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行線-詩玄】

李詩玄與江寧宇從來就不應該是平行線上的兩個人。

從江寧宇暴虐的將李詩玄推上牆,胸口的悶痛及唇瓣一點都不溫柔地啃咬,他便清楚明白了,這人對他沒有愛。

第一次是像惡作劇一樣,也是李詩玄帶了點心機試想用這種方式將他困住,而最後這種關係成為了他們彼此友誼破裂的主因。

當鐵鏽般的鮮血味在口中餘繞,李詩玄卻賤得舉起手擁抱住這本不該屬於他的美好。

小詩玄乖,別哭,忍一下就過去了。

從來都不是忍一下就過去這麼簡單,在那人撕扯著他的衣服,甚至是因為他聽不見,因此故意在他耳邊說著讓自己覺得羞恥的話語,他才知道對於自己來說,母親說的話根本是小兒科,江寧宇是他這輩子跨不過去的劫難。

他多希望自己此刻會說話,最起碼說點反駁的話語。

起碼只是一句:「寧宇哥,我跟他是朋友,你別生氣。」他都說不出來。

【平行線-寧宇】

江寧宇最近覺得很煩躁,自己讀了大學後遇到一個死纏爛打的女生纏著他就算了,最煩躁的還是李詩玄不在身邊,感覺心底空落落的,每次轉身發現身邊沒有詩玄的影子時,那股失落怎樣都消散不去。

他們的關係曖昧不明,說實話自己會替詩玄打手槍,偶爾會聽見詩玄的呻吟聲,音調有些高且有些沙啞,但是就像在撥弦似的,不停撩撥自己心底的弦,江寧宇承認,當初下定決心幫詩玄也是私心,後來發現自己越來越無可救藥的淪陷了。

趁著年節特意來詩玄的大學看看他,卻發現他跟另外一位紅毛小子的感情很好,甚至是看到那紅毛小子很開心的抱他,他一時衝動,就衝進他的班級將他拉出來,之後便走出學校,往一處較沒人經過的巷口裡帶。

那些粗暴的一切他都不是故意的,他排散不去內心那些焦躁,以至於動作變得粗魯了,他從來都沒有想傷害詩玄的打算。

李詩玄之於他,就像空氣一樣,容易被忽視,卻在缺少了他時,才發現原來心底窒息的難受。

此刻江寧宇多希望李詩玄聽得到他說話,再帶上高潮時,他緊擁著李詩玄,怕一鬆手這人又慌張地消失不見。

他只能口裡不斷地說著:「李詩玄,我愛你,拜託你愛我好嗎?」

如此一遍又一遍的重複,可惜他──

聽不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請踹我抖M糟糕日記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