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

劉逍到了噶瑪國公主的寢宮,公主淚眼汪汪的望著劉逍,看起來楚楚可憐,只想讓人捧在手心疼愛,思及此,劉逍不禁想,如果自己這輩子沒遇到李夙,應該也會愛上這樣一名女孩,把他放在手心疼吧?

「公主,你手好點了嗎?」

「皇上,小女叫黛琳茉,小女千里迢迢來這不是為了受氣的。」

言下之意,劉逍聽懂了,他嘆了一口氣,安撫道:「黛公主,朕有意跟你們和親,但最近赦國貪腐事件頻傳,等朕平頓好,定會獻上赦國的誠意的。」

「皇上,在你寢宮的男子是誰?」黛琳茉小心翼翼的問著,劉逍看了她一眼,別開頭。

「朕的愛人。」

黛琳茉倒抽了一口氣,劉逍緩緩道:「但朕也有妃妾,所以公主僅可放心。」

「皇上還真是風流倜儻。」黛琳茉小聲地說,卻被劉逍聽見了。

「放心吧,朕真將一人視成珍寶,其他人皆視如敝屣。」劉逍這時又想起李夙……

「那皇上……小女可就死心蹋地等著你了。」黛琳茉掩嘴,模樣看起來有多嬌羞就有多嬌羞,劉逍輕咳幾聲,離開了黛琳茉的寢宮。

 

劉逍回到御書房批改奏章,這時獒拜見,帶著一位男子跟著進來。

「粼大哥!」劉逍驚訝地喊著,粼皓摸摸鼻子,整個人看上去瘦了一圈,看起來很疲憊的樣子。

「劉賢弟,人說時光飛逝,你現在看上去還真是英姿煥發啊!」粼皓扯著苦澀的笑容對著劉逍笑一笑。

「怎麼會來赦國?粼國呢?」

「我來找人……」粼皓瞥一眼獒得瑟的眼色,臉部一抽,默默開口:「朕的御前侍衛……舒如……跑了……」

「噗!」獒爆出了一聲嗤笑,粼皓轉過頭看他,眼神變得狠戾:「笑,再笑,如果不是你這義兄,舒如會跑嗎?」

「你怎麼肯定舒如是為了找我來赦國的?他有留任何書信嗎?」

「沒有……但你跟舒如曖昧不清,他不來找你要找誰?」

「你們可不可以別在這裡吵……」劉逍揉著頭,無奈的說。

「我之前確實喜歡他,但他喜歡的又不是我。」獒聳聳肩,想到他現在要追求的人,臉上就浮現一張得瑟的嘴臉。

「那他喜歡的人是誰?」粼皓緊張地追問著。

「……」劉逍跟獒互看一眼,默默覺得粼皓根本就一塊木頭。

「虐待他的是你,說喜歡他的也是你,你到底是喜歡他還是不喜歡他啊?難怪舒如要跑,再下去都快被你磨瘋了。」獒不悅的說,粼皓瞪他一眼。

「朕跟他的事你少管,朕找到他必把他凌虐的不成人形,看他下次還敢不敢跑!」

「粼大哥,你找回舒如,還是對他像以前這樣,朕也會幫助他跑的。」劉逍無奈的說,一想起李夙折騰自己的,還真不算多了。

「劉賢弟,你到底站哪邊啊!朕養的狗跑了,不抓回來打一頓,他下次還是照跑。」

「對他好點,自然就不會跑啊!」劉逍默默地說。

「嘖,朕知道了,賢弟,備個客房給我,朕要在這住到找到舒如。」

「你粼國不治理了?」劉逍頭又開始疼了。

「還治理個屁啊!皇帝都快因相思病駕崩了!」粼皓悲憤地說:「朕早就將接位的人培訓好,這幾天請朕的皇子代理。」

「有你這麼不負責任的皇帝,粼國人民真可憐。」獒默默地說,劉逍噗哧噴笑,兩人立即接收到某人殺人的視線。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請踹我抖M糟糕日記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