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

靳看了看皖絕的傷勢,跟著扳轉了皖絕的腳,皖絕悶哼,靳替皖絕將腳踝用板子跟紗布固定住,一群人便離開房間讓皖絕先休息。

 

「他的腳扭傷不嚴重。」靳開口,江屏點頭:「謝謝仙人。」

 

靳看著江屏,蹙起眉頭:「聽素玄說你們是來教訓我的?」

 

素玄?江屏將這名字在腦海裡轉了一下,才意識到素玄是他叫毛毛的毛怪,跟著道:「毛毛嗎?我看他似乎中了火咒,想去教訓一下欺負他的人……」江屏看了一下靳的神情,見他眉頭更皺了,趕緊接著說:「沒想到是仙人你,想必毛毛一定是做錯了事情才被你教訓。」

 

「毛毛嗎?堂堂一個大仙輾轉至今被你叫毛毛也實乎可悲,當年那場滅世,確實造成了仙界的殞落,素玄當時也是替月老辦事的小仙,卻無故被皖絕捲入屠殺中,摔進人界掉了三魄,且失了百年功力,無法維持長生不老,現在只是如同孩童般的心智,但因還擁有三魂,故無法死亡。」靳轉了轉手上的戒子,跟著道:「有時候我覺得我是不是一掌把他劈死還好一點,但我最後還是不忍心。」

 

靳短暫的沉浸在過去的往事中,直到江屏開口喚道:「仙人,其實我這次來尋你,還是陌沂仙人請我來的,他說來這裡可以向您請教符修的事情。」

 

「陌沂?既然是他的朋友,那他的意思是?」靳挑眉問道,江屏聽到立刻屈膝跪下。

 

「晚輩來找大仙拜師,求大仙指教指教。」

 

「哦?」靳饒富興致的看著眼前跪著的男孩,幾千年前他也是在師尊門下看著同樣一個男孩拜師,場景如出一轍,但如今卻人事已非。

 

「修仙最起碼也得到上千年的時間,我剛看你似乎才只到開光,若你要修上小有成就,起碼得修上靈寂渡第一次天劫。」

 

江屏想了想,想著他必須趕快修練到可以打敗閻煜,順便當個魔教教主的程度,他開口問道:「仙人,有速成班嗎?」

 

靳聽了,漾開了一抹笑意,那笑意雖然燦爛,但卻讓人覺得陰冷無比,靳開口道:「有,但會讓你生不如死。」

 

江屏畏縮了一下,跟著眼神堅定的說:「我願意試試,更何況我還答應陌沂要替他找神器!不想再遇到他時還老托他後腿。」

 

靳沉默了一會,跟著開口道:「跟我來吧。」

 

素玄跟大寶早早便找個地方歇了,江屏跟著靳到了房子後的另一邊,又是另一個瀑布,這裡似乎是仙境,再眾山的水源集中地下,有另外一個世界,靳請江屏抱緊他,輕身一要變飛進了瀑布的水簾後。

 

「太神奇了!」江屏讚嘆,而靳拍拍一袖,身上衣袍皆未濕,江屏卻沾濕了肩上的衣襟,靳伸手一股熱流從掌心傳出,過會江屏身上的衣服變也乾了。

 

江屏瞪大眼看著,心想如果自己也能這麼厲害就好了。

 

靳邁開腳步往裡面走,江屏趕緊跟上,走到一座石壁前,靳將手放在石壁上,石壁便開啟了,裡面是一扇如同鏡面般的石頭。

 

靳先行走進裡頭,跟著江屏才探頭探腦地走進,靳開口便要江屏跪下。

 

「既然拜了師,便跪著嗑聲響頭,從此便叫我一聲師父。」

 

江屏聽了叩首。

 

「師父。」

創作者介紹

請踹我抖M糟糕日記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