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獄兔-入獄的開始

 

俄羅斯的夏天,雖然是夏天,但是天氣還是帶著冰涼的寒風,在這個長年下雪的國度,夏天僅僅是相較於冬天更加溫暖一點的溫度。

 

涼爽,用最適合的稱呼,稱呼1958年的夏天,涼爽的夏天,對於一個日常生活規律的研發所工程師來說,最棒的事情是下了班,終於可以跟同事一起流連酒吧喝杯小酒慶祝,對於普京來說便是如此。

 

一如往常地結束了繁雜的工作後,可以鬆開領帶套在頭上,喝了一杯酒後開心地跳到台上大跳哥薩克舞,後來的事情他就記不清楚了。

 

他只記得他好像做了一個夢,夢裡他在跳哥薩克舞,柯夫們跟著他一起跳,他似乎在酒吧裡,跟著他發現音樂沒了,柯夫消失了,身上的衣服從簡便的T-shirt換成了端莊的西裝,音樂變成了貝多芬的悲愴奏鳴曲,四周變成了一片黑暗,一道白光打在了自己身上及遠處的一個人影上,人影朝他走進,那人帶著一個面具,紅色的髮色整齊的梳理,普京注意到這人耳朵上有一個迴紋針造型的耳針,那人抓住了他的手,在白光下跳起華爾滋,正當音樂終章後,普京便從床上摔到地上。

 

醒來後,便發現自己在這暗無天日的牢房裡,只有冷硬的床板跟簡便的廁所,還有定時巡邏的柯夫便成了他唯一會接觸到的人。

 

樂觀的普京對於這一切的變化覺得新奇,因為自己還沒進過監獄,到了勞動時間時,會開啟勞動門,會有許多物品等著他修理。

 

普京也是因為喜歡發明研究小東西才進入研發所工作,但因為自己個性迷糊,老是惹出一些麻煩,所以被降級到普通作業人員。

 

但普京也是開朗地接受一切,他覺得自己也是因為好奇那些機關才去試著把那些機關重新組裝的,哪知道會蓋出一台看見人就噴咖啡的自動咖啡機,普京覺得很冤枉啊!

 

普京悠哉地修理著看守門,卻不知坐在辦公室的柯夫又惡質的加快了勞動門的速度,讓普京累得要死的修理著門直到速度快到跟不上撞上了牆壁。

 

碰──

 

悶聲的水泥碰撞聲,基連列克的眉頭微微的蹙起,心想隔壁是個傻子,但想到隔壁替他把工作都完成了,覺得這人還不賴。

 

基連列克翻了鞋子型錄的下一頁,跟著放飯的鈴聲響起,勞動軸上依序送來了大家今日的午餐。

 

基連列克看見柯夫這次乖巧地替他送上了紅燒蘿蔔,便下了床去端自己的紅燒蘿蔔。

 

而普京這邊拿到了幾顆小方糖,正當他打算細細品嚐這頓美味的午餐時,他聽見隔間傳來了一聲。

 

「呱呱──」

 

基連列克聽見了,切下了一塊蘿蔔送進嘴裡,而普京聽見了,趕緊走到牆壁下的裂縫前,彎下身睜著大眼看隔間內有什麼,但因為太過黑暗,看不到內頭有什麼東西,普京猜想應該是某種生物,便好奇地將方糖放在洞口。

 

跟著長長的舌頭吐出來將方糖捲進了洞口。

 

「呱呱──」

 

兩聲清脆的回應,像似在向普京道謝,普京又放了幾顆方糖,一樣被隔間內的生物捲走,而自己只剩下一顆。

 

普京開心地吃下自己今日的午餐,之後睡了個午覺。

 

基連列克吃完紅蘿蔔後,躺在床上悠哉地看著鞋子型錄,而柯夫替他送來了高級的床墊及許多紅蘿蔔盆栽,讓他可以種紅蘿蔔,此時他的牢門被打開了,他看見跟自己一樣包得像肉粽的人輕而易舉地走進牢房內,摘下了他的帆布鞋跟自己的帆布鞋替換。

 

難怪感覺鞋子有點緊,原來是穿到那混蛋的鞋碼了,基連列克心想,繼續看著他的型錄。

 

跟基連列克一樣包得像粽子的人走出去後,跟柯夫又是一場大鬧,直到柯夫好聲好氣的將粽子人請回牢房,柯夫簡直快被這兩個瘟神給嚇死了,自從這兩個瘟神來了之後,監獄生活也有趣了許多,其中一名柯夫拿著罪犯名冊,翻到一頁寫著編號541的罪犯:普京,入獄原因:多次上班喝酒,因酒後鬧事,以「資本主義者」罪名入獄,刑期:三年。

 

柯夫看著相片上的人,長得白白淨淨的,憨厚的傻笑著,一雙眼清澈誠懇地看著鏡頭,耳朵打了一個結,有些過長的棕髮蓋過耳後,看上去就是一個讓人想欺負的樣子。

 

柯夫壞笑著,跟著風吹了進來,吹走了名冊,柯夫趕緊去撿,撿到普京的資料上蓋著另一個人的資料,柯夫一看,打了一個寒顫,趕緊把名冊收拾好去交班。

 

就這樣,基連列克的資料就壓在了普京的資料上方,冥冥中牽起了兩個人的緣分。

創作者介紹

請踹我抖M糟糕日記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