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解雨臣坐在正廳內的黑檀木椅上,翹著修長的二郎腿,一手隻著下巴看著眼前被人揍得鼻青臉腫的男人,黑眼鏡整整身上濺著血漬的襯衫,凹著關節格格作響,男人不停得顫抖著,黑眼鏡勾起愉悅的嘴角往男人走上前。

 

「王八蕭,說,錢在哪?我考慮讓你好過點。」解雨臣玩轉著自己纖細的手指頭,一副心不在焉地說。

 

「我說……我說……錢花掉了,在古董拍賣會上,有個人帶出了蛇皮跟一個青銅龍紋吊墜,一聽解家的名號,便便宜賣給我們了。」那人顫抖著聲音說著。

 

「東西呢?」解雨臣勾起愉悅的笑容看著眼前抖得更加厲害的男子,解雨臣就是一隻披著羊皮的狼,如果他笑得越開心,自己便是死得越慘,那人跪著拼命磕頭。

 

「在我身上……解當家求你放我一條生路吧……我錯了……」男子從身上掏出一張皮,皮裡包裹著東西,解雨臣看到便覺得面熟,點頭示意黑眼鏡拿過來。

 

黑眼鏡上前搶過皮,端上去給解雨臣,解雨臣攤開那張皮,頓時愣住。

 

解雨臣認出這張皮便是吳邪手機上拍的皮,就像是注定好似地,吳邪在找著這張皮,這皮最終回歸到這裡。

 

而那個賣皮給他的男子又是誰?

 

解雨臣疑惑了,收起皮,揮了兩下手開口說:「黑瞎子,對準腦門,讓他走快點。」

 

接著解雨臣無視了那名男子的求饒及哀號,拿著皮優雅地走回房內。

 

過不久正廳傳來兩聲槍響,之後夜晚又變得靜謐。

 

解雨臣坐在床鋪上研究著那張皮,過不久黑眼鏡跟著進來,脫掉了沾滿血漬的白襯衫,打開解雨臣的衣櫃從另一側拿出新的一件白襯衫。

 

「擦擦,別把他的髒血帶到我的床上來。」解雨臣扔給黑眼鏡一條手帕,黑眼鏡接住,擦著自己的槍,擦著槍管,挑眉問解雨臣:「花兒爺,那五十萬換這皮跟吊墜值嗎?」

 

解雨臣聽了噙著笑意,抬起頭望著黑眼鏡:「值,絕對值。」

 

解雨臣將皮攤給黑眼鏡看,拿出匕首劃開皮紙,裡面夾著一張破舊的圖紙。

 

「這是……」黑眼鏡疑惑地拿出那張圖紙,解雨臣眼中閃著精光,勾起嘴角道:「地圖。」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請踹我抖M糟糕日記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