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劉逍背手站在披著白雪的地上,月光灑下在他身上披上一層銀紗,宛如一尊銀像莊重的豎立在白雪靄靄之中,劉逍望著夜空星斗,想起那夜曾和那人一同數著星星,輕聲嘆息。

李夙離開已經快兩個月了,獒回來後跟自己說李夙現在在粼都,劉逍那時得知他安好便足以,接下來便是處理黛琳茉的事情,一刻都不得歇息。

「皇上。」溫軟的女聲至身後響起,黛琳茉不知自己拿著傘站在屋簷下望著這尊身影多久,那剎那恍如隔了一座海、一座城那般遙遠。

黛琳茉消瘦的身影,與剛來到京城時的雍容華貴判若兩人,她不怨劉逍,她就是沒辦法厭惡他,儘管在得知自己懷孕後,劉逍說的話有多麼傷人,她依然沒辦法厭惡他。

而她自知對不起眼前這人,但她也只是一位女子,在他身上得不到的情感,全轉移到另一人身上時,她內心只剩下罪惡。

「黛公主,天冷了,有了身孕別出來吧?」劉逍仍看著夜空,黛琳茉可悲的想:『連轉身看看我都不願了?』

「皇上,琳茉過幾天就回去了,謝皇上不殺之恩。」

「嗯……」劉逍低吟一聲,黛琳茉沉默許久,哽咽道:「皇上,你為什麼不相信這腹內孩子是你的?」

從得知自己懷孕後,黛琳茉原是興高采烈地告訴劉逍這個消息,但劉逍就說了一句那不可能是我的孩子,接著她又告訴了副將軍這個消息,副將軍興奮地抓著她的手,說要帶她一起走,黛琳茉對劉逍失望透頂,便要與副將軍一塊走,誰知要走那天,副將軍已全盤托出,自己便在宮門等了一整夜,之後劉逍出現,說了這件事把副將軍處死便當無事,黛琳茉那時睜著一雙紅腫的眼,望著劉逍,沒說什麼,默默地回了寢宮。

之後,劉逍便在她的寢宮外,在她的面前將副將軍處死,當人頭落地時,黛琳茉靜靜看著,竟然感覺不到哀泣,只覺胸口一陣頓痛,快要喘不過氣來。

這也讓她對劉逍的想法,從愛慕及尊重,變成了恐懼及眷戀。

她依然喜歡著這名男人,儘管他從來不願施捨點關愛給他。

「因為我……對女人沒興趣。」劉逍輕聲說,卻徹徹底底傳進黛琳茉耳底,黛琳茉沒有撒潑耍野,只是輕聲笑了幾聲,「這樣啊……那你這輩子都不會愛上我了?」

劉逍沉默,對於這種肯定的答案,自己不必要說得太多。

「我知道了……皇上,我喜歡你。」黛琳茉說完自嘲的笑了起來,笑得很開心,像似聽見什麼有趣的玩笑似的,捧腹大笑,接著開始捶打著自己的腹部,硬是要把腹內的孩子打掉,劉逍仍默不吭聲,伸手揮揮衣袖,便有人上前架住黛琳茉。

劉逍轉過身,上前看著披頭散髮的黛琳茉,湊到她耳畔說:「這孩子還不能死。」

黛琳茉看著劉逍,鄙夷的吐了一口口水,劉逍靈敏的閃過,嘴角勾起一抹嘲笑。

「當初你也像這樣坦誠的話,朕或許還會對你好一點……聽說你賞了我的男寵一巴掌啊?這只是回敬你的。」

黛琳茉聽了,花容失色,驚訝地望著劉逍,為什麼對女人沒興趣?原來他心中一直都存在那麼一個人,那人平凡,沒家世背景,還是一名小倌,而這人的心一直繫在他身上,原來自己從一開始便輸得一蹋糊塗。

黛琳茉淒涼的盯著劉逍,劉逍轉過頭,自顧自地走了,連一句話都沒留給他,黛琳茉望著劉逍遠去的身影,等劉逍的身影漸漸從眼中消失,便將手中的傘丟在雪地中,扭頭便回自己的寢宮。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請踹我抖M糟糕日記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曹泫舞
  • 哼哼 這女人 你打了夙兒 這樣還便宜你了!
  • 我覺得小茉茉好可憐QAQ

    葱葱 於 2014/08/25 22:5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