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李夙吃飽喝足了,便打開了窗,坐在窗邊,看著滿天星斗,透著星光翻著自己的論語,慢慢的看,嘴裡還嘀咕著:「都看不懂這是什麼文字……」

這時有人從他身後蓋上了一件大衣,也拉了一把椅子過來坐在他旁邊。

「三人行,必有我師焉。」劉逍瞥了一眼他手上的論語,將上面寫的字念給他聽。

「什麼意思啊?」李夙睜著一雙漂亮的鳳眸,痴痴地望著劉逍。

「什麼意思啊……告訴你我有什麼好處?」劉逍看著李夙像隻小犬一樣眼巴巴的望著自己,興起了作弄他的念頭。

「什麼好處……」李夙敲敲頭,絞盡了腦汁的想著,劉逍看了輕笑起來,揉揉他的頭說:「別想了,我告訴你,你親我一下好不好?」

李夙聽了,想了一下,輕輕地點著頭算是應允,劉逍開口道:「三人行,必有我師焉;這行呢,就是走,師呢,就是夫子的意思,三個人行走在路上,一定會有我的夫子;這意思就是我們許多人在一起,可以互相學習,互相引以明鑑,懂嗎?」

李夙聽著一愣一愣的,接著開口道:「那我跟你請教學字,所以你是我的夫子了哦?」

劉逍聽了好像也沒什麼不對,就點點頭道:「果然名師出高徒,一點就通。」

而李夙拉著劉逍的衣領,將唇瓣湊近了劉逍的唇,輕輕點了一下,隨即離開,而劉逍頓時愣住了。

「那,夫子,這是徒弟的學費。」李夙露出了潔白的皓齒,笑著對劉逍說,而劉逍反應過來後輕輕的咳嗽,別開了頭道:「那……那我就把學費收下了。」

「嗯,夫子,你看今夜滿天星斗,多美啊!」李夙指著夜空,拍拍劉逍的肩,讓劉逍轉過頭來看著星空。

劉逍看著夜空,一顆一顆微小的光芒掛在漆黑的夜空中,彷彿如同寶石般晶瑩閃耀,李夙用手指著夜空道:「娘親曾經說過,人死後不會離開親人太遠,會化作一顆小小的星塵,默默在天空中守護著對方。」

劉逍突然摟住了李夙,並稍微施加了力道,悶聲說:「你說父皇跟母后會不會像你說的一樣,化作星塵看顧著我呢?」

「嗯,一定會的。」李夙肯定的點點頭,並將掌心覆在劉逍的手上,企圖想讓劉逍溫暖一點,劉逍輕笑著,用手揉了揉李夙的頭。

「夜深了,快休息吧,明天還要坐船呢。」劉逍鬆開了手,起身幫李夙鋪好被子,李夙撲到床上,立刻爬進被窩裡。

「你不睡嗎?」李夙挑了一個舒適的位置,躺著看劉逍拿出了一本書,並沒有要睡的意思。

「嗯,我要讀兵法。」劉逍坐在床沿,並沒有要睡的打算,而李夙坐了起來,抽走劉逍的書。

「不行,沒人陪我睡我睡不著的,王爺你陪我睡。」其實李夙也知道劉逍有他自己的事情要做,而自己七年下來也都是自己一人睡的,說會怕一人睡只是隨口胡扯的,到還真是講得煞有其事,理直氣壯的。

「夙兒……」劉逍看著李夙拉著他的手,自己也跟著李夙躺了下來,李夙就枕在他的肩窩上,發出心滿意足的讚嘆聲。

劉逍笑著搖搖頭,摟了摟李夙,疲憊的闔上眼簾進入夢鄉。

創作者介紹

請踹我抖M糟糕日記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