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瓶邪 (3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雷雨聲交加,客棧其中一個房間內傳來淫糜的聲音,一個男人發出曖昧的喘息聲,若仔細看會發現這名男子頭上有三角形的耳朵,是白色的,但尖端帶點黑,而男子張開口喘著,全身被一件透明的薄紗照著,股間露出一條白色的尾巴,似乎是一條狐狸尾巴,腰間被一隻大手掐著,穴口似乎吞吐著另一個男人跨間的碩大,迎腰擺臀的承和著男子在他身下肆虐。

「哈、哈啊……大師……」小狐狸便是吳邪,話說張起靈收服了小狐狸後,小狐狸多次想從張起靈手中逃跑,而這次又被張大師給抓到了。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瓶邪》張大師家的小狐邪 蔥蔥

三月初春,夜晚響起了一道驚雷,天空雷聲陣陣,接著淋下了春雨,滋養了天地萬物。

文章標籤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歲月靜好》 蔥蔥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叫張起靈,這個名字是張家族長的代稱,一出生就是必須背負著使命,老九門傳下來的,必須輪流去守青銅門的使命。

我不知道在這裡多久了,一年有三百六十五天,一天有二十四小時,一小時有六十分鐘,一分鐘有六十秒,我在這邊守了三億一千五百三十六萬秒,我躺在青銅門後的草地上,四周濕冷冷的,偶爾有陣風吹過來,吹的心底莫名地發寒,這裡幾乎都是黑夜,上方是如同銀絲般的銀色星空,好美,仰躺著望著星空,可以讓人忘記所有的憂愁,我在這邊守了多久?在沒有時間的地方裡,我卻還能計算著自己到底守了多久,青銅門依然緊閉,有時候甚至覺得空虛,心底空落落的,總覺忘了一件重要的事,可是絞盡腦汁還是想不出來,算了,反正我有慣性失憶,既然想不起來,表示不是那麼重要吧。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一湖靜潭,你是我心中的漣漪。

 

文章標籤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吳邪跟張起靈交往已經一個月了,最開始吳邪在街角遇到了張起靈,張起靈穿著破爛的連帽外套,沒看清楚,驕傲的吳邪就拿錢往張起靈的連帽外套上砸。
不砸還好,一砸就結下了樑子。

文章標籤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一輩子太短,有多少十年,能讓感情歷久彌堅?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BZ大神不准我寫4P所以我有節操的把原本要寫4P的文改成2PWWW

 

文章標籤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情人去死吧

文章標籤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洛陽城外,有一名身穿黃裝的男子在佈告欄上探頭探腦。

 

文章標籤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他從不輕易告訴他,他對他來說有多重要。

僅僅那句你是我在這個世界上,

文章標籤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二月初夏,蓮花盛開,吳小王爺乘馬至蓮香亭賞蓮,奔放盛開的蓮花,中通外直,似如碧玉盤中弄水晶,香遠益清,吳小王爺輕撫臉頰,寬大的金綢麒麟袍襯托出他貴族的氣息,頭上戴著墨色冕冠,垂落的珠簾隨著吳小王爺的輕動而搖晃,吳小王爺乘著一匹黑色駿馬,駿馬被一名沉默的男子牽著,男子長髮披肩,墨色的瞳孔深邃似不見底,深藍色的綢袍緊包覆住姣好的身材,男子揹著一把看似頗沉重的麻布袋,牽著馬漫步在蓮香亭湖畔的周圍。

 

文章標籤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謊言

 

文章標籤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生日文+聖誕文+元旦文+滿十萬賀文!!!!!!!!!!!

我是覺得ABO文帶著淡淡的灰色氣氛很讓人虐虐的哈哈

文章標籤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吳邪失蹤了,解家跟霍家發了瘋似的找吳邪,好好的一個大人雖然不太靠譜,也不至於會失蹤,最後聯繫到王胖子,就說吳邪去找張起靈了,道上人有人遇到一位神似小哥的人,吳邪包袱收拾好就去了,具體是哪也不清楚。

這下慌了,霍秀秀跟解雨臣完全沒頭緒,也只能坐等下落。

文章標籤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廢棄的學校舊倉庫內,傳來低沉的喘息聲,燜熱的空氣夾雜著喘氣聲顯得曖昧,燥熱感迅速在倉庫內這兩名學生中升溫,張起靈如同困獸般焦躁地解開吳邪的釦子,吳邪低頭聞著張起靈身上的藥草香,張起靈一手順著吳邪頸部一路撫至胸膛正魏顫顫站立的凸起,如同電流般的快感傳遞而來,吳邪挺起胸嬌噌,張起靈眼底一黑,咬住吳邪的乳頭。

 

文章標籤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吳家小三爺受了解家當家的邀約,來北京找解雨臣,結果發現不只解雨臣、黑眼鏡跟張起靈也跟著來了,一群人難得一聚,於是在新月飯店喝了一些酒後,吳邪醉得糊塗,提議再去解雨臣家續攤,到了解雨臣家又開了一壇陳年女兒紅,黃湯下肚,吳邪躺在解雨臣的沙發上,迷迷糊糊地睡著了。

睡到一半他就發現自己的腹部有點涼,微微睜開眼,就看見解雨臣用冰涼纖細的手指撫摸著他的腰身,並緩緩的將他的棉衫往上推。

文章標籤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冬葬

 

文章標籤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春節到,家家戶戶掛上紅燈籠,團團圓圓齊聚一堂,圍爐吃著火鍋,不過在小三爺租的房間,房間一片旖旎,吳邪雙手揪著枕頭旁的床單,臉上泛著潮紅,臥趴在床上,純白的襯衫一顆扣子也沒扣上,胸膛前的突起紅腫的脹疼著,胯下之間的玉柱硬挺挺的站立,而後庭被巨大的凶器貫穿,落下黏膩的淫水,顯得淫蕩誘人。

 

文章標籤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隔日,男子睜開雙眼後,映入眼簾的是熟悉的天花板,睡矇了的他頓時還沒反應過來,直到手臂傳來刺痛的麻痺感,順著左手的方向望去,一名棕髮男子捲曲著身子蹭著他的肩窩,睡得香甜,唾液還順著嘴角流下。

「小魚……」棕髮男子邊睡邊呢喃著,男子不禁失笑,伸出手揉著棕髮男子的頭,而棕髮男子順著男子溫暖的手掌靠了靠,雙眼微微睜開。

「嗯……」

文章標籤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