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獄兔同人小說打結

一間小房子裡,那整齊的擺設,書本被一本一本整齊放在書架上,地板上有一件一件散落的衣服,房間內傳來百合花的芳香,床上躺著兩個人,那張算大不算太大的單人床,淡綠色的被單裡蓋著一名女子,和一位瘦弱的男子,特別的是男子耳朵上打著一個結。

「嗯……」男子不安分的扭動身子,瘦弱的男子棕色頭髮許久未剪,清秀的臉龐,不認真仔細看還會以為是一個女孩子。

「早安啊!」女子已經睜開眼睛看著這個昨夜很勇猛的男子,長得比女人還像女人的男子,沒想到昨天像變了個人似的,她今天全身痠痛,真是「人勇不可貌相」。

「咦?」男子睜開眼睛,吃驚的看著眼前這個全身赤裸的女子。

「啊……」男子扯開喉嚨大叫,像被人強暴似的,女子趕緊捂住男子的嘴巴。

「別叫了,就一夜情,有什麼好叫的。」女子很疑惑,怎麼這男子全部都忘記了,昨天的感覺也消失了,怎麼像完全不同人。

男子沒有持續尖叫,只是流下豆大的淚珠。

「哭什麼?」女子慌了,那麼漂亮的男子哭了,她還真是感到心疼。

「我是不是被你強暴了?」男子用手擦著眼睛,棕色瞳孔眨了幾下。

「不是,算了,反正我要走了。」女子下了床,拿起衣服開始穿了起來。

「等一下。」男子從自己散落到地板的褲子口袋掏出皮夾,拿出一千塊給那個女子。

「雖然我不是很清楚怎麼回事,不過還是給你,把這件事情忘記吧!」男子無辜的大眼瞅著女子看著。

「……」女子接過手中一千塊,穿完衣服就這麼離開了。

獨留下男子,男子往後躺在床上,喃喃自語。

「普京啊!普京,你到底做了什麼?」

 

一間公司裡的辦公室,一名穿著淡綠色襯衫的男子,正忙碌的處理著數據。

「普京,等一下去幫 柯 太太修水管喔!」一位員工探頭看著那個像個小女生的男子。

「喔!好!」男子整理著數據,趕快整理完把數據放在桌子上,匆匆忙忙拿起隨身攜帶的工具箱,走出辦公室。

等男子走遠了,辦公室裡的其他員工聚集在一起,似乎在打什麼主意。

「我們來整普京吧!」其中一名員工露出邪笑,幾名員工點頭附和著。

那麼可愛的普京,不讓人欺負一下他就覺得很不舒服,脾氣又好,又漂亮,長得根本不像個男生。

「你們怎麼不好奇普京為什麼都要把耳朵打結?」其中一名員工提出了他長久的疑問。

這群員工都把自己不想要做的事情丟給普京,像修水管的事情都叫普京去做,他們這間公司,是間修水管的公司,處理這個城鎮水的排放,如果有人打電話來說水管壞掉了,就會叫人去修。

「咦?對啊!怎麼普京耳朵都要打結呢?」有人跟著附和,也勾起大家的興趣。

「聽說普京酒量很差,一杯就會喝醉喔!」有人提出對普京長久的觀察。

「那就這樣……」一位員工提出他的想法,大家把耳朵靠過去,預謀著某件事。

 

過了幾個小時,辦公室的門被打開,穿著淡綠色襯衫的普京笑瞇瞇的走進辦公室,回到自己的位置。

「普京,辛苦啦!這杯茶請你喝。」那位出主意的員工笑臉盈盈的端了杯茶給普京,普京開心的笑著。

「喔!你們對我真好。」接過那杯茶,就大口大口咕嚕咕嚕的喝下去。

普京皺著眉頭,過沒多久,晃來晃去的說:「你怎麼變的好多個……嗝!」趴在辦公室的桌子上。

「快來,快來。」出主意的員工叫了其他員工趕快過來,一堆員工圍繞在普京旁邊,出主意的員工把普京耳朵的結打開。

普京的耳朵就這樣皺皺的垂落下來,普京緩緩睜開眼睛,看到一堆員工看著他。

「……」普京挑了一下眉,沉默著。

「你們看!普京的眼睛!」一位員工吃驚說著,其他員工也驚訝的看著。

一位穿著淡綠色襯衫,深藍色瞳孔,垂落耳朵的男子,渾身散發一種壓迫感。

「會綁住耳朵呢!當然是有他的意義啦!」深藍色瞳孔的男子邪邪笑著,全部的員工都很一致的往後退了幾步。

深藍色瞳孔的男子站了起來,往前跨了一大步,掐住出主意的男子,用單手舉高。

「咳咳咳……」出主意的男子因為呼吸困難不斷的咳著,深藍色的男子舉著出主意的男子舉到垃圾桶前,打開可燃垃圾的蓋子,把舉著的男子丟進去,出主意的男子就屁股卡在垃圾桶裡爬不出來。

「下一位?」深藍色瞳孔的男子環顧那些防備他的員工,露出燦爛的笑容。

「普京!清醒!你在這樣把你炒魷魚喔!」一位穿著黑色西裝外套的男子拿著掃把防衛著。

「炒魷魚?」深藍色瞳孔的男子挑了眉,纖細的長腿大步跨了過去。

「別……別過來。」穿著西裝外套的男子不斷的往後退,最後被逼到牆壁了。

「以為我好欺負,修水管的外場都讓我跑,這讓我很不爽耶!」深藍色瞳孔的男子拽著穿黑色西裝外套的男子衣領,然後拖著,拖到廁所,打開馬桶蓋,把穿黑色西裝外套的男子塞進去馬桶裡。

「快!快報警!」有些員工開始打起電話,深藍色瞳孔的男子整個就像個怪物附身一樣,每個員工被丟進不同的地方,有的被夾在影印機,有的被丟盡資源回收的垃圾桶,一個一個解決完後,深藍色瞳孔的男子坐回原本的椅子上,摸著自己垂落的耳朵,邪邪笑著。

「殘局就交給你啦!小普京。」然後把自己垂落的耳朵重新打上一個結,原本深藍色的瞳孔變成原本的棕色瞳孔,普京癱軟的趴在桌子上。

警察來的時候只看見不停哀號的員工,和躺在桌子上睡得很死的普京。

 

普京跳著傳統的哈薩克舞,列寧格勒呱呱的叫著,還有那隻人妖雞想飛起來卻飛不起來。

那隻人妖雞是勞動服務時,因為普京無法區分那隻雞到底是公的還母的,所以就被科夫欺負,科夫的下場就是被基連年科打到骨折,那隻人妖雞列寧格勒很愛吃他,吃完他又會排洩出來,這讓普京感到不可思議。

「普京,你到底怎麼近來的?」基連年科翻著雜誌心不在焉的問著。

「因為我上班打瞌睡,所以被抓進來啦!」普京燦爛的笑著,老實說那天他起來,感到很莫名奇妙的就是他的同事都被塞進奇怪的地方,同事都用一雙很害怕的眼睛看著他,一致指認他傷害他們,不過那天的是他只記得他喝完茶就睡著了啊!哪記得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就這樣迷迷糊糊被抓進來關了,不過也因為這樣才會遇到基連年科啊!

「過來。」基連年科揮著手叫普京過來。

「嗯?」普京乖巧的走過去,基連年科拉住普京的手讓普京蹲下來,把雜誌放在腿上,用一手摸著普京的臉,臉靠著普京,嘴唇碰觸著普京的嘴唇。

「那不重要。」基連年科離開普京的唇,繼續看著他的雜誌。

普京疑惑的看著基連年科,突然發現自己好像理解了一些事情,用力點點頭,然後扯出大大的笑容。

那傢伙,想安慰我不好意思說吧!

 

創作者介紹

請踹我抖M糟糕日記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