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厅开张了,但是因为店面实在不怎么起眼,而且又离繁华区远,咖啡厅一直没什么客人。

而加藤和也不计较一天的营收能有多少,他只是想让自己天天沉浸在浓浓的咖啡香,因为这样会让他浑身放松下来。

这天,咖啡厅来了一位客人,加藤和认得这客人,因为这人便是他的前妻,他前妻找了一张椅子坐下来,加藤和端上了一杯热腾腾的咖啡给她。

「你过得不错。」他妻子噙著笑意对他说,加藤和看着他的妻子,面色红润,看似过得不错,加藤和叹了一口气道:「你也是。」

接着两人便是一阵沉默,他妻子开口,打破两人的沉默:「我要走了,和。」

加藤和握紧双拳,握了又松,接着开口:「去哪?」

「美国,和,我快结婚了。」妻子一脸歉疚的看着加藤和,加藤和听了煞是一愣,一股钝痛至心口扩散。

「那离婚……?」

「你很好,是我不好,和,我喜欢生活有点起伏,而不是粗茶淡饭平平淡淡过每一天。」他妻子轻轻浅浅的说着,一字一句彷似刀刃一划一划刻在心口,加藤和猜得到,但是他从不敢当面挑明,因为他害怕冲突,害怕争执,而变成了他与妻子总是在避免冲突中经营这段感情。

互相积压久了,便需要个宣泄口,所以他妻子选择了离开。

加藤和低头,久久才开口:「明美子,喝完咖啡吧,这是我亲手为妳煮的最后一杯了。」

他的妻子端起咖啡闻着,浓郁的咖啡香直扑鼻息,他妻子笑道:「和,你的咖啡一直都很好喝。」

加藤和佯装着难看的笑容,等着他的妻子喝完咖啡,他目送他的妻子离开。

加藤和这天的心情特別糟,到了后巷想替种在后巷的花草浇水,却在后巷听见一声微弱的猫叫声。

循著猫叫声沿路寻去,便见在垃圾桶盖上坐着一只棕毛的花猫,花猫摆著尾巴,懒洋洋的躺在垃圾桶盖上,虽然是只流浪猫,但一举一动都散发出一种高贵气息,小花猫舔著脚掌,伸了一个懒腰,接着又继续懒洋洋地趴在盖子上。

加藤和看这小花猫莫名的起了爱心,上前揉著小花猫的头。

「小猫,你怎么在这?家人呢?」

小花猫懒洋洋的躺着,舒服地让加藤和替他揉著,加藤和看着这只小野猫,不禁猜想这小花猫是否自己一样无亲无故的,当下便抱起小花猫进了咖啡厅,将小花猫放在暖炉旁,拿了一条毛巾替小花猫垫著。

「喵──」懒洋洋的叫声,加藤和进了厨房弄了一杯温牛奶,小花猫起身,轻啜著牛奶,喝完后走到加藤和脚边蹭著。

「喵──」接着小花猫又优雅地走回暖炉旁,懒洋洋的躺在毛巾上。

加藤和看着小花猫水灵的大眼,棕色毛发掺点黑色斑纹,摆动的尾巴优雅散漫的挥动着,即使是懒洋洋的躺在毛巾上,也在说明这只野猫曾经是別人养过的家猫的事实。

「被遗弃了吗?」加藤和揉揉小花猫的耳朵,小花猫似是听得懂加藤的话,抬起头来,沉默地望着他。

加藤和看着小花猫,顿时觉得那眼神……有点哀伤,难道这只小花猫真听得懂人话了?加藤和越看这小花猫越喜爱,开口道:「不介意的话,我养你吧。」

「喵──」小花猫轻声叫了一声,像似在回答加藤的问话,加藤高兴的抱起小花猫:「你听得懂人话?」

不过加藤和再怎么问,小花猫只是懒洋洋的赖在他身上,加藤和气馁的将小花猫放回毛巾上,顿时觉得自己的行为有点蠢,猫怎么可能听得懂人话?

加藤和揉揉小花猫的头,歪著头打量著小花猫,小花猫不理他,任凭他搓揉著自己柔软的毛发,挥挥尾巴甩开他的手,加藤和轻笑,端起被舔得一干二净的盘子,起身向厨房走去。

加藤和进了厨房,小花猫瞇起双眼打量起咖啡厅的摆设,昏黄的灯光、温暖舒适的空间、全新如同居家般的摆设,小花猫在这里感觉很舒适,起了身,优雅的甩甩身子,直往厨房扭著臀走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葱葱 的頭像
葱葱

請踹我抖M糟糕日記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