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二、

 

江屏跟皖絕相認後,卻反而像個情竇初開的小毛頭一樣羞澀,畢竟這一世他還沒談過戀愛,突然看見自己的前世,看見自己跟皖絕從相遇到相戀,最後皖絕苦等他千年的愛情故事,就算自己真成了故事主角,還是有那麼不切實際的感覺。

 

但那道吻又在深深切切的告訴自己,皖絕是他千年前的戀人。

 

倒是跟白虎相戀自己是能接受的,唯一不能接受是江屏覺得在皖絕面前說了一堆渾話,惹得他現在見皖絕有些尷尬。

 

皖絕見他不想跟他搭話,便化作虎形揹著他走,但愉悅的心情仍是完全體現在搖曳的尾巴上。

 

「我能問你一件事嗎?」

 

江屏輕應了一聲,皖絕接著開口:「當年你跟魔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江屏一聽,歛下眼簾,皖絕以為江屏是不想答,便垂下尾巴,跟著聽江屏開口:「我跟他打了一個賭,他輸了。」

 

「賭什麼?」皖絕好奇的問,江屏抿著唇,沉默一會道:「賭十天內愛上我。」

 

皖絕聽了停下腳步,跟著所有的事情都有了合理的解釋,閻煜輸了,表示閻煜愛上江屏了,那江屏呢?

 

「你呢?」

 

「我不知道……可能我也輸了。」江屏聳肩,跟著摸摸皖絕的頭:「大白虎吃醋了?」

 

皖絕聽了,心上湧出一股酸意,開口道:「有人為了認識十天的人跑去血祭,卻讓我等了千年,要怎麼不吃醋?」

 

江屏伏下身,緊緊摟住皖絕的頸部。

 

「當初我也以為我喜歡他了,所以覺得對不起你,才不想去仙界找魔尊談判,後來也是想到若這仙人兩界都毀了,就沒辦法帶你共同遊歷人界美好的地方。

 

「還記得你說過安溪鎮那桂花糕特別好吃,下次有機會還想去吃。」

 

「還有,我在瀕死的時候,我想的不是閻煜,不是那些痛苦悲傷的事,每一件事情都是我跟你相識到最後,最美好的時刻,每一天都萬分珍惜的活著。」

 

「皖絕,我愛你。」

 

江屏說完,皖絕突然趴下滾動了身子,將江屏翻身壓在身下,跟著化作人形趴在他身上。

 

皖絕伸手撫摸著江屏的頭,將江屏錮在身下,緊緊地將他攬進懷中。

 

那千年來的等待,像似絲絲縷縷,連綿漫長到已經數不盡的日子裡,在無底洞裡往下墜落,覺得絕望時,突然看見一絲光亮,那漫長的等待終於有了回報,那冰冷透骨的寒意終將被那暖意驅散。

 

江屏是他思思念念盼來的,他感激著這一切,他存著信念他會回來,終歸是將人盼來了。

 

江屏沉默不說話,但皖絕還是感覺到胸前衣料的濕潤,他輕撫著江屏,而那人卻哭得更加起勁。

 

等江屏情緒平靜下來,一雙大眼淚眼汪汪紅腫的抬起的委屈地看著皖絕,皖絕看了,忍下下腹的衝動,揉著他的頭。

 

「平靜了?」

 

江屏緩緩點頭,拉住皖絕的手,將他的手實實的握在手掌心。

 

皖絕見了心情愉悅,不由得晃起了手,繼續往魔界的城裡走去。

創作者介紹

請踹我抖M糟糕日記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楓
  • 嗚嗚好感動 支持&大愛江小受跟大白虎cp 可是其他人我也不捨阿 為毛要有陌淅和魔尊 我其實也很喜歡魔尊啦。。。
  • 哈哈哈哈哈有捨必有得啦XD 會給他們好結局啦XD

    葱葱 於 2017/07/08 21:1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