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二、

江屏撫著手上的戒子,坐在皖絕身上等著辜爵處理好住處後出來。

「诶,皖絕,這那戒要怎麼用?」

江屏轉著手上銀製的戒子,看著戒子上精細的雕紋。

心神貫注,與納戒的侍者烙下血痕便可。

「甚麼血痕?」

手給我。

江屏聽話的將手遞到皖絕面前,皖絕一開口便從帶著戒子的指頭上用力咬下去。

「啊!疼疼疼!」江屏趕緊抽回手,指頭流出鮮紅的血,沾染上納戒,納戒上的花紋吸收了血,染成一片暗紅色的花紋,接著納戒映出一道白光,裡面充斥著凜凜種種的雜物。

這是……洛冥他們留給你的東西,你看看裡面有沒有你用得到的。

江屏看著裡面雜亂的物品,集中精神想將這些東西整理整齊,隨即,多出幾個櫃子,將物品排列整齊,根據種類分好,陌沂給他的物品大多為防身的武器,有火符、鐵劍跟幾件棉衫。

洛冥給的多為藥品,及一些武功秘笈,江屏頓時覺得這東西狂霸酷炫屌炸天,根本就是最新型Iphone,頓時雀躍了。

「怎麼拿出來?」

念想。

接著江屏便想著火符,跟著火符便從納戒中的光影中跳了出來。

「我操!這根本就多拉A夢的百寶袋!」

江屏,接下來的事情,你不用回應我,我只跟你講一些江湖規則。

江屏點頭,皖絕接著說。

江湖上人心險惡,辜爵身上有很強的魔氣,跟他相處小心一點,還有在江湖上能不多管閒事就別去插手,不然很容易招來殺機。

這時辜爵剛好走了出來,看到江屏手上拿著火符,瞇起了雙眼,一瞬又恢復了平時的面無表情。

「今天暫時就在這歇息,老闆說這附近到了晚上可以賞螢火蟲,你可以去看看。」皖絕冷淡地說,江屏撇嘴,頓時覺得自己被當成小孩看待,不滿的喂了一聲:「你別把我當小孩!我可是男子漢!」

辜爵沉默地望著他,盯到江屏都覺得彆扭了,開始結巴了起來:「我是男的,你也是男的!別對我有意思啊!」

「哼。」一聲不屑地哼聲,辜爵轉過身,而某小屁孩總不懂得見好就收四個字怎麼寫,湊上前抱住辜爵的腰。

辜爵一察覺到背後有人湊近,反手一道氣勁灌入江屏的胸口,江屏頓時噴了一口鮮血,皖絕看見趕緊上前護住江屏,並對著辜爵低吼示威。

「別打歪主意,這是警告。」辜爵冷哼一聲,轉身便進了客棧,皖絕趕緊上前,江屏擦掉嘴角的血對皖絕說:「沒事。」

你在玩火嗎?

「甚麼玩火,真沒禮貌,我只是偷到好東西罷了。」接著江屏將掌心攤開,一個圓珠晶瑩透亮在他的掌心中發光。

這什麼?

「你怎麼問我?」江屏用手背擦掉嘴角的鮮血,接著打量著在掌心溫熱的明珠。

珠子帶著火光,江屏仔細盯著珠子,卻發現他能從珠子中看到一抹人影。

看見珠子中那人白髮及腰,僅跨出一步便將地上的生靈灼燒殆盡,妖媚的身形引人心弦,美人勾起嘴角,側著身仍看不見面容,江屏被人影吸引住,接著那人轉過身,剎那震驚了江屏,瞬間失手將珠子摔落在地。

怎麼了?

江屏驚魂未定,聲音帶著顫抖:「妖、妖怪……」

妖而已,何必驚嚇成這樣?

「那、那妖……是我自己……」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請踹我抖M糟糕日記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