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覺得我寫得肉文好像越來越肉了...這樣好嗎...我只是一個大學生...而且還是很清純的大學生...外表清純私底下骯髒啊...

我覺得我寫得肉文越來越可怕了...搞不好下次我真得寫出人獸來,我還欠零元一篇斑夏...

而且我還挺想寫凌虐play那種會虐的H文得...我這樣真的好嗎(以上是作者的哀號...)

這周考試周阿,剛考完兩科,覺得挺煩得,原本想碼逍夙,就變成寫肉了...

孽障我周更哦~固定禮拜五更好了哈哈

-

一間充滿著粉紅色光芒的房間內,一名少年雙手握著另一名少年的肉莖貪婪地舔弄著,後庭被一名中年男子用著兩根指頭抽插,少年若不是自己正舔著另一名少年的肉棒,否則依照中年男子有技巧的抽插,按壓著他的前列腺,讓他爽得差點發出淫蕩的呻吟聲。

 

少年不知道事情怎麼會演變成現在這樣子,最先剛開始,他與另一名少年是朋友,少年名字叫陳平,長得挺好看得,英俊瀟灑,人見人愛那種型,上了大學後兩個人相遇,然後變成了好朋友。

 

而中年男子是少年的老師,同時也是陳平的老師兼父親,中年男子身上有一股淡淡的古龍水味道,不太重,意外地在他身上很好聞,中年男子個性十分斯文,與他充滿野性的輪廓產生強烈的對比,而他兒子陳平,則是個性較粗魯,長相較斯文,與他父親恰好相反,所以少年根本沒發現老師是陳平的父親。

 

少年無可救藥地愛上了老師,因為自己喜歡老師的心意,已經到了脹得發疼的地步,又害怕一個人跟老師告白,於是找了自己的死黨陳平一起去,他與老師約在咖啡館,跟老師告白完後,他就覺得眼皮很重,不知不覺就睡著了,醒來後就在這房間內,跟他們兩個做起了這種事情。

 

「唔嗯……」少年唅進了陳平粗大的肉莖,肉莖頂著喉頭讓他有點想吐得感覺,但他卻不排斥唅著陳平的肉莖,他想他大概天生就是給陳家父子倆操的,陳平用手壓住了少年的後腦勺,讓他更加深入的唅住自己的肉莖,少年覺得喘不上氣,眼眶泛上了水霧,抬頭望著陳平,而陳平看見這麼誘人的他,肉莖不由得脹得更大。

 

「寶寶乖,幫我弄得舒服點。」陳平隱忍著慾望,催促著少年動起來,少年慢慢地退出了陳平的肉莖,在深深的唅進,他想可能是陳平是自己的死黨,所以他並不排斥唅著陳平的大肉棒,甚至是希望這肉棒可以塞進自己的騷穴,把自己幹昏。

 

他突然有點害怕這樣的想法,而老師的手指硬是加了一根,並握住他前端的玉柱在手心中套弄著,而陳平也伸出手來,玩弄著他胸膛的紅櫻,身上敏感的地方都被他們這樣疼愛著,撫過的地方灼熱的發燙。

 

「寶寶,老師忍不住了,換上大肉棒讓你爽爽好不?」老師將手指抽了出來,拉下褲子,握住自己著肉莖,抵在穴口遲遲不進,手指一抽出來,少年就感覺得後庭有一股很強烈得空虛感,他想被填滿,被狠狠地操,操到他淫叫,叫到他喉嚨嘶啞,甚至被操到哭。

 

少年鬆開了陳平的肉莖,帶著哭音扭著腰求著老師,「老師……快……幹我……我要老師的大肉棒把我幹翻……」

 

聽完這句話,老師將肉莖狠狠的捅進少年的菊穴,而少年接著繼續唅著陳平的肉莖套弄,身上的兩個口都吃著男人的大肉棒,少年只能發出嗚咽的聲音,而老師將肉莖緩緩退出,在重重的撞擊,每次撞擊到前列腺,少年都爽得差點咬到陳平的肉莖,陳平不滿,抓住了他的頭髮道:「寶寶你不乖,吃老師的肉棒吃的那麼爽,我得就不好吃嗎?」說完抓著他的頭,往自己的肉莖壓,配合自己的律動,而少年溫熱的口腔包覆著自己,舒服得自己差點就繳械了,只是陳平不敢承認,他怕比自己父親還快,以至於隱忍著。

 

順著套弄的速度增快,陳平還是到達了巔峰,拔出了插一點就洩在口中的肉莖,將濁白的精液噴灑在少年的臉上,少年臉上皆是陳平得精液,顯得淫麋不堪,而在陳平眼裡顯得誘人,陳平勾起了少年的下巴,舔掉了自己的精液。

 

「嗯啊、啊啊……啊……」少年隨著老師的律動擺動,而陳平的肉莖剛洩完還沒疲軟,看到此番景象,肉莖逐漸有抬頭的趨勢。

 

「陳平,一起啊!」老師露出了邪惡的笑,約著陳平一起加入操少年的行列。

 

老師拖住了少年的雙臀,將少年整個人抬起,讓他跨坐在陳平身上。

 

當下少年臉上一陣刷白,頻頻搖著頭:「太大了……會壞掉的……」

 

陳平握住了自己的肉莖,塞進了已經容納自己父親的菊穴中,已經很狹窄的窒道,現在顯得更加的擁擠,夾得老師差點就洩了。

 

「操,這騷貨還真容得下兩根肉棒。」陳平用力拍了一下少年的臀部,發出響亮清脆的肉體拍擊聲,少年因為突然湧入的肉莖,疼得皺起了眉頭。

 

「好疼……別動……」少年疼得落下淚來,緊緊掐住了陳平的肩膀,指甲深深陷進了肉內,陳平頓時有點不忍,親吻著少年的眼角,輕柔地說:「寶寶乖,不動會更不舒服喔!」

 

接著兩個人抬起了少年的雙臀,在重重的往下壓,而剛開始被撕裂流出的血成了最好的潤滑,使他們的抽插變得順遂,少年被重重頂著前列腺,順著撞擊的韻律呻吟著。

 

「啊、啊啊……啊……」少年抬頭望著天花板,腦內一片空白,只有喉嚨反射性地發出聲響,雙眼變得迷濛,順著快感呻吟著。

 

「我要到了……」老師發出了悶哼,而陳平也掐緊了少年的臀部,在一次重重的撞擊中,兩個人將灼熱撒在了少年的花徑中,而少年也在他們高潮時,發脹的玉莖噴灑出濃濃得濁液,染上了陳平的胸膛,並在酥麻感衝到腦門時發出了一聲驚呼,之後就昏了過去。

 

陳平和老師互看了一眼,老師用力地打了一下陳平的頭:「臭小子!還不就你出這餿主意。」

 

「嘛!爸……反正你也捨不得跟兒子搶愛人,而他又喜歡你,乾脆有福同享啊!」

 

「去你的!」老師寵溺的揉了揉少年的頭,用白了陳平一眼:「他醒來看你怎麼解釋。」

 

創作者介紹

請踹我抖M糟糕日記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貓
  • 喜歡^^
  • 哈哈~新粉耶~
    謝謝XD

    葱葱 於 2014/11/21 22:43 回覆

  • elex6111
  • 贊喔!! 寫得很有汁耶!!
  • 謝謝XD

    葱葱 於 2014/12/22 00:55 回覆

  • 翎
  • 很有感覺呢~~
    想看更hhhh的~!
  • 哈哈哈這裡很多H

    葱葱 於 2016/05/11 23:13 回覆

  • 栞
  • 喜番*>Q<*
  • 讚~
    謝謝喜番XD

    葱葱 於 2016/12/12 21:08 回覆

  • plant
  • 寫的超好的那個場景太生動(-///-)希望我也能寫出來!
  • 哈哈謝謝留言
    寫文加油XDDD
    這篇其實是黑歷史,我現在對我怎麼會寫寶寶覺得超雷XD

    葱葱 於 2017/07/23 21:5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