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六、

江屏拖著那白毛怪好不容易拖回了廟裡,皖絕見狀上前替江屏扛起了白毛怪。

 

「怎麼不叫我?」

 

江屏捎了捎頭,剛洗完的髮絲還滴著水貼在臉頰上,水溫變熱他多泡了一下溫泉,導致臉頰有些紅韻,這人打了個噴嚏,跟著戳了戳鼻頭。

 

「太遠了……要走兩趟。」

 

皖絕看了看他那副可憐像,伸出手揉揉他的頭,一把把他摟進懷裡。

 

「進廟裡烤烤。」

 

大牛拖著白毛怪進廟,江屏脫下了衣袍,換上白色貂毛大衣,伸出手烘烤著,過沒多久,白毛怪悠悠轉醒,跟著瞧見眼前有三人,一人正在烤著兔肉,一人正窩在對方懷裡看著對方烤兔肉,一人正望著兔肉流口水……這都什麼人啊……

 

白毛怪輕咳了一聲,三人才將視線往他身上轉移過來。

 

「醒啦?」

 

江屏率先開口,跟著從皖絕懷裡離開,爬到白毛怪面前,撥開了白毛怪的瀏海。

 

「你是誰?怎麼會突然跑到冷泉那邊?」

 

白毛怪瞪著一雙眼,跟著支支吾吾道:「火、火符、火符……」

 

「火符?」江屏復頌了白毛怪說的話,突然想到先前陌沂說關於符修仙人的事情,難道這白毛怪知道符修仙人的線索?

 

「你知道符修仙人嗎?」

 

白毛怪聽到符修仙人,臉色顯得有些害怕,畏畏縮縮的往後坐,江屏伸出手,毛怪便抓起江屏的手腕大力咬下。

 

「唔……」江屏吃痛,皖絕上前打算把毛怪撕碎了,只見江屏遏止道:「等等。」

 

皖絕放下了爪子,倖然地看著江屏伸手揉著毛怪的白毛,溫和的道:「我們不會傷害你的。」

 

毛怪聽了嘴上的力道鬆了鬆,但仍是咬著,毛怪咬的大力,咬下時便已滲進皮膚,帶著一點鹹澀的腥味,江屏湊上前,跟著抱住毛怪,毛怪也跟著鬆了口,跟著含糊不清的道:「軒轅……」

 

皖絕聽到這兩字時,瞬間一怔,跟著便拉回神智,背過江屏,而江屏似乎沒發現,伸手撥開了毛怪的頭髮,見毛怪那稚嫩的面容,是怎麼搞得全身白毛像個老人似的?

 

見毛怪情緒穩定許多,江屏便開口道:「大白,是不是符修仙人欺負你?別怕,帶我們去找他我幫你教訓他!」

 

毛怪聽了忿忿的點頭,牽起江屏的手打算去找對方算帳,但皖絕揮手止住他。

 

「晚了,這人也累了,明早在啟程吧。」皖絕望著江屏,江屏覺得說的有理,便拍拍毛怪,跟他說:「你也休息一會,存飽力氣才能去算帳。

 

毛怪點點頭,用力將江屏抱在懷中,皖絕看了心裡有些不悅,但仍是撇頭走到廟門打坐。

 

江屏做了惡夢,夢裡夢見自己被祝融燒盡,那炙熱的燒痛感在身上徘徊,他叫不出聲,直到聽到有人在喊他才驚醒。

 

「江屏?」皖絕的聲音透著驚慌,毛怪跟大寶也跟著望著他,江屏背後被汗水浸溼,啞著嗓子開口安慰:「我沒事。」

 

再前往找尋仙人的路上,有了皖絕的指點,江屏開始學習運氣,將丹田之力匯聚於心口,一股暖意順著心口在體內流竄,跟著緩緩又流回心口,江屏吐氣,跟著發現有一股氣運在心口徘徊不散,像是鎖住一般,困住的氣流排在體內。一陣胸悶讓江屏嘴角溢出了血,跟著重新運氣,試圖控制氣流衝破屏障。

 

皖絕看著江屏嘴角溢血,便是盤坐下來,出掌放在江屏背後運氣。

 

一股強大的內力打進體內,融著自己的內力一起衝著屏障,江屏緊蹙著眉頭,一次又一次的控制著內力,直往屏障撞著。

 

一道一股舒暢感,江屏吐了一口氣,內力順著四肢百匯快速流通,心靈像似被泉水洗淨般舒爽,江屏睜開眼,便見皖絕化成白虎在一旁休息,便撲上去抱住大白虎。

 

「你說我現在到甚麼階段了?」

 

皖絕冷哼一聲,便道:「開光而已,你若衝破融合,便可使用凝體了。」

 

「什麼是凝體?」江屏看著皖絕,剛衝破開光,這人身上還帶著汗濕,原本的臉長得靈巧,看上去像個小女孩似的,長的標緻且帶著稚氣,這人衝破開光後,臉上的輪廓似乎成熟了一點,看上去較不像的小女孩,但還是像個男孩似的,皖絕忍不住伸手揉著他的頭。

 

「凝體便是待你衝破融合後,可以用意念凝塑成想要的物體,可能是符咒可能是武器。」

 

「可以凝塑成AV女優嗎?」江屏腦下一熱,脫口而出,只見皖絕詫異地望著他,接著帶著疑惑的臉盯著她。

 

「沒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請踹我抖M糟糕日記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