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五、

江屏過了一炷香的時間後,推開辜爵的房門發現已人去樓空,便猜測閻煜回來帶他回去,照這設定,閻煜如果是魔尊,辜爵便是跟閻煜一起的基友,照設定走他可是會被困在魔界圈圈叉叉直到老死,不行不行,他必須要離他們兩個遠一點。

差點就著了那腐女的道了,想想真覺得自己太他媽的雞汁了。

思及此,江屏哈哈大笑了起來,惹得皖絕一臉莫名其妙,江屏跟著皖絕回房,開口問道:「皖絕,軒轅冥是誰?」

皖絕愣了一下,跟著沉默地盯著江屏,許久,直到江屏打算開口,皖絕拉住江屏的手臂,將他擁進懷裡。

江屏內心嘶吼啊!不要脫離了魔尊以後又來一個啊!江屏掙扎,卻被皖絕抱得更緊。

「一下下,別推開我……」皖絕有些哽咽,江屏才放棄了掙扎,伸出手環住了皖絕的背,在他背後輕撫。

「如果你不想說就……」

「是主子,跟你一樣是我的主子。」皖絕開口,江屏愣了一下,聽著皖絕娓娓道來……

當年天魔兩界大戰,軒轅冥作為劍聖,領著天兵去打魔界,最後卻因魔界新魔尊得到焚火之力,打算燃燒人界,造成人界生靈塗炭,最後天界略勝一籌,但焚火已燒,人界面臨旱災及天火之苦,軒轅冥以自己為條件,用生命血祭,請求魔尊召喚寒麒,已滅焚火之力,軒轅冥精血流盡乾涸前的最後一個要求是封印神獸白虎皖絕,並不對皖絕做任何傷害。

「他是一個溫柔的人。」皖絕說完後,江屏應道,拍著皖絕的背,心臟也莫名的抽痛著。

皖絕緊緊抱住江屏,好幾百年前,他也曾經這樣抱著軒轅冥,但軒轅冥血祭後,魔尊為使軒轅冥不得入黃泉地獄輪迴,在軒轅冥快斷氣那剎那,用焚火燃燼軒轅冥屍身,從此灰飛煙滅,三魂七魄皆散,連投胎轉世也是無稽之談。

白虎皖絕,因得知軒轅冥血祭的事情,是天界各仙拜託軒轅冥出面,因此開了殺戒,天界各天兵神降耗了大半,最後閻煜出面,帶皖絕去看軒轅冥最後一面,軒轅冥失了神智,無法與皖絕對話,皖絕下跪,沉默不語,最後被閻煜關赤煉山,直至百年後,才在峯山做過五關關主服自己的刑期,直到江屏進來,他才願意認江屏做主子。

等皖絕情緒平復一點,他們收拾完行囊,休息一日便又踏上尋仙的旅程。

 

江屏一行人踏上了旅程,而漫長的路途總是讓人想觀察隊友的日常,而總歸打主力的為皖絕,魔攻或物攻皆可,上路坦是大牛,自己則是負責撿人的頭輔助;根據江小屏小朋友觀察,咱們家大牛最愛吃,特能吃,但就是特別傻,而皖絕老是要脅他要吃大牛,最後江小屏小朋友就要出面阻止,江屏看大牛可愛,但戴在身上的乾糧快被大牛吃光了,江屏趴在皖絕背上哀號。

 

「皖絕……我餓……」

 

化成虎身的皖絕嘆了一口氣道:「誰叫你不讓我吃他。」

 

大牛聽了立刻退了幾步,一臉委屈地垂下頭。

 

「大牛不怕,他敢吃你,也要先把我宰了!」

 

皖絕搖搖頭,不理會一吃貨一貳貨的主僕二人,快到峯山山頂了,江屏一行人找了一處破廟落腳,先作歇息,江屏到附近的泉池洗漱,而皖絕跟大牛就在廟裡顧著,江屏脫下外袍,將裡面的襯衣拉開,姣好的身軀暴露在空氣之中,江屏伸手將髮帶拆掉,烏黑的髮絲順著肩垂落而下,來到這個世界久了,頭髮也跟著長了,江屏蹙眉,不由得想起那日在預言時看到那個白髮及腰的妖怪,難道他最後根本沒辦法回人界,而是真走火入魔成妖了嗎?江屏也不敢多想,看著水中的倒影,心煩意亂的將自己打散。

 

江屏一步一步踏入泉水之中,沁涼的泉水冰的他一陣機靈,冷得直抖擻,但同時又來了精神,連續趕路好幾天人也累了,這一洗好像將身心的疲憊一併洗走,正當江屏享受在冰泉之中時,遠處傳來友人求救的聲音,跟著一到黑影撲通落入水中,激起一片浪花。

 

「燙!燙!燙……」

 

沒看清來人,只是那人一落水,泉水瞬間提高了溫度,變成了溫泉,將屏起身,打算好心的將那人撈起來,扳轉過那人,只見那人全身都是白毛,明明應該是個老人的面容,卻像個孩子似的,白毛看見他便緊緊抱住他,在他脖子一口咬下。

 

「啊!你怎咬人呢?」江屏覺得有趣,深吸一口氣,任憑白毛咬住他,便前進泉裡打算把白毛逼到鬆口。

 

江屏的大學畢業門檻可是游泳100公尺,對於憋氣這回事,可難不倒江屏,但卻難倒了不同時代不同世界的白毛,白毛鬆了口,溺暈在水中。

創作者介紹

請踹我抖M糟糕日記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