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隔天,天未亮,李夙就被劉逍叫起來,李夙昨日幾乎睡了一整天,醒來時看見劉逍深深的黑眼圈,不免覺得有點不好意思,敢情他這別人買下來的小倌睡得比金主還舒服,於情於理都過意不去,李夙也沒時間愧疚太久,匆匆收拾了包袱,就被劉逍帶著,跟著一匹人到了渡口,上了船之後,李夙才漸漸搞懂整件事情得來龍去脈,首先,買下他的人是應該要成為皇帝的大王爺,其次是宮廷鬥爭,劉逍被自家弟弟趕出宮,而且還被追殺,必須要到鄰國求助,重新整肅旗鼓。

李夙搞清楚之後,腿一軟,直直癱在甲板上,後來劉逍扶他起來,李夙愣愣地看著劉逍看了很久,吞了幾口口水,順了順氣,倒也挺適應良好的,在眾人面前還是王爺、王爺一聲聲的叫,私底下兩個人鬧在一起就叫著劉逍,叫著甜膩。

「你說他大我四歲,我還真不相信。」劉逍端起茶啜了一口,望著在甲板上拿著釣竿跟著小僕一起釣魚的李夙,喃喃開口向劉總管抱怨。

「咳……」劉總管被自己喝下去的水嗆到了,連連咳了好幾聲,等順了氣帶著疑惑的表情看著劉逍:「你說,李公子比你大?」

「嗯。」

「是嗎?比你矮了兩顆頭,感覺也很稚嫩。」

「是吧,我說我可算是他的落跑情郎,他的第一次,被我那親愛的王弟搞篡位啊,大火燒了我的雙華宮,還派了殺手來追殺我,我衣服都還沒脫呢,就從棠花閣出來了。」

「咳咳……」劉總管聽到了劉逍的話,第二次又被嗆到,連連咳了好幾聲,連茶都從鼻子流出來了。

「劉總管,你還好吧?」劉逍難得好心地拍拍劉總管的背部,幫他順著氣,順便看著李夙因為釣起了一隻小魚,轉過身來跟他炫耀,回給李夙一個好看的笑容。

「這麼說你跟李公子還清清白白?」劉總管氣順了之後疑惑地問著劉逍。

「是啊,不過我挺喜歡這孩子的。」劉逍看著李夙,嘴角不禁微微上揚,噙著笑意對著劉總管說。

「哀……王爺,你想收男寵,微臣也不干涉你,現在最要緊的,還是如何把帝位奪回來。」劉總管搖著頭,他心知肚明這王爺如果對一個人有興趣,怎樣都不會改變對這人的執著,他從小看著王爺長大,什麼心性他瞭若指掌,如果有那麼一個人陪伴著王爺,他心裡也能放下一塊大石,只怕……

「王爺,莫怪微臣囉嗦,男寵收歸收,感情別放太深啊……」劉總管嘆了一口氣。

「我知道,現在的事,說不準。」劉逍望著李夙,心裡默默地想著,如果自己哪天真的要離開李夙的話,他會傷心吧?劉逍也拿不定一個準兒,自己也不是沒喜歡過人,不過這年紀的喜歡也不知道是像跟著一個人在一起就開心地喜歡,還是情人那般的喜歡,自己為什麼會對李夙有興趣呢?大概是在那一夜,李夙漂亮的鳳眸因慾望泛上了水霧時,自己心底沒來由的抽動了一下吧?劉逍搖了搖頭,想著自己其實對李夙的喜歡,僅僅是跟著一個人在一起就開心地喜歡,企圖催眠自己,卻不知,李夙這兩個字,盤繞在腦海,悄悄佔據心房。

李夙釣到一隻大魚,舉著大魚跑過來癱在劉逍身上,就像打定了劉逍一定會接住他,上氣不接下氣的喘著,邊喘邊說:「王爺,我釣到大魚了,你看這麼大。」

劉逍笑著揉揉李夙的頭,因為天氣寒冷,李夙的雙頰顯得有點泛紅,就像一顆蘋果一樣,讓人很想咬一口,劉逍低下頭,咬住了李夙的左側臉頰,李夙瞬間僵住了,大魚就從他手上掉落,而劉總管識趣地帶著小僕離開,李夙過了許久才推推劉逍。

「王爺……夙兒臉疼了。」劉逍眷戀不捨得離開了李夙的臉頰,看著李夙別開臉,雙頰紅通通的,劉逍舉起手撫著李夙的臉,嘴角不自覺的微微上揚,李夙轉過頭,鳳眸微抬,正好對上了劉逍的眼。

「夙兒,我如果哪天離開了你,你會難過嗎?」劉逍緊緊地盯著李夙,突然深怕這一眨眼,眼前的人就這麼地消失得無影無蹤。

李夙低下頭,再抬起頭望著劉逍,望著劉逍墨色的瞳孔上映著自己的倒影,就像第一次見面時,晶亮,眼裡只映著自己,李夙開心的笑了起來,湊近了劉逍,在他的耳畔輕說:「王爺,夙兒等著你,多久都等。」

劉逍聽完,將李夙緊緊得擁入懷中,心臟劇烈得跳動著,但他此刻只希望李夙可以清清楚楚聽見。

「王爺……」李夙被劉逍突如其來的熱情弄得莫名其妙,倒也沒抗拒著劉逍抱著自己,過沒多久輕輕拍著劉逍,皺著鼻頭道:「王爺,我餓了,我們還沒吃早飯呢。」

劉逍這才鬆開了李夙,似乎對自己剛剛的舉動有點不解,整了整衣衿,輕輕咳著掩飾了自己剛才冒失的動作。

「走吧,今天叫劉總管煮魚湯給你喝。」李夙開心得應了一聲,上前牽住了劉逍的手,而劉逍伸出手揉揉李夙的頭,想到待會得魚湯,突然有點期待今天魚的滋味。

創作者介紹

請踹我抖M糟糕日記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