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四、

 

墟都,鬼城。

 

在於幽冥界與人界的入口,精怪及鬼會在此處徘徊,人界與神也可在此界,但因鬼怪會吸食人類精氣,因此人類多數不會至墟都找死,墟都是三界的交易口,三界特殊的物品可在墟都交易。

 

江屏身穿紅色長袍,慵懶地倚在身後的皖絕身上,在途中江屏不發一語,皖絕便也跟著沉默。

 

皖絕曾經相信軒轅冥沒死,但在經歷了這麼多年下來,僅存的希望也消失殆盡。

 

這人還是軒轅冥時,紅色的長袍穿起來,看上去帶著一些華貴的氣質,而此刻的江屏穿起來,卻多了更多的邪魅氣息,明明是一模一樣的面容,給人的氣息卻相差甚幾。

 

皖絕輕咳,試圖引起江屏注意,江屏瞥了他一眼,跟著開口道:「皖絕,我不是軒轅冥。」

 

僅僅一句話,就能將皖絕的心撕成碎片,最後在自己一塊一塊黏回,不管是軒轅冥也好,是江屏也好,皖絕哀傷地望著江屏,嘆了一口氣。

 

「江屏,你難道連半點軒轅冥的記憶都沒有嗎?」

 

江屏沉默,跟著點頭道:「有。」

 

皖絕喜出望外,正想開口說點甚麼,卻被江屏打斷了,「但是,這裡的情魄,卻是江屏的,對你動情的是軒轅冥,卻不是江屏。」

 

江屏那張神似軒轅冥的臉抬頭看著皖絕,說出的話斬釘截鐵,皖絕聽了愣怔了一會,跟著伸出手將江屏擁在懷裡。

 

「不……不是的……你是軒轅冥……我知道的……」抱著江屏的手臂緊了緊,抱得江屏都有些不適,江屏試圖推開皖絕,卻聽見皖絕深吸了一口氣哽咽,那一聲就像是一顆小石子般,投進了你平靜的心湖,激起波滔漣漪,那心口煩悶像是被重重掐住般的感受,江屏愣是沒把皖絕推開。

 

「怎麼……怎麼不是你……我好不容易找到你了……你卻跟我說你不是……」皖絕哭著說,像似怕放開手下一秒江屏便會在自己面前消失,皖絕用力緊抱著江屏,「江屏,冥兒,你不要再任性了……就承認你還愛著我……算我……算我求你了……」

 

曾幾何時,江屏看過這高傲不羈的白虎求過人?那總是擋在他身前的白虎,此刻如此狼狽地緩緩蹲下,拉著他的衣角哭著,江屏閉上眼,深吸一口氣,舉起手垂著胸口。

 

咚──咚──

 

江屏睜開眼,伸手摸了自己的臉頰,感受著臉頰的濕潤,江屏抿起唇,之後用力踢開了皖絕。

 

「你清楚一點,你是白虎皖絕,是我江屏的仙獸,我是人,你是獸,我怎麼可能會愛上你?」

 

皖絕跌坐在地上,抬起一雙赤紅的雙眼盯著江屏,跟著站起身來,拍拍自己的衣襬,抬起頭口氣冰冷的道:「想去幽冥界?跟我來。」

 

皖絕別過頭,自顧自地往前走,就像是剛才的鐵漢柔情的大男孩不是自己,而一切只是一場夢似的,而江屏則是愣在原地,緊盯著那抹背影,柔情似水的望著那身影,直到那身影停下腳步回頭望著他,他趕緊回過神,邁開腳步跟上前。

創作者介紹

請踹我抖M糟糕日記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