心疼轉而變成了溫柔的套弄,溫熱的厚掌再無捉弄這人的樂趣,在掌心中規律的撫弄著。

 

「哈啊……啊……」掙扎變成了享受,沐可涼突然覺得自己好想親吻眼前的人,而他也確實這麼做了,拉住了邱冥的頸部,便是將唇主動覆上了他的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葱葱 的頭像
葱葱

請踹我抖M糟糕日記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