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潘-盾】

  潘子坐在帳棚裡擦著槍管,而吳三省背對著他沉默不語。
  
  「三爺,別生我的氣了,我這身上的傷不都已經多到數不清了嗎?潘子我這輩子最榮幸的事情,就是我這條賤命還可以幫你擋槍。」潘子擦著槍管喃喃自語的說,不知道是說給自己聽,還是說給吳三省聽。

  吳三省聽完,轉過聲,從潘子身後環抱住他,「我說那幫土夫子就是來搶的,他們是衝著我來的,用不著你擋。」

  「三爺,我是你的狗。」潘子停下了擦拭槍管的動作,緩緩地放下了手下的槍。

  而吳三省將手伸進了潘子的棉質薄衫內,撫摸著他重了槍而繫著的繃帶,一路撫摸而上,摸著結實肌肉上的坑坑疤疤,心中滿是道不出的心疼。

  「潘子,你還不懂嗎?我喜歡你。」吳三省親吻著潘子的耳根,眷戀著潘子身上的淡淡汗味。

  「三爺……那小哥在外守夜……」潘子握住了吳三省放在他衣內的手,企圖阻止吳三省對他的撫摸。

  「那……你叫小聲點。」吳三省低沉充滿情慾的聲音在潘子的耳畔響起,並輕柔的拉過了潘子的腰,一手透著布料描繪著潘子褲襠內的陽物,一手在衣內摸著胸膛中的突起。

  「小野狗,你這裡倒是挺誠實的。」潘子的肉莖不經挑逗,已經呈現半硬的狀態了,而吳三省更是故意的壓著馬眼部位的小孔,刺激著潘子的敏感帶,一手掐揉著胸前的乳珠,乳珠被蹂躝得硬起,吳三省拉低了潘子的褲襠,潘子半勃的肉莖立刻奮起,吳三省的手玩弄著兩顆囊球,而潘子抿著嘴避免呻吟聲洩出。
「其實你喜歡我的吧?潘子……」吳三省聲音更是低沉了許多,其中帶有一點青澀,就像情竇初開,跟人告白,害怕聽到答案的不安語氣,吳三省用指頭擠壓著馬眼,肉莖隨即有些許濁白的濕潤流出,厚實的掌心包覆著皺褶的肉莖,有了淫液的潤滑,在套弄肉莖的過程中,變得較為順手。

  吳三省將放在潘子衣內的手抽出,將手指頭放進潘子的口中,模擬陽物在口內抽插的動作,律液自嘴角流出,潘子的身體漸漸變得燥熱不安,雙矇漸漸泛上了水霧,面頰上染上一層緋紅。

  「唔嗯……」潘子發出了淺淺的呻吟聲,吳三省抵住馬眼,抽出了放在口腔中的指頭,拍了拍潘子的大腿輕聲道「躺著。」

  潘子扭著腰緩緩地躺下,吳三省拉過睡袋墊在潘子的腰下,並脫掉褲子,露出了自己的凶器,跟著躺下,舌頭順著潘子肉莖的根部舔弄至馬眼,潘子也握住吳三省巨大的凶器,用濕潤的舌頭舔著吳三省的馬眼。

  吳三省將潘子的肉莖含住,並包覆在口腔中抽送,一手撫摸著菊穴周圍的皺褶,最後將指頭伸進去摳弄。

  「唔嗯、嗯嗯……」潘子的後庭被突如其來的侵入感不排斥感,不安的扭著腰,不過吳三省套弄的動作轉移了潘子的注意力,後庭持續的抽送著,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想要被自己口腔內的凶器填滿的慾望。

  一股酥麻感至潘子的下腹傳來,潘子鬆開了口,發出淺淺的呻吟。

  「啊、啊啊……」一股濁白全數噴灑在吳三省的口內。

  吳三省舔舔舌,將濁白盡數吞盡,抽出了放在菊穴內的指頭,起身跪在潘子的胯下之間,將潘子的雙腿抬起,菊穴就在他的面前展露無遺,吳三省將硬挺的凶器插進粉嫩的菊穴之中,重重的頂進菊穴內。

  「嗯啊……」潘子淺淺的尖呼了一聲,並想伸手去摪弄自己的肉莖,而吳三省拉開了他的手,並將他的雙腿壓在胳窩,將他的手壓住,隨即淺淺的抽離肉莖,再重重的撞擊進核心內。

  「啊、啊啊……三、三爺……」潘子順著吳三省的抽送動作斷斷續續的呻吟著,已經完全無意識他們現在做的事情隨時會被人拉開帳篷門這回事。
而肉體撞擊的聲音,潘子斷斷續續的呻吟聲,以及吳三省發出的悶哼無礙成為他們最好的催情藥,兩個人都在這場交歡中淪陷,深陷不已。

  正當完全融入於交媾動作的兩個人,聽到門外吳邪的聲音時,潘子一緊張,菊穴的內壁更是緊緊的包覆著吳三省的肉莖,而吳三省則是停下動作,並拉過被子蓋住潘子赤裸的身子,潘子扭著腰,迎合著抽送的動作,只聽見吳三省隱忍著情慾的低嗄聲響起:「別鬧。」

  然後帳篷外那位經過的吳家小三爺倒是輕鬆地與小哥對話,帳篷內的兩個人忍得水深火熱的。
  「小哥,換班啦!」
  「胖子?」
  「像豬一樣睡死了。」
  「诶小哥你要拉我去哪?那邊是草叢……這樣沒人守夜……」

  吳邪的聲音漸漸消失,突然潘子跟吳三省對吳邪感到默哀,吳三省繼續剛才的抽送動作,而潘子這次倒是配合得挺著腰迎合了吳三省的動作。
  
  「啊、啊啊……三、三爺……我、我……愛你……」這三個字是對吳三省最有效的催情藥,吳三省更是賣力的加快了抽送的速度,最後潘子感到肉莖前端酸麻得發脹,隨即一股酥麻感襲上腦門,一聲拔高的驚呼,將淫液噴灑在自己的薄衫上,同時,吳三省又再抽送了幾下後,將灼熱噴灑在花心內。

  翻雨覆雲過後,兩個人緊抱著彼此,大口大口的喘著氣,而潘子輕柔的摸著吳三省的頭髮,吳三省就像個小孩似的,緊緊抱著潘子,害怕他就此消失。

  「潘子,我喜歡你、我喜歡你、我喜歡你……」記不清吳三省對他說了幾次我喜歡你,直至吳三省睡著後,潘子輕聲道:「三爺,你喜歡我,但我在你撿到我的時候,就愛上你了,所以,我用我這輩子來幫你擋所有刀口跟子彈吧。」潘子輕柔的吻著吳三省的額頭,此刻就好像萬物靜籟,全世界只剩他們倆似的,潘子靠著吳三省,安穩的睡著。


【後續小短劇】
「天真同志。」
「噯?」吳邪回道。
「你昨晚睡覺有蟲嗎?身上怎麼那麼多紅腫?」
「有一隻大臭蟲!」吳邪嘟起嘴,氣匆匆的瞥了小哥一眼,然後起身進了帳篷。
「這天真同志還真是藏不住心事啊,我說小哥,你們昨天戰了幾回?」
小哥沉默的比了一個七的手勢。
胖子隨即回他一個大拇指手勢。
「我說小哥,別那麼操吳邪啊,他可是我唯一的姪子,腎虧了怎麼辦?」吳三省看不過去,幫吳邪說了句話,這時候潘子拉開帳棚走了出來。
「早上好。」
「嗯。」
潘子坐了下來拿起玉米罐頭打開來吃著,而胖子看了看潘子,默默說了一句:「怪了,你們帳篷裡真的都有蟲嗎?怎麼我昨天睡得很好起來都沒紅腫。」
潘子噴玉米粒,吳三省噴水,然後一陣劇烈咳嗽。

-
我是說我現在寫三潘文有個習慣,一定會有人串場哈哈。
有人串場的H最萌了啊!!!
然後每次串場就是瓶邪哈哈
看完以後不太清楚小哥把吳邪帶去哪的CJ小孩不要問我,
老實說這篇的背景是我設想他們去倒斗時,剛好有一團土夫子是三叔的仇家,因此開槍要射三叔,結果潘子擋掉了,所以他們也不能繼續走,因為潘子受傷,延誤了行程。
而這篇同時有一點是小哥守夜,他其實是聽全程的,所以他才會在看到吳邪時把吳邪帶走,我只是想藉著這個小事情,寫點小哥對吳家的的一點特殊情感,小哥對吳邪他們一家都特別好,之所以會守著也是避免那群土夫子又藉機來殺害他們,不過他最後吳邪那小笨蛋出現,他就沒把持力了哈哈哈哈
我發誓我不是慾女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請踹我抖M糟糕日記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炎楓鏡
  • 好可愛~~(///q///)
    一開始還蠻沉重的怎麼到最後變砂糖向拉XDD
    話說,這篇已經放上來很久了我才發現自己好像沒看過……(=_>=)
  • 哈哈XD我的文很多都是先虐後甜阿XD
    我在FB有放~
    是在生日文之後才放的

    葱葱 於 2013/12/07 12:45 回覆

  • 文言文
  • 肉,有肉,好多肉>////////<
    終於看到三潘的文章看得心花朵朵開好害羞
    希望版主多寫寫三潘文 我會準時收看的!
  • 哦哦哦哦哦妹子你好~~
    第一次看到你啊~
    我會多寫的 (Y)

    葱葱 於 2014/03/19 00:10 回覆

  • 蕪菁
  • 蟲,有蟲,好多蟲wwwww
    胖子哭哭喔 都沒人陪XDD
  • 天啊我居然現在才看到你的回覆!!!!!!!!!!!!
    妹子你好XDDDD
    我錯了我不該沒回你的OTZ

    葱葱 於 2015/01/28 01:0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