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劉逍坐在御書房內看著書,劉晟突然拜見,劉逍應了,過沒多久劉晟就進來。

「劉叔,坐。」

「不了,皇上,你是君,我是臣,總該有個界線。」劉晟半屈膝跪下,卻讓人莫名地對他產生尊敬。

「劉叔,你老了,別常對著朕跪著,你說朕上哪找一個你這樣的賢臣?」

「多謝皇上。」劉晟起了身,瞬也不瞬的望著劉逍。

「說吧,何事?」

「皇上,關於噶瑪國的和親……皇上考慮的怎樣了?」

「……劉叔,我找到李夙了。」劉逍放下手中的書,揉著眉頭。

劉晟聽到了,吃驚地望著劉逍。

「那孩子還活著?」

劉逍抬起頭,看著劉晟,看看這位國叔心底不說,其實也挺喜歡那孩子的吧,連臣子與君王間的稱呼都省了。

「嗯,只是……出了點問題。」

「什麼問題?那孩子怎麼了?」劉晟幾乎要衝上前揪著劉逍的衣襟質問了,想想他覺得不對,立刻咳了幾聲。

「咳咳……皇上,微臣是說那孩子現在怎樣了?」

「很好,就記不起來以前的事情了。」劉逍看著劉晟的樣子頓時覺得有些好笑,之前李夙曾對自己說自己最怕劉總管,但也最愛劉總管,總一股腦地跟在劉總管身邊學習,那些精采的回憶,如今怕是也不記得了。

「皇上……那他會想起來嗎?」

「朕盡量。」劉逍不悅的蹙起眉頭,他根本不知道李夙能不能想起來,聽曹卿他們說是李夙腦中有瘀血,化開後留下來的後遺症,不知道能記起多少,也許受點刺激就想起來了,劉逍當下聽了可是心疼,有點不太希望李夙想起來那些痛苦的回憶。

「皇上,當年你去討伐山賊時,我曾經勸李夙離開你。」

「嗯?國叔真有閒情。」劉逍聽了眉頭微微上翹,帶著輕笑,但卻顯得十分冷淡。

「皇上,先聽微臣說完。」劉晟縮了縮,不過到底也是跟在劉逍身邊的人,過沒多久就說了:「當年,微臣跟他說,如果有一天你娶親生子了,他是否還願意待在你身邊。」

「他說什麼?」

「他看了看天空,然後說著一些微臣聽不懂的話,什麼如果沒有陽光,會覺得昏暗吧?所以只要待在有陽光的地方,怎樣都好吧?」

「是嗎……」劉逍愣了愣,手掌下意識地緊握住。

「皇上,和親的事……」

「先請公主來赦國玩玩吧,朕累了。」劉逍下了逐客令,劉晟作揖,接著就離開了。

「李夙……到底你是只把我當成恩人嗎?」劉逍低吟,指甲緊緊掐著自己的肉,印出了一片紅痕。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葱葱 的頭像
葱葱

請踹我抖M糟糕日記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